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 :《戮營謎》世間最恐怖者莫過於人心

人狼屋

假如把恐怖片比喻成遊戲,你會發現它涵蓋的類型無奇不有,舉凡動作格鬥、推理解謎、生存逃脫,或策略經營等都盡在其中。事實上,恐怖片令人著迷之處正是這種潛在的「遊戲性」:遊戲會刺激參與者的競爭意識,強迫他們摘下日常的假面具,暴露最真實的自我,因此它往往引發強烈的情緒反應,以及人際關係的質變。這是恐怖片歷久不衰的醍醐味,也正是電影《戮營謎》(Ruin Me) 意圖探討的主題。

《戮營謎》電影海報。

 

恐怖遊戲之夜就此展開

不過在《戮營謎》片中的情況更複雜:玩家們面對的是營隊解謎遊戲「砍殺之夜」,它有擬真的場景,即興演出的臨時演員,與影射經典恐怖片的遊戲劇本。

由於參賽者都是恐怖片迷,他們自認對遊戲瞭若指掌。即使故事路線開始跳脫真實與虛構的界線,他們也認為這是遊戲設計的一環。唯一察覺危險的是代替友人參賽的女主角艾莉克絲 (Alex),但她仍無法阻止血腥慘案的發生。

直到最後,她才意識到,真正的恐怖,打從遊戲開始之前,就已如影隨形的徘徊在她身邊。

《戮營謎》終極的恐怖遊戲營──即便那代表你可能會賠上性命。

 

「貼近人心」的恐怖

表面上,《戮營謎》看似在對「恐怖片」冷嘲熱諷:當玩家們因為對恐怖片的狂熱而喪命時,只有非影迷的艾莉克絲以「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態度冷靜地展開反擊;但在劇情中段的重大轉折後,《戮營謎》突然從口味清淡的解謎故事,轉變成令人背脊發涼的恐怖體驗!觀眾也猛然發現,虛構故事裡的怪物再可怕,比起日常生活裡不著痕跡的潛藏惡意,也只能自嘆不如。

《戮營謎》電影劇照。

就像片中的影迷對艾莉克絲的忠告:

「比起恐怖片,像《熱舞十七》(Dirty Dancing) 這種電影才是真正危險的作品,我們都清楚前者的內容純屬虛構,但後者的影迷卻常以為那是真實的人生。」

 

鮮明的角色&身歷其境的觀影體驗,只是……

作為以遊戲為主題的恐怖片,《戮營謎》相當用心地描繪遊戲的細節與玩家的通關過程,宛如觀看實況轉播。觀眾在跟著玩家思考謎底之餘,也試著由角色間的對話與解謎方式瞭解他們的潛在性格,及不為人知的背景。

在身兼編導的普雷斯頓德范克 (Preston DeFrancis) 的犀利筆法下,劇本裡的每位玩家都擁有鮮明的個性,對白也是字字珠璣,看似漫不經心,實則針鋒相對,讓角色假借解謎的名義抒發對人性、愛情與信任的價值觀,我們也從這些互動中逐漸拼湊出令人不安的伏筆。

《戮營謎》中的解謎競賽,暗藏致命殺機!

可惜的是,電影好不容易在前三分之二的篇幅裡烘托出詭譎迷離的氣氛,卻在最後因急於揭曉真相而弄得方寸大亂。遊戲最後一關的「隔離島」挑戰(模仿電影「隔離島」(Shutter Island) 挑撥玩家,讓他們以為自己發瘋)更是令人遺憾的敗筆:艾莉克絲過去的毒癮是故事的核心,也是引發整個事件的關鍵。

《戮營謎》電影劇照。

德范克想將艾莉克絲過去的惡夢與隔離島遊戲結合,製造出「不可靠的敘事者」之效果,但他對此事交代不清,也沒有適時呈現虛實交錯的認知困境,因此難以誤導觀眾質疑艾莉克絲的精神狀態;相較起來,眾角色之間一觸及發的緊繃關係本來有更多耐人尋味的發展,但在最後反而都被一筆勾銷了。

 

耐人尋味的電影片名

本片的原文片名「ruin me」(毀了我) 原本是遊戲玩家的自我解嘲,但在片中卻留下許多引人解讀的空間。艾莉克絲的男友奈森 (Nathan) 一心想解救她脫離自我毀滅的生活方式,卻展現出病態的掌控慾與偏執,也在最後毀滅了兩人的關係。

《戮營謎》電影劇照。

當玩家們從模仿恐怖片的虛擬「毀滅」獲得快感的當下,艾莉克絲的人生卻陷入真正的恐怖情節,不得不以毀滅性的手段尋求解脫。

她的決定究竟會導致毀滅或重生,我想這是個無人知曉的答案。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