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7):《變蠅人 2》蒼蠅版的「美女與野獸」

人狼屋

此外,在福斯公司的要求下,劇本加入許多模仿《異形2》(Aliens) 的元素,例如一手遮天的巨大企業老闆,以及武裝人員在陰暗空間與不明怪物的戰鬥。瓦拉斯設計的二代變蠅人外型也更接近爬蟲類或外星生物,而非首集那種似人似蟲,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混沌氣息。

有別於賽斯布朗德正邪難測、隨時可能爆發的不穩定氣息,《變蠅人2》(The Fly II)的馬汀布朗德是個爽朗的青少年。從父親賽斯身上繼承的異常基因,令他佔有智慧與體能的優勢,卻有加速老化的副作用,以及突變的隱憂。從小被賽斯的贊助者安東 (Anton Bartok) 當成實驗品撫養的他,如白紙般純真無瑕。

註定成為野獸的詛咒

他就像「美女與野獸」的主角,揹負變成野獸的詛咒,將自己囚禁在古堡般的研究中心,等待某個女孩發現他在駭人外表下善良的心靈,協助他變回真正的人。這個引導的角色落到研究所職員貝絲的身上,她成為馬汀愛情的啟蒙,也點燃他的反抗因子。當馬汀意識到自己被安東監視與利用,他徹底的化身為野獸,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負責收尾的第四位編劇法蘭克達拉邦 (Frank Darabont) 為故事加入一些有意思的轉折與心理側寫。蓋瑞斯的原始構想是馬汀的尋父歷程,從他發現自己的身世,到改良傳輸機,最後以複製技術讓塞斯重生作結。達拉邦則將描述父子羈絆的故事,變成馬汀追尋父愛的幻滅歷程。

他讓安東與馬汀的互動更像父子,並讓馬汀試圖從安東身上尋找父親的身影。但當安東將狗當成實驗品,最後迫使馬汀親手殺害扭曲變形的狗兒時,也讓兩人的互信關係出現第一道裂痕,並暗示安東最後的下場。這幕雖然在當時遭到外界撻伐,卻是劇中畫龍點睛的關鍵。

安東與馬汀的衝突,其實不過是重演當年賽斯的內心掙扎,只是將賽斯的矛盾特質一分為二,讓兩個角色各自承擔。首集對賽斯為存活不擇手段的黑暗面描寫,不但顛覆過去《變蠅人》系列人性本善的觀點,也留下令人不安的餘韻。而續集的善惡對立安排,雖然讓故事如「變蠅人重生」喜劇收場,卻也讓它侷限在對柯能堡風格的片面模仿,缺少了柯能堡的故事一貫的深層思考。

不知不覺,《變蠅人》很快的走過三十個年頭。在《變蠅人2》之後,這個系列似乎又陷入沉睡,但它所留下的影響,以及諸多續集的計畫,就像準備破繭而出的昆蟲,等待再次展翅的時日。(待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