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七):法外出擊的天龍戰警是傳說的開始

極具誠意的「飯撒」精神:服務觀眾

雖然看起來扯蛋的劇情設計很多,但是《天龍戰警》更像是 90 年代的港片,它的扯蛋來自充滿服務觀眾精神的創意發揮。《天龍戰警》滿足了成人男性觀眾的方方面面需求:有暴力的合氣道、有子彈免錢的激烈槍戰、還有非常無謂(但香豔的)獻祭片段。

最重要的,席格就像是典型的美國價值觀一家之主:誰敢動我的家人,我就殺你全家。當黑幫對席格妹妹家下了決殺令,席格立刻化身成為無情的殺神。讓每位愛家護家的男性觀眾身上的睪酮素,都要激動地為席格歡呼。

《天龍戰警》中三人小隊的其中兩位:前探員與現任老師。

前探員與現任中學老師。

但是最諷刺的就是,開場返鄉的席格,對這種仗義行俠的舉動還非常不屑:當過去好友(就是那位中學教練)告訴他牙買加黑幫的惡行惡狀,甚至連教練的姪子也因吸毒而死時,他不置可否。他的好友非常憤怒地說:

「難道這種事發生在你頭上你也能夠忍受嗎?」

席格的回應是:

「我會忍下來。」

當然,這可以說是席格羞辱 (Seagal Shaming) 的另一種變形:忍耐、再忍耐、最終佛都發火。而當席格的姪女因此中彈時,這位 CIA 殺神爆發了,採取了血腥的報復行動。事實上比較像濫殺而不是報復,他看到牙買加黑幫就痛下殺手,甚至在滿是顧客的珠寶店裡與黑幫槍戰,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徒手殺人。

《天龍戰警》大量槍戰場景,讓觀眾血脈噴張。

不妙,孩子中彈了。

理論上《天龍戰警》的片名取得極差,按照劇情,它應該被叫做《Above the Law》──凌駕法律,《熱血高手》的片名──才對。警察不但不管席格的私刑正義行動,最終甚至與席格聯手,好像他才是正義的正宗代言人一般。但我們知道,這不是席格自打臉,這是席格又在玩弄他的席格羞辱:都是你們逼我的,逼我用合氣道把你們身上每根骨頭打斷,我是只想享受家庭生活的好男人,這都是你們的錯!

所以,《天龍戰警》有著港片服務精神的獵奇內容、有著魅力的壞蛋、還有席格被打被踹的鏡頭,這些讓觀眾為之耳目一新。

飯撒精神滿滿的《天龍戰警》讓票房更加亮眼。

事實上這個套路跟 007 電影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詹姆斯龐德不會合氣道罷了,因此,沒有讓觀眾感到美感疲乏的《天龍戰警》,又再次以票房證明了席格的巨星魅力。

 

幕後製作、武術指導、還有電影配樂

對席格來說,這部電影也很重要,雖然這部電影裡沒有跟他演出纏綿戲的女主角(席格表示遺憾),但是席格參與了絕大部分的電影幕後製作:他不但是主角,還是《天龍戰警》的監製、武術指導、他甚至發揮了音樂長才──他表示自己的音樂才華時常被自己其它的才華掩蓋──寫了一首歌放在配樂中。

這次經驗讓席格決定,日後他要大幅介入自己主演的電影,可能是故事發想、可能是配樂、可能是監製,參與越多,就能讓自己的諸多才華被世人看到,加上他的小馬尾+合氣道+席格羞辱,觀眾們無論如何都會喜歡的。

席格親自寫的歌,不要問我歌詞除了中二以外在講什麼:

也許這是正確的,《天龍戰警》上映後半年,1991 年席格又推出了一部劇情更單純的暴力電影《法外出擊》(Out for Justice)。

隔了半年,席格又推出更直接更暴力的作品《法外出擊》。

單穿背心跟詭異的貝雷帽,是 1990 年的時尚(並沒有)。

劇情描述壞蛋瑞奇當街殺了席格警探的好友,他一邊落跑一邊殺害無辜的市民,席格在後一邊追一邊把戰鬥力低落的歹徒打成殘廢,最後席格追到了瑞奇,席格花了整整 2 分鐘凌虐瑞奇,最後把開瓶器安裝在瑞奇的腦門作為結束。

這部電影事實上沒有太多好說的,它唯一發揚光大的便是席格羞辱。在片中經典的「瑞奇在哪裡?」(Anybody seen Richie? ) 這場戲,整整 6 分鐘的長篇幅裡,席格羞辱了所有人,逼大家把他打成殘廢而後他把大家打成殘廢。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