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大君主行動》德軍實驗沒底限,傘兵打怪無極限

圓點點

2018 年出品,由朱利斯艾佛瑞 (Julius Avery) 導演、J.J.亞伯拉罕 (J. J. Abrams) 監製,懷特羅素 (Wyatt Russell)、約翰艾德波 (Jovan Adepo) 等人主演的動作恐怖片:《大君主行動》(Overlord),講述諾曼第登陸當日,一群美國傘兵被指派炸毀德軍的無線電干擾器,意外發現德軍為了成就千年大軍的人體實驗室的故事。

 

戰爭以外的人性

電影的空中轟炸場面不俗,開場傘兵在飛機上等待跳傘,鏡頭不時帶到窗外被炸得著火解體的飛機,讓觀眾如臨現場明白戰爭的殘酷。故事以鮑伊斯為主角,初始膽怯懦弱、猶豫不決,連槍都拿不好,讓人困惑一個連老鼠都不肯殺的士兵,如何能上前線作戰?這群美國傘兵的角色至關重要,然而除了負責爆破的福特,其他人並非戰鬥高手,甚至對抓來的德國軍官掉以輕心,讓人懷疑他們如何能同心協力完成任務?

《大君主行動》描述二戰美軍意外發現德軍人體實驗基地,戰爭的殘酷與現實,當中是否還殘存有人性?

危機就是轉機,一時之選的傘兵從降臨地面開始,到借住法國女孩克蘿伊的家;從只能自顧性命與心繫任務,逐漸蛻變為英雄救美、智勇雙全的戰士。片子難免帶到德法情結、納粹的不擇手段,深化正邪對立,讓人看得義憤填膺,也聯想到《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 裡的「九頭蛇」,但本片以魯蛇士兵為主體,讓觀眾看到戰爭打打殺殺以外的人性溫度,可說是相當成功。

 

一再重生的怪物

J.J. 亞伯拉罕監製的電影,票房一向不錯。他擅長製作以恐怖為基底的作品,再加入科幻、災難等元素,尤其把人對未知生物的恐懼做得很棒,以《科洛弗檔案》(Cloverfield)系列為其代表。

本片最讓人大開眼界的,莫過於德軍的人體實驗,厲害的不是一開始就讓觀眾一窺實驗室的真面目,而是先以法國女孩病入膏肓的阿姨引發觀眾的好奇心,再以鮑伊斯前進教堂地下室,一步步揭開人體實驗室的面紗。

J.J. 亞伯拉罕擅長製作恐怖類型電影,《大君主行動》中德軍進行人體實驗的結果令人怵目驚心。

實驗室裡的恐怖喪屍,行動像鬼魅飄忽不定,眼露血絲、孔武有力,宛若打不死的蟑螂,永遠可以爬起來再戰,揭示德軍為了征服世界的不擇手段。當然片中的德國軍官是最恐怖的,筆者必須說有被他冷不防的出現給嚇一跳,而他與爆破士兵在教堂炸毀前的扭打戲,臉部集憤怒與醜陋於一身,也許這才是反映他心理狀態的真實樣貌:齜牙咧嘴映照他對生命長度的貪得無厭,以及侵犯法國女孩的無禮。

 

變英雄的不只弱雞士兵──

本片的爆破場面、怪物特效與化妝逼真度頗高。雖然主角鮑伊斯不若爆破專家吸睛,前段的游移不定令人生厭,但是故事對他從菜鳥變成熟這一點琢磨得恰到好處。戰爭片如果全以二元對立為主體不盡然能讓人全盤接受,因此本片很聰明地加入女人與小孩,代表了飽受戰爭波及的百姓;但是除了受人擺佈以外,他們也有拿起槍桿奮戰的精彩回擊。

飾演克蘿伊的瑪蒂爾德奧利維 (Mathilde Ollivier) 在男性包圍的故事裡表現不俗,而其與鮑伊斯相知相惜、愛慕之情點到為止,令人印象深刻。

飾演克蘿伊的瑪蒂爾德奧利維,在《大君主行動》片中有不俗表現!

英雄完成任務要付出代價,故事的結局不在於諾曼第登陸的救贖,而是恐怖實驗的埋藏。《大君主行動》揭示了真正的英雄不是得到表面的徽章,對於真相有所保留、渴求和平降臨、避免引發更強大的毀滅力量,才是英雄最令人敬佩之處。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