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窄路微塵》:不為上天照見的微塵,也有照亮彼此的可能

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男女主角、由林森導演執導的《窄路微塵》,劇情描述 2020 年初疫情席捲香港,經濟停擺,移民潮湧。窄哥(張繼聰)內斂踏實,獨自照料母親,經營一間小型清潔公司;Candy(袁澧林)年輕機靈,獨力撫養七歲女兒細朱,為謀生計,四處打工。在艱辛混沌的一年,兩人相遇,努力共營生意,也因彼此燃起對未來的憧憬。然而,一個無心的過失,竟讓拼搏的一切化為烏有⋯⋯

《窄路微塵》。

筆者有幸能在金馬影展搶先看《窄路微塵》,無疑是幸福的,對我來說他不只是一部反映疫情時代的電影,更是一部講述世道再壞,人心再炎涼,我們依然可以保有善意的電影。片中窄哥一次次的包庇、原諒了 Candy,旁人看來或許為他不值,但是電影也帶我們從另外的角度看到生活的不易,和 Candy 企圖變好的可能。窄哥的媽媽想用電鍋蒸口罩重複使用,路上的一對爸媽見孩子口罩掉地上髒了隨即扔掉換新的,片中不時提到有人能出國移民,而窄哥和 Candy 卻只能坐困愁城,兩相對比之下諷刺的意味呼之欲出,同時也開啟了窄哥對 Candy 的惻隱之心。

《窄路微塵》。

復返工作的 Candy,不只積極勤快,連先前偷竊的惡習也暫且斷掉,然而女兒貪玩最終釀成窄哥公司倒閉,是她始料未及之事。電影選擇在窄哥欲向 Candy 告白之際,插入了一個重大的轉折,不只讓兩人錯愕,觀眾也稍嫌錯愕。錯愕的並非導演赫然打斷了可能浪漫的場景(姑且不論 Candy 的答案是 Yes 或 No),而將劇情往消沉的方向去,而是之後 Candy 可以解釋,卻選擇僅以對不起表達歉意。

猶記 Candy 因偷客人口罩被窄哥質問時,她尚且理直氣壯地說:

「難道不用養小孩,不用過生活啊?」

但這次用了假的清潔劑導致窄哥要上法院,她自知理虧,當然無理再替自己做任何辯駁,她不想已經在往好的方向(撿到金錶本想藏起後又歸還給業主)去的自己,又有其他汙點,導致窄哥失望看輕自己,是故她不再做任何澄清,也不要窄哥因為同情或是愛,再給自己第二次機會。

《窄路微塵》。

要到窄哥無意碰到帶著細朱在網咖上班的 Candy,終於尋得當時的真相,誤會冰釋了,兩人也終於能再向前行了!此時窄哥對 Candy 說的台詞,無疑相當有力道而打動人心:

「我們都是一粒微塵,或許上帝看不見,不過沒關係,我們看得見彼此就好了!」

用微塵來比喻兩人無疑是貼切的,失去母親的窄哥,和獨自帶著女兒生活的 Candy,努力的在城市的一隅安家,奮力地掙錢卻終究被現實消磨了鬥志,但由於雙方的互相看見,或是窄哥理解 Candy 的生活之難和有心向上,或是 Candy 安慰了窄哥的喪母之痛,那種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的情感,已超越了單純的男女之情,更呼應了另外一部電影《幸運是我》的台詞:

做人不就是你幫幫我,我幫幫你嗎?!」

《窄路微塵》。

兩人互相幫忙的過程,電影以不說教的口吻,不煽情的敘事娓娓到來,將這個大疫情時代下小人物的故事,說的層次分明,打動人心。都是初次入圍金馬獎的男女主角張繼聰、袁澧林,確實展現了絕佳的默契和扎實的表演功力,入圍實至名歸。初始被導演認為不夠自信,有些緊張的袁澧林,導演嘗試將她的緊張性格放入電影,加上袁對角色本身思考的透徹,反而逐步看到她的進步和投入。片中我們看到她的表演猶如倒吃甘蔗,悍中帶柔,能收能放,入圍金馬影后已是最好的肯定。

男主角張繼聰過往多以甘草人物的喜劇演出為大家所熟知,但《窄路微塵》真的讓我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張繼聰,人家常說一個好演員一生總要碰到一個好角色,片中的窄哥無疑就是讓張繼聰發光發熱的角色!他不僅要演得非常收,喜怒要收,哀傷要收,更要演繹出表面平靜無波底下的暗潮洶湧,張繼聰透過自身的演技修為,讓我們對角色從同情、同理衍生成尊重和敬佩,無論從演員自身的突破、與角色的貼合度和引領對手入戲這一方面,他都值得一座金馬影帝寶座!衷心希望 11/19 的金馬獎頒獎電影,聰哥能摘金成功!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