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種人格底下的《分裂》(完):不擇手段,反抗這霸凌的世界

非常罕見的《24 個比利》作者丹尼爾凱斯 (Daniel Keyes) 與比利本人的專訪:

 

分裂出多重人格的凱文,真的是壞蛋嗎?

《分裂》的主角凱文,綁架了三名無辜的少女,他是理所當然的劇情反派。但他卻同時也是這部電影裡最大的受害者──他不是自願成為怪物的,他身上許多人格都是為了保護幼時遭虐的主人格而產生。他們有的善於溝通、有的天真淘氣、有的辦事俐落,這些人格都以各自的特性,讓記憶破碎的凱文能夠過得更「安全」、更「正常」。

跟其他剝削 DID 症狀的廉價恐怖電影不同,《分裂》中凱文的人格們,沒有一個想要毀滅世界或是讓撒旦降臨,這同時讓凱文的角色脫離了想當然耳的反派:他同時是壞蛋、被害者、甚至還可能是拯救者。某種程度上,這也顯示了人類是多麼奇妙的一種生物,DID 就像人類在心靈層面最極端的終極抵抗手段,潛意識假裝自己是另一個更有力更強大的個體,保護著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

奈沙馬蘭 2017 年執導作品《分裂》劇照。

這是《分裂》必須從當年的《驚心動魄》(Unbreakable) 中被分裂出來的最主要原因,凱文自己一個人事實上就可以演完一部電影──就像金凱瑞 (Jim Carrey) 在《王牌大騙子》(Liar Liar) 裡自己毆打自己一樣。

比起《驚心動魄》裡的大衛與伊萊亞,凱文的性格更為複雜。讓他成為主角,自己擁有一部電影,才是最明智的選擇。而且,《分裂》不只是一部介紹 DID 症狀的電影而已,它更加延伸探討了反抗的命題。

在《分裂》的開頭,我們透過弗萊契醫生了解,凱文已經接受了好一陣子的診療過程,他似乎有著正常的工作,安居樂業地平靜生活下去。對於一位真實的 DID 病人而言,如果能夠在現實社會裡找到安身之所,這應該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很不幸地,凱文隱藏的第 24 個人格漸漸浮現,這個稱為「野獸」的人格意圖不明,我們只能從電影的鋪陳中得知它擁有超乎想像的體能,而且它似乎需要以純潔少女為食,進而讓其他人格為它綁架了少女們。

詹姆斯麥艾維在奈沙馬蘭 2017 年執導電影《分裂》中飾演擁有 24 個分裂人格的主角「凱文」。

為什麼野獸會出現?這可能並不是因為凱文長期在動物園工作的原因,而可能是因為其他人格仍然在生活中感受到不安的緣故,像是女性人格派翠西亞、極度潔癖症的丹尼斯、可能還包括了 9 歲男童性格的海維。他們的人格也許不像服裝設計師貝瑞那樣容易被社會接受,導致他們在日常社會生活中,會承受更大的壓力。

這種外在的傾軋,導致了這些人格組成了「邪軍」(Horde),並連帶催生了野獸的誕生:體能最強大的人格,能夠摧毀其它弱小,保護凱文。

 

到頭來,其實我們都只是想抵抗這殘酷世界

或者,是凱文幼年時的受虐記憶仍然糾纏著他,讓凱文人格們的防衛機制仍然繼續發展著,長年下來激化出一種極端的社會觀點:沒有受虐的靈魂都應該被犧牲。這事實上是《分裂》與《驚心動魄》最接近的一刻,而不是單純讓大衛杜恩看個新聞快報那一幕。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