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決勝女王》:艾倫索金四平八穩的導演處女作

黎仰欽

電影《決勝女王》根據「撲克女王」Molly Bloom 的自傳改編而成,由金獎編劇 Aaron Sorkin(艾倫索金,《魔球》、《社群網站》、《賈伯斯》)首執導筒,劇情描述原是滑雪選手的 Molly Bloom( Jessica Michelle Chastain )因一次意外角逐奧運失利之後,她决定在讀哈佛法學院之前给自己一年的假,於是她跑去洛杉磯當女侍,因緣際會結識了許多政商名流,意外打開了自己人生另一扇窗:她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和靈活手腕,Molly 在八年間透過開設賭局賺了數百萬美元,然而麻煩也於此時接踵而至,毒品誘惑、黑道介入、FBI的追查,Molly 要如何在堅守底線的原則下,又能全身而退呢?

作為 Aaron Sorkin 首次執導的電影,整部電影在敘事的流暢性是掌控得宜的,全劇自始至終都以茉莉的口吻來推動故事,卻不會單調。雖沒有像《老娘在譚雅》不時打破第四面牆的神采飛揚,但 Jessica Michelle Chastain 帶點自嘲卻依然堅定的語調,替角色補足了心境,讓我們既看著別人的故事,同時又能投入其中。

全劇充斥著大量喋喋不休的對話,觀眾稍有閃神可能就無法理解劇中人所說的博奕術語,或妙趣橫生的珠璣對話。Jessica 如何成功「串」起本片,此時特別重要。她既是說書人,又是劇中人,只見她悠遊穿梭於這兩個角色間,聲音表情和肢體語言完美地交疊,讓人片刻不離神地定睛於這場屬於大人們的Game當中。

編導沒有將本片簡化一個勵志故事,或是論者以為的女性主義電影,Molly Bloom 稱不上傳奇,要比她生平的起伏跌宕更加狗血、更勵志的所在多有,而 Aaron Sorkin 刻意刪去自傳中的羅曼史,以突顯其獨立自主個性的安排,似乎有彰顯女性自主的可能。

但本質上 Molly 只是一個孩子,渴望父愛的孩子,她的反叛來自父親的嚴厲,而她追求的成功最終也無非是希望能得到家人肯定,由此來看這部片也並非那麼女權。她希冀出頭的心情有點像《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裡的女兒那樣,希望能盼到父親的溫柔目光。導演讓凱文柯斯納飾的父親僅在片頭片尾出現,這樣的親情描摹和反饋力道其實是不夠的,但中間透過父親攝製的女兒錄像,隱約透露 Molly 兒時陰影的手法仍屬高超,要比直白「呈現」女兒「撞見」某場景,要來的有渲染力。

故事開頭 Molly 說道:「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事)都是真的!」我們當然不會天真地相信,電影裡所呈現的都是「真人實事」。但即便這是一部改編自真人實事的電影,Aaron Sorkin 依然秉持他對人們的中庸觀察,不為了改編而刻意增加其戲劇性,不過分美化,也不過分煽情,小奸小惡和真情至性同時存在,Molly 有受誘惑意志不堅之時,當然也有初心被喚醒,堅守底線的可能。

做為 Aaron Sorkin 的首部執導電影,《決勝女王》雖然不盡完美,你可以說他拍得很工整,剪接有些電視感,但他選擇了一個自己可以發揮的題材(人物傳記),一個最擅長的表現形式(大量對話),而將故事說到最完整,做為一部自我成長、探索與追尋的處女作,它依然是適格的。當然有人會為沒能以本片入圍奧斯卡的 Jessica Michelle Chastain 叫不平,但其實相較 Jessica 的前作《Miss Sloane》裡的火力全開、剛中帶柔,本片的角色對 Jessica 來說,或許只是一塊蛋糕。然後,換個角度想,又有誰能比 Jessica 更能勝任 Molly Bloom 這個無畏風浪的女英雌角色呢?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