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 6 ):「新肉體萬歲!」

人狼屋

她在自白書寫道:

「我無法閉上雙眼,但只要再看一眼,我知道自己往後將會永遠尖叫下去。」

艾蓮娜當時究竟看見什麼?作者並未詳述。但柯能堡的電影給了觀眾兩個想像的答案:其一是惡名昭彰的「猴貓」(monkey-cat) 畫面,其二是變成怪物的賽斯試圖與女友融合不成後,在傳輸機前扭動掙扎的悲慘模樣。

《變蠅人》中的「猴貓」(monkey-cat) ,是否喚起你的童年陰影呢 QQ?

猴貓。

為了拍攝這兩個鏡頭,瓦拉斯引進了在《變蠅人》系列從未使用過的機械操偶技術。特效小組在製作過程中累積的經驗,日後也在續集《變蠅人 2》(The Fly 2) 得到更大的發揮空間。

 

致敬經典台詞「新肉體萬歲!」

柯能堡與瓦拉斯重新打造的新變蠅人,在視覺上的確噁心駭人,也刷新了當時觀眾對人形怪物的基本認知。但重拍版《變蠅人》真正的恐怖之處,其實是賽斯對身體異變的曖昧態度。

在舊版《變蠅人》裡,身體異變就像無法逆轉的科學魔咒,讓當事人承受強烈的心理煎熬或痛楚;但賽斯正好相反,即使他為生理變化所苦,他卻對此事欣然接受,甚至自嘲自己會變成「布朗德蠅」。蒼蠅人身體的無限精力與強大體能,讓他對傳輸器產生依賴及迷戀的心態。雖然他發現這具新身體將帶來破滅與死亡,但在研究解決方法的過程中,他卻不知不覺地沈迷於生物融合的實驗,並在最後以「融合」作為解脫或進化的手段。

1986 年《變蠅人》故事中,待在「電子傳送艙」中的傑夫高布倫。

賽斯的心理變化,不免令人聯想到柯能堡 1983 年的作品:《錄影帶謀殺案》(Videodrome),片中由詹姆斯伍德 (James Woods) 說出的台詞:

「新肉體萬歲!」
Long Live the New Flesh.

柯能堡的《變蠅人》就像是《錄影帶謀殺案》的延伸,兩部電影皆描繪人類對科技的癡迷,對跨界融合的嚮往,以及最後的自我毀滅。

大衛柯能堡導演的《錄影帶謀殺案》與後來的《變蠅人》欲言之物有異曲同工之妙。

「新肉體萬歲!」

《變蠅人》在票房與口碑獲得亮麗的成績,其驚人的化妝特效也為瓦拉斯贏得一座奧斯卡,堪稱重拍電影青出於藍的罕見案例!一時之間,變蠅人彷彿重現三十年前的風華,續集的計畫更蓄勢待發。

但在首集幾乎用盡各種點子的當下,下部變蠅人將如何出招?這時作家提姆魯卡斯 (Tim Lucas) 向柯能堡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假使成功,史上第一隻「電腦變蠅人」將就此誕生……(未完待續)。

>> 點此看更多恐怖電影系列專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