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跨越 1/4 世紀,百大不朽電影:《霸王別姬》一生必看一次的經典!

榮獲 1994 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與珍康萍的《鋼琴師和她的情人》並列)、由陳凱歌執導的《霸王別姬》,近日在臺重新上映 25 周年經典修復版,筆者幼時雖曾看過,但覺得在家看 DVD 感動歸感動,但似乎仍少些什麼,如今重新在大銀幕放映,當然要親炙戲院,重新找回當年的感動。

*2022/9/12 編按:Netflix 可觀賞本片。

陳凱歌導演,張國榮、張豐毅、鞏俐主演的經典華語片《霸王別姬》。

本片劇情描述程蝶衣(張國榮飾)自小被當妓女的母親送往全男班的京劇梨園「喜福成科班」拜師學藝,中間雖歷經不少艱困磨難,有著師兄段小樓(張豐毅飾)的照顧陪伴和砥礪推促,和自己咬著牙想成角的毅力,兩人終於闖出名堂,合作的《霸王別姬》屢讓戲迷鼓掌叫好。

生母出身窯姐無力撫養幼子,只能將其送往戲班學藝,也就是《霸王別姬》中幼年時的程蝶衣:小豆子。

程蝶衣分不清戲劇和現實,以為師兄當像戲中的霸王,一生傾情於虞姬,然而小樓愛的是名妓菊仙(鞏俐飾),甚至為了她放棄京劇,讓蝶衣對師兄無論於戲劇、於愛情均未能從一而終,深感到失望與痛苦。

電影即圍繞在這對梨園子弟數十年的愛恨情仇,深刻刻劃主人翁在時代洪流中身不由己的無奈,和感情無由自主的命運。

《霸王別姬》梨園生活真如人生?抑或人生只能如戲?

 

《霸王別姬》:不瘋魔不成活

猶記去(2017)年在金馬影展特別放映時,一票難求的盛況仍令人難忘,無論重看或初次觀看的朋友,都對扮演程蝶衣的張國榮留下深刻印象,有人說道:

「看完之後覺得非常難過,因為想到這麼好的戲我們多年後仍能看到,然而哥哥(張國榮的暱稱)已經不在了!」

這話說來感傷,但也說出《霸王別姬》能夠成為經典的原因:張國榮神型俱備的演出絕對是一大因素!

張國榮在《霸王別姬》中作為程蝶衣的演出,觀眾感服之餘更惋惜一代巨星的逝去。

他細膩演譯了程蝶衣的愛恨嗔癡,全情投入到拍攝一場戒菸癮的戲時,陳凱歌說 OK 了他卻堅決要重拍,像發了瘋似的邊哭叫邊亂砸,張豐毅則緊緊抱住他,劇組則被這一幕嚇呆了。陳凱歌說:

「那不是菸癮犯了,那是人在眼前他卻愛不得的極度痛苦,也是他對命運不公奮力抵抗的模樣。」

陳凱歌喊卡之後,張國榮還陷在情緒中不斷痛哭,還被碎玻璃削掉手指上的肉,但之後卻帶著滿意的笑容說:

「這次終於拍好了。」

戲裡,段小樓對蝶衣說:

「蝶衣,你真是不瘋魔不成活。」

他指涉的對象是片中人戲不分的程蝶衣,然而對片外的張國榮來說,他貼身演繹程蝶衣的結果,也幾乎到「不瘋魔不成活」的境界。

看了《霸王別姬》導演的訪談,再看到張國榮人戲合一的演繹,你很難不因他為求表演好不惜任何代價的努力所感動,一如戲中經歷時代更迭,對京劇文化和情感抉擇都一秉初衷的程蝶衣,是那般純粹、無畏。

 

性別認同、情感歸屬、藝術傳承⋯⋯無奈動盪時代

重看《霸王別姬》時,除了張國榮的表演令人激賞外,當中所指涉的議題,包括同性之愛,藝術和政治的分野,京劇文化的沒落,都有細緻、饒富層次的展演。

看過李碧華原著小說的朋友,認為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比小說強化了政治因素,而淡化了同性情愫,然而我認為陳凱歌導演仍有戮力在蝶衣追尋自我/性別認同的過程中,讓我們感受到他的迷惘和掙扎。

霸王別姬 張國榮

《霸王別姬》中蝶衣唱《思凡》從「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的錯誤版本,被矯正成「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的正確版本,轉場的過程中我們不只一次看到蝶衣對著鏡頭默默的流下淚,彷彿預示了自己即便能把京戲唱好演好,卻無能成就人生這齣戲的悲涼。他也許潛意識裡成為了真正的女人,成了師兄口中的真虞姬,然而戲中的霸王師兄小樓卻告訴他:

「我是假霸王,那是戲,你應該出來看看這世上的戲都演到那一齣了!」

蝶衣小時從戲班逃跑後看到他人演唱的《霸王別姬》,同行的小癩子說道:

「要成角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

他默默流下兩行清淚,更堅定自己要成角的苦心,然而真正唱出名堂了,卻發現唱戲沒有想像中單純,藝術恆常無法從政治中脫鉤,他為了營救小樓替日本人獻唱,被小樓唾棄,最後被認為是漢奸時說出「日本人是懂戲曲文化的」,更被大眾所不齒。

他心裡單純想唱好戲,想救師兄,想要京劇文化能發揚光大,然而純然為藝術奉獻的心,卻被時代的力量給沖刷、磨蝕殆盡,叫他怎麼能不心寒?

《霸王別姬》修復版預告:

 

藝術與政治,從來都不是平行線——至今亦然

看到片中這些橋段我突然想到,一直有人認為「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霸王別姬》一舉切斷這些稍嫌單純的幻想,同時更讓我們看到,舊時代的尊師重道,對京劇文化該有的展演方式,早已因著新時代的到來,而顯得不合時宜。

蝶衣和小樓被兩人收養的孤兒小四背叛,儼然是蝶衣在情感路上已不順遂後,更大的打擊和折辱。本來沒有如他所願從一而終的只有師兄,然而現在卻是整個時代都與他作對,教他怎不為之氣結,而於劇末終於發出「你們都騙我」的悲鳴。

《霸王別姬》電影劇照,圖為葛優(袁四爺)與張國榮(程蝶依)。

雖然整齣戲看來是悲劇,但片中仍充斥著許多暖心的場景,嗣後回想依然深受感動。段小樓縱然無能給蝶衣所要的,但我們忘不了的是,他努力幫助蝶衣戒除菸癮後,兩人宛若新婚端坐床上的喜不自勝,菊仙屢為丈夫向蝶衣說項、和葛優飾演的四爺談判,所展現出的英雌氣魄和愛夫情深,亦令人難以忘懷。

《霸王別姬》電影劇照,圖為鞏俐(菊仙)與張豐毅(段小樓)。

不可不提的,當然還有雖沒逆料到自己會養虎為患,不管師父勸阻依然收養小四的蝶衣,他心裡想的,可不就是不想讓世上再多一個像自己一樣的棄兒嗎?在人心爾虞我詐、世局詭譎多變的戲裡或現下,我以為《霸王別姬》正是藉由劇中這三人的善與真,而成就其美,讓這部戲即便 25 年後重看,依然無損其經典魅力。  

張豐毅、鞏俐及張國榮的珍貴合影。

電影資訊

霸王別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

上映日期
2020/04/01
霸王別姬_Farewell My Concubine_電影海報

導演

陳凱歌

劇情

★ 1993 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 1994 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 1994 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外語片。 「不瘋魔,不成活!」程蝶衣自幼被賣到京戲班學唱青衣,與師兄段小樓合演《霸王別姬》而成為名角,卻也假戲真做,身陷真假曖昧的假鳳虛凰情感之中;歷經文革變動,一生糾結於性別認知的程蝶衣,遭遇感情與人生的雙重背叛,當他十一年後再演《霸王別姬》,不願夢醒的程蝶衣,只願留在夢中,像虞姬永遠倒在血染的愛情裡,從一而終。 《霸王別姬》改編自香港女作家李碧華原著小說,導演陳凱歌將原本兩個京劇男演員與一個妓女的情感故事,融入自身文革經驗。角色綿延五十年的糾結,經歷中國社會滄桑劇變,也經歷了他們之間情感與命運的巨變。本片更是張國榮畢生藝術生涯里程碑,他將程蝶衣舉手投足間的神蘊與幽怨眼神,華美與淒迷、堅毅與固執詮釋得絲絲入扣,就如同戲中蝶衣曾道:「我是虞姬,虞姬是我」;「哥哥」也蛹化成蝶,將自己融進了程蝶衣一角,成為他永恆的代表作。

IMDB
8.1
Rotten Tomatoes
86%
PTT
好雷
50%
觀看完整介紹
霸王別姬_Farewell My Concubine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