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美國女孩/偵探助手/冷酷刺客/心理醫師:戲裡戲外的方郁婷,與她對自我的多重想像

電影神搜

自去年國片《美國女孩》(American Girl,2021)上映後,最為人關注的便是於片中飾演梁芳儀的年輕新演員方郁婷。她率真的表演與深刻的角色詮釋,除了被各大媒體冠上「SSR新人」的稱號外,更獲得金馬獎和台北電影獎的肯定,雙雙斬獲最佳新人的寶座。今年,方郁婷再度挑戰電影演出,與張孝全、陳昊森等演員合作,出演犯罪懸疑電影《罪後真相》(The Post-Truth World,2022)。

《罪後真相》

截然不同的角色與故事基調以及製作規模,對方郁婷來說無疑是個挑戰。同時,在努力「演出角色」的當下,方郁婷亦盡力兼顧學業,把握任何一刻「詮釋人生」的機會。本次專訪除了與方郁婷聊聊她在《罪後真相》的種種演出經驗外,亦試圖離開片場,回到一位十六歲少女的現實人生中,探詢角色與劇本背後的她,有著什麼樣的喜好,及其對未來的種種想像。

方郁婷專訪

去年妳在幾篇專訪中提到,未來想嘗試與《美國女孩》不同的戲路或角色,我想這次在《罪後真相》中,不論是角色本身或整部電影的基調/劇本都和《美國女孩》十分不同。想請問這次準備《罪後真相》時有面臨到什麼樣的挑戰或趣事?

我想首先就是「口音」上的挑戰,與《美國女孩》裡的芳儀不同,《罪後真相》裡的劉真真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因此,我需要特別注意並更改講話的腔調,並盡量不要讓原本的口音跑出來。為了符合角色形象,我有特別和中文老師上課,老師也會特別指導我有時咬字要「重一點」或「上揚一些」,這會是本次飾演真真的困難和挑戰。

方郁婷專訪

而有趣的點是,片中有一場戲是立民哥(張孝全 飾)、張正義(陳昊森 飾)和真真在廢棄泳池中扭打的戲,其中有個橋段是立民哥和張正義扭打是誤傷並將我推倒。原先我以為,這場戲我應該只是單純地跌倒,沒想到這樣一個「跌倒」的動作暗藏許多玄機。劇組請了動作指導來教我在姿勢和角度上如何最安全且生動地詮釋這個動作。我覺得這樣的過程非常有趣,也學到原來有很多不一樣的方法可以「倒下」。

我注意到妳剛剛提到劉立民時依然是使用「立民哥」稱呼他,這點同時也貫徹在電影中。有趣的是,在人物關係的設定上,真真和劉立民應該是父女關係,但妳卻不是使用更為親暱的「爸爸」或是「父親」等方式稱呼他。好奇這其中有什麼樣的原因呢?

這其實是陳奕甫導演的安排,因為導演覺得真真除了作為立民哥的女兒外,更像是一位「照顧者」。在爸爸失去媽媽後,其實整體上他變得更加地失落,同時,真真和爸爸的關係其實非常的緊密,因此他們的相處其實比起父女,我覺得更像是很好的朋友。

而且因為劇情中有辦案和懸疑的要素,這樣的稱呼是不是也更讓他們有另一層「偵探-助手」,或者說典型的福爾摩斯+約翰華生的角色關係?

對,我也這麼覺得(笑)。

這次與和阮鳳儀截然不同的導演以及演員群合作,有遇到什麼困難或挑戰嗎?

陳奕甫和阮鳳儀都是很棒的導演,不過,和阮鳳儀導演合作的時候,可能因為我們都是女生吧,所以我們很快地可以達到一些表演或劇情上的共識。而且,因為《美國女孩》是導演自己的故事,因此我們在討論「角色的故事」時,她會透過向我分享她過去的真實經歷與生活,讓我更快能夠了解角色。而陳奕甫導演其實非常 open mind,如果在某場戲我想要追加某個表演或動作,都可以直接和他討論,導演其實也很喜歡演員主動提出不一樣的詮釋可能,為角色或故事增加更多的可能性。

方郁婷專訪

《罪後真相》最有趣的點,或者說整部作品想討論的也許就是關於「真相」的種種詮釋。想知道妳是怎麼理解最後張孝全的「善意謊言」?

我覺得在片中的情況之下,你會理解為何立民哥要這樣幫助張正義。我不會說這樣的抉擇是合理的,可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很難去怪立民哥保護張正義。我如果是他,也會做同樣的決定。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