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翠絲》:即便艱難仍需前行,中年人夫滿佈荊棘的跨性別旅程

黎仰欽

榮獲第 55 屆金馬獎最佳男女配角提名肯定,港片《翠絲》(Tracey) 由去年才在第十一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中,以短片《瀏陽河》贏得最佳導演和「鮮浪潮大奬」的新銳導演:李駿碩執導。本片劇情描述擁有老婆和一子一女、家庭看似幸福美滿的眼鏡行老闆佟大雄(姜皓文 飾),某日接獲電話得知昔日好友阿正的死訊,而電話那頭的男人叫阿邦(黃河 飾),是已逝阿正在英國的合法伴侶,帶著骨灰準備回港安置。隨著昔日好友情人的到來,某日大雄偶遇他和阿正的昔時好友,曾為粤劇花旦的打鈴哥(袁富華 飾),他們往日的情誼漸漸被勾勒出來,大雄也被迫面對自己內心最幽深的秘密,他會選擇繼續逃避,或是全盤托出?

獲第 55 屆金馬獎最佳男女配角提名的港片《翠絲》。

 

跨出那一步

《翠絲》有個非常切合時事的主題:身為一個人,我們究竟能否自在無礙的做自己?如果「做自己」會影響到別人甚至傷害你的家人、朋友,你還要不要做自己?

在今年金馬獎入圍影片中,《誰先愛上他的》用輕喜劇的形式去包裝嚴肅的議題,帶我們看到同志的愛與他人並無不同,愛就是愛,無關性別,只關乎愛;《翠絲》則更大膽觸及華語電影少見的跨性別題材,經由導演對男主角的身世挖掘,從黃河所飾演阿邦旁觀者角度,去把這個生理男、心理女的主人翁,他所有的認同迷惘和生存困境,有節制不煽情的揭露出來。

儘管我對阿邦這樣一個好友的情人的角色,用著幾乎說教者的姿態,半逼迫的要大雄 come out,感到有點太過和刻意,然而若往深處推想,阿邦給自己安置的角色,腦內或許會搭建一組「如果阿正在世,也會希望大雄這樣做」的控制台,導引大雄走出舒適圈,做出跟阿正一樣,不繼續待在暗處的決定。

《翠絲》主角大雄,認為自己是長著一副男性身軀的女人。

 

打破束縛,面對真我

光有阿邦這個外人的推促,大雄決定做自己的動機仍然不夠,於是導演安排了昔日的粵劇名旦打鈴哥,旁敲側擊出大雄隱約的不安,迫使他做出必須改變的決定。當打鈴哥問大雄有一子一女應該很幸福美滿吧,大雄笑答:

「不知道耶!」

他對自己的現況是否真正滿意,似乎是個問號,顯然這個他自己口中覺得應該要向上天感恩的家庭,其實仍著有著些許問題,諸如老婆(惠英紅 飾)看似有著控制欲,連傭人房間有保險套都要管,大聲嚷嚷著:

「這間屋子是不可以有性欲的。」

無論自己或女兒婚姻出現問題,都選擇隱忍,選擇繼續維持一個幸福美滿家庭的假像。

惠英紅在《翠絲》片中飾演維持「和樂家庭」表象的傳統華人女性。

老婆知道是假象但她選擇不拆穿,大雄知道這不是真相但他非要忍到最後一刻才原形畢露,打鈴哥經由友人阿俊和阿邦之手,聯袂打造出一個貨真價實的女人樣貌,映照出先前大雄在自家眼鏡行儀器中無能望見、而今卻無比清晰的「遠景」。

那一夜大雄做了真正的女人,有了大口呼吸的自由,也無懼旁人的眼光,然而好景不常,隨著突如其來的噩耗,自己女人樣被兒子撞見,他終將直面跟老婆攤牌的命運。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