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天上再見》華麗的復仇是最完美的謝幕

圓點點

根據Pierre Lemaitre的小說改編而成,法國男星Albert Duponte自編自導自演, 並找來Nahuel Pérez Biscayart與Laurent Lafitte演出的復仇劇情片。

描述1918年,德法兩軍停戰前夕,好戰軍官的犯罪行為被小兵阿爾伯特發現,差點被活埋的他,被出生法國貴族的愛德華拯救。然而愛德華被炮火炸得顏面傷殘,外加與父親不睦,死都不願回家,阿爾伯特只好偽造證明,假裝愛德華已死,並四處偷嗎啡替他止痛。

戰後阿爾伯特與愛德華過著極度辛苦的生活,而行徑令人髮指的軍官卻飛黃騰達,成為大發災難財的商人。只願躲在面具背後生活的愛德華決定攜手阿爾伯特來場華麗的復仇,用自己的方式討回公道。

子彈不長眼,好戰絕不掩

電影開場乃氣勢驚人、血腥殘酷的戰爭場面,令人聞風喪膽的軍官一出現,陰影映照在其臉龐的特寫鏡頭叫人不寒而慄,直接點明他是故事裡最重要的反派:野心勃勃、惟恐天下不亂的好戰份子,能撈到好處絕不輕易放棄,事蹟敗露更要趕盡殺絕。

戰場上子彈是不長眼睛的,軍官利用他的職權濫殺無辜、挑起戰火,怎麼也沒想到阿爾伯特目睹一切,還死裡逃生,戰後更冤家路窄,狹路相逢於愛德華父親的家。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善良與邪惡從戰場對立到商場,亂葬戰士、背有岳父撐腰讓軍官口袋滿滿,阿爾伯特與愛德華只好用曲折離奇的搬錢法、販售戰士紀念碑來與之對抗,比的不是本質的二元對立,而是手段的骯髒痛快。

父子情難解,復仇更無解

故事的一切起因於戰爭,然而戰後很多事還沒完,尤其關於親情與愛情的部分難以一次釐清。坐擁華美豪宅的愛德華,埋首藝術創作、與父親不睦,戰前的他只有心痛的回憶,戰後的他倒是開啓另一道門,不論是與阿爾伯特的友情,或是與小女孩的逗趣互動,他都比從前活得像個人,即便他仍然流著貴族般不切實際的血液,面具雍容華貴不說,復仇都是紙醉金迷路線。

愛德華活出自我,毫不掩飾對父親與軍官這類商人的厭惡,他用自己的方式對抗權貴,但也洗不掉血液中與父親的關聯。愛德華的復仇表面是不屑父親,其實是用過度偽裝的自我接近父親。父親始終認得兒子獨有的簽名符號,真相揭曉的那刻無疑是心痛的。父子的久別重逢乃電影的高潮,而愛德華的結局更讓觀眾停在最驚訝的瞬間,堪稱是電影最令人難忘的部分。

奢華對貧洗,愛情的遷徙

電影以小說為本,把法國一次大戰後貧困階級與上流社會的極端對比呈現得淋漓盡致,殘缺的士兵靠行乞、販售嗎啡過活,擺脫不了戰爭的陰影;有錢人靠著錢滾錢,一通電話便輕而易舉脫離刑罰。

戰爭前的愛情到了戰後一文不值,所謂的海枯石爛不過是夢一場,不過電影讓阿爾伯特有個圓滿的愛情,那是他歷盡艱辛,飽受戰火摧殘、痛失友情、莫名其妙報復成功,又遭到警察盤問後的最佳禮物。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