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四):急凍人如何差一點被急凍人殺死

阿諾的急凍人造型當然是最需要保護的對象,每個人都想知道阿諾第一次演漫畫反派的造型有多誇張,狗仔隊們甚至開出懸賞:誰能拍到急凍人的照片,一張照片就可以拿到一萬美金的支票。

 

玩命光頭變身「急凍人」──簡直酷刑

大家都關心,這當然讓唐恩的工作更顯得困難,因為他得想辦法設計出又酷又炫的急凍人裝扮。阿諾全心信任這位讓他成為銀幕英雄的幕後化妝師,他手下有高達 50 人供他使喚,而光是為急凍人化妝的專屬團隊,就有 11 個人。11 個人每天都要圍著阿諾,從早上 6 點花上 4 個多小時的時間,讓阿諾成為全身藍通通的急凍人。

《蝙蝠俠 4:急凍人》阿諾變身急凍人的特殊化妝現場。

為支票犧牲。

唐恩的工作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別忘了,阿諾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搖錢樹,他的造型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就吸引觀眾,那麼也就等於代表這部電影的失敗。這麼龐大的壓力,讓唐恩不擇手段。

「那個年代,當你看著顏料罐上面沒有畫著骷顱頭跟骨頭,你就會想著:『這顏料應該塗在人臉上不會有什麼問題啦。』但現在的時代已經不會發生這種事了,會有一大堆合格檢驗跟成分報告告訴你,這罐顏料可不可以用於人體。

可是回想 90 年代那,你就是打開罐子聞一聞,感覺沒問題以後就拿來用了。『這顏料看起來非常容易引火,上頭還畫了一些小骷顱頭跟骨頭標誌,但我覺得沒問題的啦!拿來用吧!』」

就這樣,忘記工安與醫學問題吧!讓我們把亂七八糟的顏料塗在阿諾臉上吧!現在想想阿諾滿是風霜的臉孔,真是令人有點心酸:他到底在 90 年代都嚐了哪些苦頭啊,光是不正常的特效化妝,想必就讓他已經不太細緻的皮膚狀況更加糟糕。而且,他還得一早就要進行這種宛如酷刑的化妝過程,他必須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讓化妝師們把各種銀光漆與藍色塗料塗在他的臉上、後頸與整隻手臂,唐恩甚至得安排一個人專門來按摩他的手臂,以防阿諾一不小心自己刮花了手臂上的妝。

更糟的是,急凍人在漫畫與卡通裡都是個禿頭,但阿諾不是。唐恩於是想要說服阿諾把頭髮剃光,這讓上妝也比較自然與方便。唐恩告訴阿諾,如果不剃頭髮改戴頭套,那麼每天阿諾就要多花 100 多分鐘的時間,戴上頭套然後再畫光頭妝。想到自己每天已經都得花 4 小時化妝,這麼痛苦的過程當然不想再增長一分一秒,於是阿諾答應唐恩要剃成大光頭。但是等到唐恩真的要動刀的那一天,阿諾卻反悔了……

或許阿諾史瓦辛格那歷經滄桑的面容,與《蝙蝠俠 4:急凍人》坎坷的特殊化妝有些關連。

急凍人在你面前,他非常激動!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