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想成為奧田民生的BOY……》愛到瘋癲的妻夫木聰與美到犯規的水原希子

愛情本來沒道理,喜歡妳沒道理,突然間不喜歡你了,也不需要有道理。有論者認為愛卡莉被「妖魔化」了,然而我們看到的形變,或許只是自己內心景觀所欲形塑的樣貌,對被凝視的愛卡莉來說,她從不知這樣的瀟灑恣意情愛漫遊,有何不妥?何必太認真?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當事人看不清的,導演藉我們這些局外人,透過回憶鏡頭去釐清。片中有一段吉住問愛卡莉,喜歡哆啦A夢那個人物時,愛卡莉的答案既非萬事通哆啦A夢,也非憨厚耿直的大雄,而是小奸小惡的的小夫(臺灣譯作「阿福」),這段劇情安排凸顯了她不想屈居弱勢的生之哲學,而後來被可樂餅懇求她打回原形時,愛卡莉悠然一句「你看到的就(都)是我」呀!不也打磨出一個她始終沒變,是你(們)太在意的真正形貌嗎!

卡莉的美,從起初到結束,都一直牽引著可樂餅的心,怎可能讓他不在意,妻夫木聰完全演出這個小人物的不凡,惹人同情、可悲又可笑,既卑微又偉大,無論裝萌耍笨,或是真情落淚,既有著卡漫魂的姿態,又生就癡情種的靈魂,堪稱是蔡凡熙「癡情男子漢」的日本版,其賺人熱淚程度,不遑多讓。

電影在呈現編輯和創作者的微妙關係上,也帶著荒謬的寫實味,要賣交情給熟人、呈現文不對題的文章給讀者,還是忍受創作者不時脫稿、卻用時間醞釀出最豐沛的文字質地,誠屬兩難的選項。

可樂餅最後在等待怪咖作家(安藤櫻)遲未交稿,陪她去找尋愛貓的過程,雖丟失了對女友的承諾,再彌補為時已晚,但那時我們卻悄然發現:這個始終當不成像他崇拜的奧田民生那樣瀟灑男人的大男孩,其實心思比誰都細膩,骨子裡要比誰都柔軟,他的真誠未必撼動得了不動如山的冰雪美人愛莉卡,可是老天爺已暗自許配給他一段良緣:既然魔性之女不適合你,那麼對堅持這檔事跟你有得拼的女作家,或許才是真正匹配而可長可久的。追不到萬人迷女友不打緊,因為可樂餅那時已成為,讓遇見的女人都沉醉的新好男人。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