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四):急凍人如何差一點被急凍人殺死

唐恩簡直萬念俱灰,阿諾大喊:

「我改變心意了!我要戴頭套!」

不是都說好了嗎?唐恩決定一意孤行,他啟動了手上的電剪,只要往前一推,往後他每天就能少掉快兩個小時的工作量……唐恩與阿諾互瞪著,誰也不想放棄。

但阿諾就是靠嚇人維生的,他露出了大大邪惡的笑容,

「他的笑容裡就像在說著:『傑夫!來啊!來剪我的頭髮啊!我看你敢不敢!』」

唐恩默默地關掉了電剪,並且默默地慶幸自己不是非剪不可,這讓他又在片場多活了一天。

如果按照阿諾的千萬合約,他只要在片場乖乖上工一天(12 小時),就能拿到 1 百萬美金的豐厚薪水。這 1 百萬美金可不是唾手可得,他每天光是花在上妝的時間便高達將近 6 個小時,化妝的部位遍布上半身與頭部──他現在還得戴上又厚又不透氣的頭套,然後再穿上全身纏繞著電線的急凍人盔甲。

但是阿諾的苦難可不只如此,別忘了,急凍人連牙齒都會發光,那得多虧了塞進他嘴裡的 LED 燈泡與電池。

《蝙蝠俠 4:急凍人》阿諾炫泡的造型背後有多少辛酸......

就是為了讓急凍人嘴巴發藍光才搞了這些麻煩事……

 

吞電池、塞燈泡──高片酬不是沒有原因的

唐恩把連接著一片電池的 LED 燈泡一顆顆塞進阿諾齒列外壁的縫隙中,確保它們能發出冷藍色的光芒,又不會在鏡頭特寫裡看到燈泡露餡。但是……

「當我們把燈泡與電池塞進他的口中時,他的唾液很快地就滲進了電池的接縫,這些小電池很快就裂開了,而且電池液開始流到了他的嘴巴裡。」

唐恩回憶著。

再怎麼好脾氣的終結者也有資格生氣,不用別人提示,阿諾也覺得嘴巴裡怎麼有苦苦的味道,他口齒不清地大吼著──因為燈泡還塞在嘴巴裡──

「這是什麼噁心的味道!你們在我嘴裡放了什麼!」

還好唐恩想了一個好辦法,來避免我們的急凍人在被蝙蝠俠打倒前先被電池液毒死:他把電池與燈泡放進了小氣球裡,再一起把它們放進阿諾的口中──不放不行,否則急凍人看起來就不夠酷了。

《蝙蝠俠 4:急凍人》中阿諾化身急凍人的血淚故事,值得他好好「紀念」。

阿諾之後以租借的名義向華納影業要了一套急凍人裝作為紀念……

可是問題到此還沒有完全結束,這些小電池的使用時間沒有很久,它們的電量只能支撐 20 分鐘的使用時間。有時光是一個鏡頭,阿諾就要換上兩次電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