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怪獸系列:《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沒有哥吉拉的東寶怪獸經典 (23)

唐澄暐

《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指涉「核武陰影」的犀利程度,甚至超越了這題材的始祖《哥吉拉》(ゴジラ)。《哥吉拉》始終沒在片中講明哪一個進行了喚醒哥吉拉的氫彈試爆,對於過往真正發生在廣島與長崎的原子彈轟炸,也是隻字未提。然而,《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卻毫不掩飾地攤開歷史淵源,開場就沒避諱納粹德國與大日本帝國的合謀,描述廣島原爆時,劃過空中的轟炸機、焚毀的城市、火紅的蕈狀雲都一個接一個出現在銀幕上。

 

史實,永遠比電影故事更加殘酷

但比這些畫面更尖銳的,是片中世界十五年後的國際放射線醫學研究所。來自原子彈母國的波恩博士,探視一張張病床上的日本女子,還收下了對方精心縫製的枕頭。乍看之下是溫馨的一幕,但不論是女子還是博士都很清楚,在無形放射能的摧殘下,患者的死期已經不遠,而博士也找不到拯救方法,即便創造原子彈的就是他的母國。

《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完整攤開日本對於二戰核爆的陰影。

而科學怪人最初遭人誤認的身分,更不是為了讓他登場而刻意安插的:二戰末期,日本本土飽受轟炸後,許多孩子成了「浮浪兒」(戰爭孤兒),被原子彈毀滅的廣島更不可能倖免(《赤腳阿元》就是足以一窺樣貌的經典漫畫)。為了生存,孤兒只能從事低階工作,或者四處行竊,甚至加入暴力組織。

像《科學怪人對地底怪獸》中以不正常速度成長的人造人,其實也暗喻當年遭受核爆的孩子們......

因此,劇中的「浮浪兒」恐慌,並不只是鋪陳科學怪人登場的前奏,更是日本歷經戰爭的後遺症──就和那送出禮物後不久便死去的女病人一樣。

這兩段短暫的前奏,一開始就替整部片丟下了來自過往的陰影……(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