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奈沙馬蘭與運行 19 年的東鐵 177 班次 (三):震撼、驚悚與悲傷的開場三分鐘

你還可以仔細檢查,房間衣架上吊掛的衣服、百貨店員的淺紫領子、伊萊亞母親的暗紫色洋裝……畫面上有多少紫色系的配件?而紫色,正是這部電影裡伊萊亞的代表色。漫畫為了讓讀者快速地在混亂的畫格中識別主角的手法,在這部漫畫電影中被大量使用。

《驚心動魄》中剛產下伊來亞的母親,身上的紫色洋裝也襯托了伊萊亞的角色身份。

伊萊亞的代表色是紫色──也是 MDFK 個人最愛的顏色,而大衛杜恩的代表色是草綠色。這兩種顏色都在這部刻意低調的超英雄電影裡降低了色澤。伊萊亞的紫色代表著神秘、優雅與高人一等,大衛的綠色代表著融入環境、低調與安心感,兩人的性格都早在劇情鋪陳之前,就透過顏色在觀眾的潛意識裡埋下認知。

 

吊足胃口的驚悚與不安!

當抱著嬰孩的醫生,臉上扭曲地宣布他的發現,母親的直覺已經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詹姆斯紐頓霍華 (James Newton Howard) 悠長的極微主義配樂,伴著淒厲與哀怨的哭聲,畫面漸暗。而這是一段充滿著震撼、驚悚與悲傷的三分鐘,無論多少年後重看這個片段,都能讓人感受到《驚心動魄》的精彩。

電影沒有拍出小嬰兒肢體扭曲的慘況,而是用旁人的情緒表現,讓觀眾自行想像令人心痛的結果,連這幕戲大部分時間都是拍攝鏡中的倒影,這種非直接呈現的作法更加迂迴,卻也能延遲觀眾得到答案,給他們時間自行想像、自行推理:讓觀眾自己的想像力嚇死自己。

《驚心動魄》開場的驚悚三分鐘,醫生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奈沙馬蘭《驚心動魄》的開場三分鐘,游移的鏡頭,眾人惶恐的神情,已將誕生不久伊萊亞的「不平凡」給表露無遺。

這當然不是 90 年代的風格,這是 50 年代希區考克最擅長吊人胃口的細緻手法,沒有自信心的奈沙馬蘭卻在這一點上堅持自己的信念:直接講破謎底是他最忌諱的一件事,即便這樣能讓 90 年代的觀眾叫好;他也不喜歡這樣開誠布公,那就像直接改編一本漫畫書一樣廉價。但是並非所有觀眾都能接受這種迂迴,他們也未必有那樣的想像力在腦中建構自己的影像,這某種程度上又注定了沙馬蘭與觀眾的距離。

距離會產生疏離、疏離產生猜測與誤解、而歷史上告訴我們,誤解是霸凌與歧視最大的根源之一。

奈沙馬蘭無疑地是個擁有被霸凌經驗的害羞孩子,正是如此,因此他把《驚心動魄》的開場安排在 1961 年:歧視造成了這場超級英雄悲劇,讓這部電影裡的主角們都受到了殘忍的傷害──不管他們有沒有超能力…….

繼續閱讀:《驚心動魄》奈沙馬蘭與運行 19 年的東鐵 177 班次 (四):在歧視面前,英雄與壞蛋一視同仁

*《驚心動魄》導演:奈沙馬蘭三部曲系列專題:點此去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