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詭孩》:人格走偏徹底黑化!超能驚悚走內斂,不動聲色弄死你

電影虎蘭花

都說孩子天真無邪,實際上究竟是「沒有邪念」還是「不知何謂邪念」呢?在懞懂之下,對喜歡與討厭的直率、勇於嘗試的精神、激發學習力的好奇心,放在對的地方就是闔家觀賞,放在不妙的地方就會成為挪威超自然驚悚片《詭孩》——一部主角群各個年齡不到 15 歲,卻被分類在僅次於限制級的輔 15 級驚悚電影!

故事開始。父母帶著伊達與患有自閉症的姊姊安娜,一家四口搬到新社區生活。對環境不安的伊達想認識新玩伴,可是這裡的大孩子並不友善,直到班前來搭話,她也因為安娜而結識艾莎,並發現除了自己,其餘三人都擁有超自然力量。他們天天相聚玩耍,乏味生活多了歡笑,不料隨著能力愈漸強大,取而代之卻是膨脹的殺意,社區居民慘遭毒手,自己也面臨致命威脅。

 

《詭孩》電影預告片

 

稚氣外表下的惡念萌芽 平靜湖面下的暗潮洶湧

《詭孩》入選 2021 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獎」單元,有北歐冷調風格與坎城電影的鋪陳節奏,這代表劇情簡介雖然出現「恐怖的黑暗力量」、「毛骨悚然」、「失控」等激烈詞彙,調性有極大機率和爆米花爽片摸不著邊,該片也確實如此。

安娜、班、艾莎擁有隔空移物、心靈感應、意念操控的驚人能力,但對求新求變的孩子來說,他們就是很會變花樣的魔術師,會和爸媽獻寶但不至於通報科學家,一位能讓玩耍變得更有趣的朋友而已,因此《詭孩》作為一部稱職的現實向心理驚悚片,不像《怪奇物語》時不時來場驚險刺激的大場面,即便超能對決也是含蓄不彰揚,在光天化日之下決一生死。

雙方的沉默與遊戲場的歡樂形成對比,不動聲色走向衝擊結局。不分正邪,只留感慨。

 

無論人之初性本什麼,生長環境是犯罪心理的一大重點

《詭孩》的驚悚來自殘酷事件與孩子給人的形象造成反差。片中的問題人物既沒有被惡魔附身,也不是殺人魔轉世,影響其人格而失去同理心的原因,刨根究底仍舊是大家所熟知,也是最難解的——原生家庭與同儕間的相處。

伊達與安娜身為姊妹來自同一個雙親家庭,但姊姊的自閉症不僅讓兩人個性截然不同,父母關注的程度也有所差別,儘管父母並不自知;白斑症的艾莎和被其他大男孩嘲笑的班,雖然同是有色族裔與單親家庭,母親的教育方式和態度卻大大影響兩人的思維模式。

四人的背景有相似也有相異的地方,在《詭孩》中裡就像實驗進行的對照組,比較受到各種條件影響下的孩子會成為天使還是惡魔。

在四人相遇相識後,相互影響再次造成心境變化。最後一場,雙方對立在湖畔兩側,觀眾早已能看出勝負,只是其中一方敗陣下來,在周圍的大人小孩都在快開心嘻戲、享受天倫之樂時,一個孩子的性命就這樣巧無生息地逝去,是罪有應得嗎?或許吧, 不過經歷前因後果再面臨如此結局,也是太殘酷了。

 

終究還是姐妹情,只是現在我才認識妳

伊達對安娜的態度轉變也是《詭孩》另一個主軸。安娜因為自閉症而難以自由表達,就連腳踩到玻璃,鮮血染紅襪子,她也不會哼一聲,這讓伊達既像是報復她搶走爸媽的關注,又像在測試安娜是不是真的沒反應,不時會對姊姊掐個兩把。

不過安娜在艾莎的幫忙下不再是「唔唔啊啊」而是真的能講出一個單詞時,伊達喜悅的心情是很明顯的,她終於覺得安娜是個有思想、有感覺的姊姊,而不是無法溝通,不知在想什麼的外星人。安娜的實際行動也提醒我們對自閉症容易產生的誤解。

《詭孩》以超能力強化四個主角的個性表現,不一樣的特質和渴望會發展不同能力,一旦走偏,這股力量也會成為極具攻擊性的威脅。我們總羨慕小孩看起來沒什麼煩惱,其實他們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人生難題。

老把他們當個嫩芽,想給糖就給糖,想打罵就打罵,就算不替對方的心理成長考慮,也請當作為自己的性命考量,畢竟這世上未成年犯下的各式各樣罪行,遠遠超過《詭孩》,也超乎你的想像。

電影資訊

詭孩 The Innocents

上映日期
2022/10/28
詭孩_The Innocents_電影海報

劇情

在一個看似平凡的暑假,伊達和家人搬進了一處新社區,面對陌生環境的她難免感到不安。 一日,伊達在外出玩耍時結交了新朋友,更意外發現他們竟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甚至還帶上自己患有自閉症的姊姊和大家玩在一塊兒。 不料,當這群天真無邪的孩子開始彼此探索隱藏的超能力時,恐怖的黑暗力量也隨之籠罩蔓延,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奇事件接踵而至,甚至瀕臨失控一發不可收拾......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詭孩_The Innocents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