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11):巴士小鮮肉讓席格天王臉上無光

Under Siege,《魔鬼戰將》的片名直譯近似「全面包圍」「腹背受敵」之意。《魔鬼戰將》的故事發生在大洋之上被恐怖分子控制的美國密蘇里艦上,一名廚師必須在四面埋伏的危機下拯救大家,這是這個片名的由來。因此,按照這個邏輯,《魔鬼戰將 2》也必須按照這個衍生自《終極警探》的黃金公式,繼續如法炮製,華納影業必須盡快找到一份新劇本,它必須要有下列幾個元素:雷白必須被困在一個載具上、這個載具必須高速移動以製造無法逃出的危機感、雷白必須解決敵人以解除人質危機、最後逃出載具並同時拯救所有人質。

《魔鬼戰將》劇照。

這四個元素在 1994 年對觀眾並不陌生,因為那年夏天是一個充滿速度 (Speed) 的暑假:《捍衛戰警》(Speed) 這部僅有 3 千萬美金成本的小品作品,卻創下了超高票房,還顛覆了好萊塢的動作電影歷史。最終,可以說基努李維 (Keanu Reeves) 代替席格,拍了一部不叫《魔鬼戰將 2》的《魔鬼戰將 2》:1994 年 6 月的《捍衛戰警》把上述四個要素全都完美演繹,瞬間讓 4 個月前席格的《絕地戰將》比起來顏面無光。

 

陽光正向的新動作英雄時代

《捍衛戰警》為什麼改變了好萊塢的動作電影歷史?並不是因為它是一部票房大片。而是因為它幾乎割捨了所有角色的背景故事,只留下了這段公車狂飆過程中的即刻情緒──而且通常只有憤怒與哀傷這兩種強烈的情緒。《捍衛戰警》的優秀並不是建立在劇情上的,它根本沒有劇情可言──這台公車時速不得低於 50 英里,否則就會爆炸,一句話就能講完它的劇情大綱。《捍衛戰警》的優秀是建立在一個又一個毫無間斷的動作橋段上,各式各樣眼花撩亂的危機,像乖巧的幼兒園孩子一般排好隊準備上場表演。

1994 年電影作品《捍衛戰警》。

80、90 年代喜歡安排動作電影主角心裡有傷,他們的心魔事實上也是用來阻擋他們抵達電影結局的壞蛋之一。這些心魔可能起因於家庭不睦(《終極警探》);可能是妻子過世(《終極武器》(Lethal Weapon));可能是創傷後症候群無法適應社會(《第一滴血》(First Blood))等等……布魯斯威利 (Bruce Willis)、席維斯史特龍 (Sylvester Stallone) 與梅爾吉勃遜 (Mel Gibson),幾乎定義了邋遢厭世英雄的所有規格。

但是《捍衛戰警》裡看不到這些創傷,儘管主角警探在電影裡遭逢夥伴的損失,但那似乎並沒有為李維帶來太嚴重的傷害──這部電影的主旨並不是為了讓英雄贖罪。相反地,基努李維健康、帥氣、體貼、溫暖,他就像加州陽光一般讓人想要親近,而完全不像約翰麥克連髒話滿口、愛看辣妹、口是心非。李維就像是親切的雲霄飛車接待員,帶你享受純粹腎上腺素爆表的巴士之旅。

基努李維於《捍衛戰警》中的陽光暖男新英雄形象。

陽光大男孩。

事實證明,《捍衛戰警》拋棄邏輯全力追求動作快感的作法,獲得了夏日觀眾的荷包支援。《魔鬼戰將》花了 5 周才突破 6 千萬的票房,《捍衛戰警》只花了 3 周。別忘了《捍衛戰警》的成本更低、同檔還有《獅子王》(The Lion King) 這樣強大的敵人上映,但它仍然數錢數到笑呵呵。

嚴格來說,《捍衛戰警》當然是《終極警探》非親生的兒子,但它比起《終極警探》與《魔鬼戰將》都更加輕薄短小,而且更棒的是……天啊,基努李維在拍《捍衛戰警》時還不到 30 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