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上):不懂拍電影的恐怖作家,打造了震撼世間的恐怖品牌

人狼屋

1987 年初,新世界影業(New World Picture)的職員們浩浩蕩蕩地抵達電影《囚於地獄》(Hellbound) 的片場視察,除了一頭霧水的導演克里夫巴克,所有人對這次來訪都如臨大敵。

他們的來訪有兩種可能,一是投資人對電影感到失望,正評估是否還有救,二是片商認為作品潛力無窮,企圖「指導」劇組如何拍出更有賣點的作品。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菜鳥導演克里夫巴克

無論如何,新世界影業的舉動都令劇組相當不悅。然而他們也不想與負責人羅傑科曼起衝突,畢竟,當年只有他願意投資一部由菜鳥導演執導、且內容殘虐暴力的恐怖片——因此他們用鋌而走險的方法勸退這些訪客。

事後科曼讓步了⋯⋯他表示只要他們嚴守七週的拍攝時程表、將場景從英國移至美國,並把片名改成《養鬼吃人》(Hellraiser),他就不再干涉。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這個鋌而走險的方法就是,《養鬼吃人》劇組故意將結尾的拍攝時間改到公司代表來訪的同一天⋯⋯如今我們重溫這部震撼影壇的作品時,不免想像他們嚇到臉色慘白,全身噴滿假血的模樣。

在這段關鍵劇情裡,主角法蘭克被鐵鍊五花大綁,從頭到腳遭鐵鉤刺穿,最後在姪女的面前,被地獄使者撕成碎片。每一寸爆裂的肉塊與噴灑的血柱都代表拍攝團隊的無聲恐嚇。《養鬼吃人》是他們的電影也是克里夫巴克的心血在這個以他為核心的影像地獄裡他們是巴克精神的忠實執行者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巴克對電影的熱情,就像片中的魔術方塊「哀嘆之盒」,蠱惑著把它捧在手心的收藏家,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打開地獄之門。他將自己的小說《囚於地獄之心》(The Hellbound Heart)改編成《養鬼吃人》的過程中,無疑體驗到地獄使者說的「極端的痛苦通往極致的歡愉」。

即使是標榜邊做邊學的科曼,恐怕也沒想到這位說動他掏錢的作家,竟然只在圖書館啃完半冊《實用電影拍攝》就直接開工。但參與本片的工作者,無不受到巴克筆下的邪惡美學與驚人的想像力所感召,他們就像個奇特的大家庭,以包容與耐心守護著他,協助他打造出嚮往的小說改編電影。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巴克很清楚他想要什麼。他曾與導演 George Pavlou 合作兩部電影,成績都差強人意,令他萌生自己主導的念頭。他認為《囚於地獄之心》相當符合小成本電影的需求,因為書中只有四名人類角色,場景也很單一,而且故事裡被稱為「祭司」的地獄使者只有在開頭及結尾登場,大幅減少特效鏡頭的數量與成本。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囚於地獄之心》並非人類大戰惡魔的刻板故事,事實上,惡魔反而比人類更有賞罰分明的價值觀。

主角法蘭克是個無惡不作的享樂主義者,他費盡心思解開能帶來歡愉的「默臣之盒」(電影改名「哀嘆之盒」),卻落入永世的凌虐與苦痛。慘遭祭司折磨的法蘭克只能向大嫂茱莉亞求救,茱莉亞為了供給情夫再生用的血肉,則不惜殺害包括丈夫賴瑞在內的多名犧牲者。幸而賴瑞的同事柯絲蒂與地獄使者合作,才將法蘭克與茱莉亞送回地獄深淵。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除了某些用語不同(例如將「祭司」改成「修道士」),電影《養鬼吃人》與小說《囚於地獄之心》的內容幾乎大同小異。它做的最大更動,僅是在製片要求下,將柯絲蒂從暗戀賴瑞的同事改成女兒的角色而已。

巴克不想讓《養鬼吃人》電影變成少女對抗邪惡繼母的俗濫故事,因此茱莉亞的戲份比原著更吃重。茱莉亞是巴克的繆思女神,為慾望而生,也被慾望所吞噬,但他為了感官享樂而窮盡一切的執念,成為這個角色的獨特魅力。步入魔道的茱莉亞不但活得更自由,形象也變的更豔麗燦爛。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巴克相信性慾是心靈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更是驅動一切的強大力量。

他在小說裡從不避諱以文字描繪性愛,也不止一次提到對美國恐怖片充滿禁欲主義的無奈。在美國恐怖片裡,性行為總是角色提早退場的不祥徵兆,但茱莉亞與法蘭克卻在追求肉欲的同時,成為與地獄祭司並駕齊驅的兇猛狩獵者。

巴克曾有段時期為了賺取寫作資金而在紅燈區打工,皮條客的身分讓他看盡社會各行各業的情慾流動,彷彿是堂書寫人性的速成課程。而他最大的創作收穫,莫過於將受虐愛好者對穿刺與傷口的無盡幻想,轉化成地獄使者的前衛造型。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小說裡被稱為「工程師」的地獄祭司首領、與他冷血無情的部下們,可說是恐怖片史上最令人齒顫膽裂的造型設計。

首領身上的穿環與鐵鉤,及每一根深入腦殼的鋼釘,完美地將「痛苦」這個詞給擬人化。更駭人的是他們形象背後的暗示——假使這些來自地獄的不死者能若無其事的殘害自己,那麼對於非親非故的受害者,又會施予多慘烈的酷刑?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巴克與當年的地獄使者們

另一方面,巴克沒有從道德的角度描寫地獄祭司的奇特思維。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哲學與遊戲規則,並不會強迫人類參與,而是坐在地獄等待願者上鉤。雖然他們對「享樂」的定義不同,但仍表現的平和理性。

在克里斯多弗楊 (Christopher Young) 雄偉沉穩的交響樂襯托下,《養鬼吃人》地獄使者的行動似乎成為一種解放身心的莊嚴儀式,就像某種異國文化的祭禮一樣,看似不合理的行為背後,都有著極為嚴肅的動機。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養鬼吃人》中飾演地獄祭司首領的道格布萊德利 (Doug Bradley),是讓這些動機更具說服力的功臣之一。

穿上皮大衣的道格身材高瘦,口音優美、聲調渾厚且有權威感,總是以知性的詞藻講述殘酷的話題,加上少許智慧箴言的妝點。他的表演讓冷若冰霜的針臉背後,流露強烈的情緒與感性,使他成為最歷久不衰的地獄使者。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身為巴克的童年至交,布萊德利對這個角色的喜愛與自豪,足以忍受繁瑣枯燥的特效化妝流程。他在《養鬼吃人》以仲裁者之姿降臨,又翩然離去的不朽姿態,讓他出乎意料的變成系列作品裡的黑暗英雄,也奠定日後續集的固定公式。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科曼對《養鬼吃人》的成果很滿意,甚至追加一筆預算,讓他們重拍法蘭克逃離地獄後從地板再生的畫面。

在修剪殘虐鏡頭並於 1987 年上映後,《養鬼吃人》被譽為新一波英倫恐怖勢力的開路先鋒。巴克與團隊傾注全力的圓夢之作,瞬間如怒濤般席捲全美。電影坐收成本十五倍的驚人票房,讓新世界影業迅速敲定續集的製作時程。

《養鬼吃人》35 週年總回顧

下一頁>>《養鬼吃人》敲定續集,有什麼改動?評價如何?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