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大鬧血腥聖誕節《安娜與世界末日》唱歌熱舞打喪屍,致敬不完美的青春校園

電影虎蘭花

殭屍、喪屍、活死人、有貼符或沒貼符的,無論它們被稱作什麼,這麼多年來始終維持每年電影不缺席的良好出席率,各種招數層出不窮:喪屍大軍出現朝鮮時期的《屍落之城》(Rampant)、令人跌破眼鏡的超ㄎㄧㄤ話題作《一屍到底 》(One Cut of the Dead),或是被喪屍咬到後 48 小時的催淚父親《禍日光景 》(Cargo),大多時候這群死後不得安寧的傢伙已經不是電影的重點,只是襯托人類在面臨末日來襲時還有多少事可以做……或是來看《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和大夥一起歌舞末日?

艾娜杭特 (Ella Hunt) 在《安娜與世界末日》片中渾然不覺地走在喪屍街頭。

《安娜與世界末日》。

 

末日時要做什麼?例如唱唱歌?

《安娜與世界末日》這部片做的事其實很簡單,它將歷久不衰的「校園」與「喪屍」題材,加入自《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 後可謂再度踏進黃金年代的「歌舞」元素,跳脫印象的新混搭喪屍片就這麼誕生了!至於台灣電影院有多不看好這部片,才首映隔天我就能在少得可憐的場次中,和另一位民眾共享四排座影廳的禮遇,這種悲催小事就不跟你們說了。

高中即將畢業的安娜與她的朋友約翰、史蒂芬等人,就像大多青少年一樣有著許多煩惱。她一邊打工盤算著上大學前先去旅遊一年,一邊困擾不知如何與爸爸開口,同時還哀怨為何身邊男生都沒有一個像樣的。直到她在充滿希望、光明的聖誕節早晨將穿著雪人裝的喪屍打飛後, 安娜得先忙著活下去才能繼續思考那些人生大事。

艾娜杭特 (Ella Hunt) 在《安娜與世界末日》中飾演女主角安娜。

如果你和我是差不多的年代,當安娜唱出第一句時,比起《樂來越愛你》應該更想大叫:

「是《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 啊!」

是的,那種流行歌唱腔、跳上學生餐廳的桌子熱舞,最後上課鐘響時大家裝沒事一哄而散的套路,都令人如此熟悉和懷念,然而本片中雖然同樣歌舞但卻少了青春,劇中〈Hollywood Ending的歌詞:

No such thing as a Hollywood ending.

便暗示著《安娜與世界末日》並非只是歸類在喜劇的喪屍爽片。

 

比起讓人發聲大笑,我倒是盡責啜泣了

本片中每個角色有著各自形形色色、在大人眼中也許視為無關緊要或孩子氣的煩惱,並以點到為止的方式提醒校園霸凌、同志與家人的緊張關係等問題依然是現今存在的社會議題。

對於這個年齡層的孩子來說,暗戀或戀愛、同儕認同與家庭就是一切,他們渴望從父母手中接管自己的人生,逆轉一成不變的生活,卻也還不到能脫離父母關愛的時候,因此電影雖然加了不少笑鬧喜劇的幽默,例如安娜正因為迎接新的早晨戴著耳機自 HIgh 高歌時,身後的鄰居正在被喪屍追殺尖聲慘叫,但整體的劇情推進以及在歌詞上,都偏向沉重、憂慮卻又渴望黎明曙光的風格。

《安娜與世界末日》片中的喪屍末日其實就在你身邊。

關於作者

看完電影,滿腹心情總想分享, 盯著鍵盤,只摸不打覺得手癢, 所以決定種一朵花, 能夠散播唬爛心得的「虎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