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怪獸系列:《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特攝怪獸的創新作戰 (26)

唐澄暐

《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フランケンシュタインの怪獣サンダ対ガイラ)雖然缺少人與怪獸的互動和曖昧之處,但更強調怪獸本身的善惡衝突。在過往的東寶怪獸片裡,怪獸衝突最簡單的動機設定是「鬥爭本能」,也就是怪獸既然同時存在,就本能地要分出勝負:像安基拉斯(アンギラス)、金剛(キングコング)都有這樣的意味;接著就出現了善惡對決,例如《摩斯拉對哥吉拉》(モスラ対ゴジラ),或者三大怪獸對上王者基多拉(キングギドラ)等等 。

日本東寶特攝怪獸系列:《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劇照。

但與其說有善惡的本質在怪獸中,倒不如說牠們各自代表了人類生存和滅亡的陣營,並進行代理的對決。

 

*前情提要:【專題】怪獸系列:《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雙生怪獸的宿命對決 (25)

 

因人禍而起的威脅:科學怪人

「科學怪人」系列則是創造出更複雜的對決態勢。《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フランケンシュタイン対地底怪獣)可以解讀成人類錯誤下誕生科學怪人,對抗自然出現的死神巴拉貢(バラゴン)或者未使用版的大章魚;到了《山達對蓋拉》就更有層次了。

山達的「善」,其實是像研究員明美教牠吃飯喝牛奶那樣養成的──雖然後來牠逃走了,但已經被制約的牠還是不願意傷人;相比之下,蓋拉的「惡」只是沒有被人類調教過的本能。當山達為了蓋拉吃人而教訓牠時,那並不是過去那種「代表整體人類而戰」的正義,而只是個人層面上對於違背意願者的憤怒,一如蓋拉憤怒地阻止妨礙牠行使本能的對象。這樣的動機已經不太像傳統的怪獸,而是一般電影中人物所具有的意志對抗了。

日本東寶特攝怪獸系列:《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將劇情集中在「善」與「惡」的碰撞上。

不過,在東寶科學怪人的世界裡,不管怪獸是出於什麼理由對決、結果是誰輸誰贏,牠們對人類而言都是得消滅的敵人。而這次電影在人類的軍事作戰上,也是下了更多工夫。

 

特攝怪獸片的創新作戰

《山達對蓋拉》裡登場的自衛隊,可以說是《哥吉拉》(ゴジラ)以來最有組織的,電影不只拍出作戰計劃,更花了不少鏡頭仔細描述大批軍人在山林間配合地形來移動、佈署並進行包抄,比過去的怪獸片都來得更接近真正作戰。

關於作者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翻譯過《怪獸大師圓谷英二》,寫過怪獸小說《陸上怪獸警報》、《蔣公銅像的復仇》。未來會繼續創作各種幻想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