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奈沙馬蘭與運行 19 年的東鐵 177 班次 (四):在歧視面前,英雄與壞蛋一視同仁

沙馬蘭找到了超人故事的弱點,但他卻沒有顛覆超人的本質:超人的本意仍然是為善的,但是懼怕與他人不同的恐懼讓他不願意成為超人。

來自氪星的凱艾爾 (Kal-El) 來到地球,他終其一生都有著異鄉人的隔閡,你可以在後來的《超人再起》(Superman Returns)、《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 以及《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裡看到這種隔閡被放大了:這種外來者的偏見甚至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裡被用來醜化超人是一個「偽神」。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電影中的議題:外星人超人真的可以當地球人的神嗎?

異鄉人永遠不是台灣人。

 

「歧視」=人們對於未知的恐懼

你覺得大衛的恐懼是真實的嗎?如果覺得他是大題小作,那麼你太小看這部電影隱藏的主題:「歧視」了。

地球人不需要一個外星人來襯托我們對非我族群的天性歧視,地球人自己就有各種歧視地球人的名目:我們歧視種族不同的猶太人、我們歧視性向不同的 LGBTQ 族群、我們歧視膚色不同的有色人種……別忘了,少數異性戀男性還歧視同種族膚色的異性戀女性

而歧視是可以非常非常傷人的,我們監禁、虐待、限制這些跟我們其實只有少數不同的同類,他們不配與我們享有共同的法律、共同的巴士座位、共同的游泳池、共同的稱呼,而我們要用公投制裁他們、在他們的泳池裡倒入鹽酸、燒毀他們坐過的巴士、甚至替換他們的心智,讓他們優異的肉體成為我們長生不老的載具。

獲 2018 年度奧斯卡殊榮的《逃出絕命鎮》中探討種族歧視議題,奈沙馬蘭的驚悚超級英雄三部曲中也決不放過:絕對多數的凡人對極端少數超人們的歧視。

看看《逃出絕命鎮》(GET OUT)。

或是更簡單地,罵他是一個「玻璃先生」(Mr. Glass)。

 

飽受歧視的伊萊亞決心報復

山繆傑克森 (Samuel L. Jackson) 飾演的伊萊亞,更直覺地在這部電影的最後一句台詞裡,戳破壟罩整部電影的陰影本質:童年的歧視,讓他決定將自己的高智商,化為毀滅同類的武器。他花了整部電影的時間,開導自閉的大衛走出自囚監牢,無疑地是一種報復,對童年被霸凌的一種遙遠的報復。

伊萊亞製造了大量死傷的意外事故,只是要找到一個被霸凌的原因:我因為身體的殘缺而被霸凌,勢必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人的身體健全,永遠不會被欺負。他要找到這個人,懷著忌妒與悲傷的心情,讓這個人了解這其中的關連,藉以證明自己的童年苦難,都是有原因的。

山繆傑克森在奈沙馬蘭驚悚超級英雄電影三部曲系列中,飾演飽受罷凌成長的「伊萊亞」,誓言報復這個不對等的社會

伊萊亞費盡心思找尋自己的天命,他痛苦的心智在他最愛的漫畫書裡找到扭曲的出口,他必須成為壞蛋,成為英雄的反派。讓更多人知道他的生理殘缺並不代表他就是個廢物,讓更多人知道他的所作所為,讓人們得知自己已經嚐到了他祕密報復的苦果。他必須要成為反派,既生瑜,何生亮,而既生亮,周瑜也只好成為永遠的魔王。

奈沙馬蘭驚悚超級英雄電影三部曲的開端,就從這個東鐵 177 班次的悲劇開始。

東鐵 177 班次的悲劇。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