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怪客》現在來拍一部私刑正義的電影似乎不是好點子

2018 年版的確與 1974 年版有些不同:布朗遜的職業是建築師,而威利是一位醫師; 1974 年的故事與原著小說一樣發生在紐約,而 2018 年版的場景卻在芝加哥。故事地點的選擇可能變化不大,自然 70 年代的紐約更有那種龍蛇雜處的混亂感,反而芝加哥才是小說第二集的主要場景。不過主角職業換成醫生這件事,則讓主角如何讓人生不如死,添加了多一點的說服力。但有趣的是,在小說家布萊恩加菲德的原著裡,主角不是建築師,也不是醫師,而是一名註冊會計師,似乎比起來,會計師更加予人一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感覺,也讓他稍後的復仇行動更顯得驚心動魄。

布魯斯威利來拍這個已經被拍到爛的題材──請注意,《猛龍怪客》已經拍了五集,拍到查理士布朗遜都72歲了還在開槍──好像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事實上誰來拍都是一件弔詭的事,這種私刑正義式的電影,在美國911事件之後,因為民眾對政府權力的極度不信任,因為政府對貧富差距與經濟危機的放任態度,在讓民眾有苦難言的心情下,一部又一部地大賣特賣。《即刻救援》(Taken)、《私刑教育》(the Equalizer) 、《非法制裁》(Death Sentence,事實上這部電影鬆散地改編自《猛龍怪客》小說第二集) 、《勇敢復仇人》(the Brave One) 、《經典老爺車》(Gran Torino) 、而此類型的B級電影更多…像是《攜槍流浪漢》(Hobo with a Shotgun) 、《狠傢伙》(Bad Ass) 系列等等。

所以到底為什麼伊萊羅斯會再重拍一次《猛龍怪客》呢?去年八月當他發布了第一則預告,在當今社會風氣敏感的美國網上立刻炸翻了,許多人對這部白人老頭拿起槍對抗芝加哥黑幫的電影大加批評,認為這是一部宣揚種族歧視與另類右派 (Alt-right) 的錯誤電影。

而伊萊羅斯在街頭被TMZ問到這問題,他憤怒到語無倫次:

「為什麼昆丁塔倫提諾可以拍《決殺令》?為什麼大家在還沒看電影前就如此批評?這無關種族,這部電影只是要分辨對或錯!」

「算了,以後大家也不用看電影了,看預告就好啦!」

拍一部新版《猛龍怪客》,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天佑羅斯與布魯斯威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