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聲極高!擠進奧斯卡外語片最終五強的《抓狂美術館》

Wei

2015年1月15日,在紐約的一家飯店裡,有兩位男士錄下他們對當屆奧斯卡入圍名單公布過程的真實反應。在宣布完五部獲得最終提名的最佳外語片時,兩人滿臉失落,其中一人離開鏡頭後甚至忍不住咆哮、啜泣,他是瑞典導演魯本奧斯倫(Ruben Östlund),很可惜,他的《婚姻風暴》無緣挺進第87屆奧斯卡盛宴(但我認為《婚姻風暴》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作品,請大家有機會要找來一探究竟!)

今年,魯本奧斯倫的新作《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來勢洶洶,不但是瑞典影史上首部得到坎城金棕櫚肯定的作品,也於歐洲電影獎創下入圍六項全數獲獎的紀錄,如今上映後更獲得廣大迴響與正面評價。

故事講述帥氣迷人、風度翩翩的美術館熟男館長(由丹麥演員Claes Bang飾演),在手機和錢包被偷之後,透過追蹤定位得知偷竊者居住的大樓位址,並趁夜深人靜時將恐嚇傳單塞給每一戶人家。於此同時,美術館正策劃名為「廣場」的展覽,要宣達「廣場是信任與關懷的殿堂,在裡頭我們有相同的義務與權力」這樣的理念,還找來年輕新興的媒體人力一同發想宣傳方法。

在情感方面,館長與一位女記者(由影集《侍女的故事》女主角Elisabeth Moss飾演)也有「很是趣味」的發展,總之於公於私,這位館長都忙得焦頭爛額,生活也漸漸失去控制。

《抓狂美術館》的片長長達152分鐘,整整兩個半小時,卻不會令觀眾感到不耐,而且你很難替這部電影歸類或貼標籤,它就像萬花筒一般處處有妙趣,讓人一窺當今社會種種病徵的存在,在這個經常被讚為典範的國家也不例外。導演對於被政治正確綁架的思考、上層菁英的生活和認同、商業以及媒體的操作、所謂「藝術」的定義等等,都有著鋒利卻不顯強硬痕跡的切視。

《抓狂美術館》也是一部要令你坐立難安的電影,它讓人聚精會神、滿懷好奇,又把觀眾推至幾近抓狂的邊緣,有些片段甚至使人想替導演「喊卡」!就好像導演向世人投了一記直球叩問:「到底要沒人性到什麼地步,才能觸及你的人性?」一樣,看電影的我們,被荒誕的故事逗著、笑著,卻被這顆直球給擊中了。

而這些幽默與尷尬、風趣與不安,都被如此微妙地拿捏著,《抓狂美術館》使人看完後難以一笑置之,滿滿的諷刺被巧妙處理對待,連第70屆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阿莫多瓦也給予極高盛讚。

在匈牙利的《夢鹿情謎》、智利的《不思議女人》等強敵環伺之下,《抓狂美術館》的奧斯卡命運最終會有怎樣的結果?還很難說。(畢竟代表德國角逐並榮獲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烈愛天堂》竟未在奧斯卡搶下最終五強之席,可見世事難料。)但《抓狂美術館》的全面表現皆完整有料,呼聲極高也是自然,只待台灣時間3月5日於典禮正式揭曉!

關於作者

唸法律但不務正業,藉由電影逃避與面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