【專題】那些年,我們永遠錯過的蝙蝠俠電影 (四):從此以後,黑暗騎士成為蝙蝠俠的專屬名號

米勒在 1986 與 1987 這兩年把他心中最黑暗的角落,透過蝙蝠俠與夜魔俠呈現在純真的讀者面前,這些全新的殘酷心靈攻擊讓所有人開了眼界。讀者們瘋狂熱愛米勒的黑暗風格,導致了漫畫界立刻開槍響應。從此「黑暗」變成了許多漫畫超英雄的必點天賦。《黑暗騎士歸來》與前一年亞倫摩爾 (Alan Moore) 編劇的《守護者》(Watchmen) 聯手開創了美漫史上的「黑暗風潮」(Dark age)。

過往數十年的時光裡,不是沒有人想要染黑蝙蝠俠 ── 一個因為仇恨而行俠仗義的英雄內心會有多扭曲?── 但沒有人像米勒這麼成功。從此,反英雄、一敗塗地的硬漢與批判社會時事等元素,大搖大擺地從真實社會走進了漫畫書頁裡,至今仍然不曾離去。米勒影響了許多漫畫家放手釋放黑暗能量,舉個例子,當年他的後進也是頭號粉絲陶德麥法蘭 (Todd McFarlane),後來走得更深,走進了地獄創作了《閃靈悍將》(Spawn)。

蝙蝠俠以另一個樣貌呈現,除了黑暗騎士還有閃靈悍將

1994 年米勒與麥法蘭共同創作了《閃靈悍將 / 蝙蝠俠》(Spawn/Batman)

黑色電影 (Film Noir) 早在 40 年代就流行過了,好萊塢的有才導演們,當然也想把漫畫界遲來的黑暗風潮,以黑色電影形式搬上大銀幕 ──《黑暗騎士歸來》當然是現成的領頭羊。但是提姆波頓 (Tim Burton) 失敗了,他已經很喜愛黑暗了,而在改編更黑暗的米勒作品前,他的《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已經失敗了。喬伊舒馬克 (Joel Schumacher) 也想要《黑暗騎士歸來》,但是這個點子在《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拍完之前已經被擋下一次;舒馬克也提案過是不是可以改編米勒 1987 年比較沒那麼黑暗的漫畫《蝙蝠俠:元年》(Batman: Year One),但他一樣得到了華納影業拒絕的回應。

也許華納的拒絕不是全無考量,《黑暗騎士歸來》真的不是一部適合系列電影的作品。蝙蝠俠在這部作品裡幾乎與全世界為敵,他甚至與超人全面開戰,最後溘然長逝。《黑暗騎士歸來》更像是一部代表句點的驚嘆號,如果它被拍成電影,會很難讓系列電影再繼續下去。而且它沒有太多適合做為玩具的配角:高登局長已經高齡屆休、雙面人哈維丹特整形手術成功、小丑的造型是一身雪白西裝、儘管出現了 DC 世界的王牌超人,但這個超人也是大叔版本。《黑暗騎士歸來》不但黑暗,還是一部步入暮年的伏櫪老驥哀歌。目標針對廣大兒少族群的玩具商們,不太可能把年度大片的玩具搭售策略,賭在這一群外型樸實的中老年正反派身上。

《黑暗騎士歸來》不但黑暗,還是一部步入暮年的伏櫪老驥哀歌。

可能是史上最樸素的小丑

 

黑上加黑是否更暗黑?

但是就像初老的布魯斯韋恩在《黑暗騎士歸來》裡再現江湖,誰能比米勒更懂得把蝙蝠俠從低潮中拉出呢?誰能比米勒這位黑暗教主更懂得黑暗的冷冽呢?可能沒有。而就在百廢待舉的 1999 年,一位年輕的獨立製片導演,以黑到不行的處女作《數字漩渦》(Pi) 吸引了華納影業的注意,希望延攬他成為新任蝙蝠俠的導演。而這位戴倫艾洛諾夫斯基 (Darren Aronofsky) 想當然耳,他也是法蘭克米勒的忠實信徒。這次華納影業讓艾洛諾夫斯基放手去幹,而他當然要請來這位所有導演都想翻拍他作品的漫畫大師:就這樣,艾洛諾夫斯基與法蘭克米勒將一起籌備最新的蝙蝠俠電影。

戴倫艾洛諾夫斯基是《數字漩渦》的導演,繼米勒之後將執導《蝙蝠俠:元年》?

《數字漩渦》:這個畫面已經夠殘了吧。

這次的蝙蝠俠是一杯絕不兌水的雙份濃縮黑咖啡,而《蝙蝠俠:元年》是他們的共同目標……等等,別忘了,2005 年的《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才是好萊塢最接近《蝙蝠俠:元年》的一次嘗試,那麼 1999 年這部黑色電影導演與黑色原著漫畫大師合作的黑暗電影,到底拍到哪裡去了?(未完待續)

 

>> 點此看更多 90 年代《蝙蝠俠》電影專題全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