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四):急凍人如何差一點被急凍人殺死

所以阿諾還真的算是蠻有敬業精神的:他沒有在《蝙蝠俠 4:急凍人》片場裡無理取鬧,雖然他身上的特效化妝、盔甲與電池,讓他每天都要感覺非常不舒服長達好幾個小時,但他仍然沒有太多抱怨──至少你在大銀幕上看到的急凍人沒有演到一半哭出來,或是露出明顯不悅或無聊的表情。阿諾仍然乖乖地按照蠢劇本,面帶微笑地念著裡頭的那些雙關語台詞。

 

血淚的不只阿諾,還有在戰袍裡「方便」的蝙蝠俠

跟阿諾比起來,其他人的遭遇就好多了:喬治克隆尼 (George Clooney) 在這部電影的大多數時間裡,都穿著他的招牌蝙蝠裝──上頭還有奶頭,而且這次蝙蝠俠還有兩件戰袍。他沒想到穿上這些戰袍的代價是很高的,直到他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尿急,而他在 5 分鐘前,才花了 1 個多小時把蝙蝠裝穿上……怎麼辦呢……

酷炫的英雄背後都需要付出代價,喬治克隆尼演出《蝙蝠俠》時也不例外──

他在多年後的訪談裡坦承,他都直接尿在蝙蝠裝裡。其實想一想,畢竟會穿這件蝙蝠裝的人也只有喬治自己,頂多就是昨天的尿聞起來不太舒服罷了,比起阿諾來說,克隆尼已經幸運太多了──阿諾都吞了不知道多少電池液了。

還好貼心的邦喬飛 (Bon Jovi) 來探阿諾的班,他特別帶了阿諾最愛的古巴雪茄來片場。這讓阿諾找到了一點待在片場的小確幸:他請特效人員把雪茄噴上顏色,使他可以一邊拍戲一邊叼著特製的「急凍人」雪茄。還好沒有人覺得非常怕熱的急凍人,叼著尖端溫度高達 300 度的雪茄會不會不合理……

急凍人唯一的享受是吞吐燃燒著迷人香氣的雪茄,好喔。

唯一的享受。

 

不人道的特殊化妝&道具裝備才是《蝙蝠俠 4:急凍人》真敵人

這些特殊化妝與戰甲是《蝙蝠俠 4:急凍人》片場裡真正的惡魔,他們幾乎整死了特效化妝人員與演員們,只為了讓他們在大銀幕上展現前所未見的漫畫奇幻風格。

不論你喜不喜歡《蝙蝠俠4:急凍人》,光是阿諾的急凍人扮相,就是值得欣賞的一套實物特效傑作,它結合了演員的犧牲──阿諾忍受特效化妝在他可見的肌膚上塗滿了混合銀色亮粉的藍漆;還有宛如聖誕樹的 LED 燈盔甲──這座銀色聖誕樹總重 20 公斤。當阿諾著裝完成時,連他的親生兒子都認不出來爸爸在哪裡。

終於,耗資高達 1.25 億美金成本的《蝙蝠俠4:急凍人》要上映了,所有人熱切期待這部電影,卻沒想到,這次真的把蝙蝠俠推進了暗無天日的蝙蝠洞裡……(未完待續)

>> 點此看更多 90 年代《蝙蝠俠》電影專題全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