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國際影展系列:《完全邪惡指南》不過不失的恐怖故事集錦

人狼屋

被選在金馬國際影展上與台灣影迷見面的《完全邪惡指南》(The Field Guide to Evil),它的原文片名有著「田野調查」的含意,而且片中以不同國籍的導演,改編家鄉的民間奇談作為電影賣點。乍看之下的確令人耳目一新,不過本片收錄的八部作品其實跟製片經手過的恐怖合集《26 種死法》(The ABCs of Death) 系列一樣,多半只套用地方傳說的外皮,骨子裡還是導演的原創故事。

《完全邪惡指南》(The Field Guide to Evil)。

雖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且八部作品的執行成績參差不齊,但它還是有不少亮眼之處,接下來我們就一一來介紹吧:

 

《紅女人》(Al Karisi)

土耳其的《紅女人》是全片最恐怖,也是成績最優異的作品,無論是首尾呼應、氣氛掌控,以及演員演技等要素都表現的可圈可點。表面上,這是個新手母親與企圖奪走嬰兒的妖婆纏鬥的故事,但它在重塑民間譚之餘,其實也反映了女性在家中孤立無援的困境。

對肩負育兒與老人照護壓力的女主角而言,無孔不入的邪靈反而更像自己的心魔,讓她疑惑自己該履行母親的責任,還是丟下一切一走了之。故事的絕望結局,似乎也暗示了這場天人交戰的最終抉擇。

《坎德勒與魔女》(Kindler and the Virgin)

波蘭的《坎德勒與魔女》則是口味最清淡的一篇,但劇中對人類貪婪慾望的描寫,仍令人不寒而慄。坎德勒原是平凡人,卻在森林魔女允諾賜給他無窮盡的智慧及權力後,為了實踐魔女的預言而走上不歸路。

故事的最後一幕可說是神來之筆,坎德勒試圖兜售與惡魔交換的知識,而被當成狂人遭到監禁。他在囚室瘋狂地寫著戰爭預言時,監獄外頭早已響起連天戰火。我們不清楚他的邪惡知識是否已被人利用,但他的笑容早已說明了一切。

波蘭作品《坎德勒與魔女》(Kindler and the Virgin)。

 

《恐怖皇宮》(Palace of Horrors)

印度的《恐怖皇宮》以巴納姆 (P. T. Barnum) 馬戲團的真實歷史為藍本,編織出虛構的冒險奇譚。貫穿全片的黑白影像與靜態照片,為電影添加詭異的不安氣息,而深鎖在皇宮地下室裡的神祕生物,則令人聯想到克蘇魯神話 (Cthulhu Mythos) 的恐怖路線。

然而它真正的恐怖並非來自「難以直視」及「難以言喻」的隱形恐懼,而是看似神智清晰,卻在故事尾聲揭露瘋狂面貌的敘事者。這個不可靠的敘事者,也讓故事的真相再度回到渾沌不明的暗影中。

印度出品的黑白片《恐怖皇宮》(Palace of Horrors)。

 

《夜息》(A Nocturnal Breath)

德國的《夜息》無論在色調、光線或劇情上,都展現了黑暗沈鬱的冰冷風格。雖然故事的節奏掌握得宜,驚悚效果也極佳,但整場觀影的經驗就像在深不見底的海水中載浮載沈,看不見盡頭,也看不到希望。即使故事將重點放在一對兄妹阻止附身妖物的奮戰過程,不過它最耐人尋味之處,恐怕還是這對兄妹的微妙關係。

雖然電影並未明說,但從哥哥拯救妹妹的方式,以及妹妹最後令人費解的舉動,或許觀眾都能找到自己的解釋與答案。

德國作品《夜息》(A Nocturnal Breath)。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