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犬王》:魅力十足視覺滿足!大刷琵琶飆Rock,唱我的猿樂喊我的名!

電影虎蘭花

金剛腿和鐵頭功的少林武功加唱歌跳舞或許已見怪不怪了,琵琶法師與猿樂藝者的搖滾加流行舞風,可就是《犬王》獨家,首次登場! 

日本動畫狂才湯淺政明監督,漫畫大師松本大洋擔當角色設計,《法醫女王》知名編劇野木亞紀子,神秘搖滾樂團《女王蜂》主唱 AVU chan 與演員森山未來出聲主演⋯⋯

集結各界實力炸天的豪華團隊,歌舞奇幻動畫電影《犬王》改編自古川日出男的小說《平家物語:犬王篇》,有趣的是,《平家物語:犬王篇》也是改編作品,原型是軍記物語《平家物語》中所提及,一位曾與能劇代表性人物世阿彌齊名,卻沒有任何作品流傳下來的神祕猿樂藝者「犬王」(道阿彌)。

故事源於距今 600 多年前的室町時代,壇之浦出身的漁夫之子友魚與父親受京都武士的委託打撈日本傳說三神器之一「草薙剣」,友魚卻因此遭詛咒失去光明。前往京都復仇的旅途中,友魚成為一名琵琶法師,加入京都「覺一座」後受賜新名「友一」,並遇見近江猿樂「比叡座」家以葫蘆遮蓋相貌,自稱為「犬王」的異形之子。兩人以音樂會友、因歌舞相識,獨一無二的表演為平家冤魂唱述故事,眾人為之瘋狂,迅速打響名聲,然而等在前方境遇,將是喜是悲?

 

《犬王》電影預告

 

 

神祕的猿樂大師「犬王」真有其人

湯淺政明受訪時提過,《犬王》在時代考究下了很大的功夫,無論行人的服飾、舞台、動作等,全都細心重現室町的樣貌,而劇中的平曲歌詞也都是在講述平家時期的戰亂,若是對此略懂或是時代劇迷,《犬王》的觀影體驗想必更有樂趣。至於如我這樣的凡人也不用擔心,歷史組成現在,現在又會成為未來的歷史,每個時代乃至於每個人都會有相似的故事,時代不同仍舊感觸良多,來點基本的科普就夠了。

首先,猿樂就是能劇的前身,加入模仿與歌舞的元素,是寺院、祭典的表演藝術,而《犬王》中登場的幾個重要角色,犬王、世阿彌、足利義滿將軍,都是日本史上與能劇密不可分的真實人物。雖然犬王創出的天女舞優美高雅,為人風趣幽默,也曾受到足利義滿的寈睞,但最迷戀的還是世阿彌。無論這位將軍在歷史上是好評多還是負評勝,足利義滿的愛戴與保護,都是影響世阿彌將能樂推向巔峰,至今享譽國際的關鍵。

意思就是,當代掌權者決定誰才是「主流」與「正宗」。即便犬王與友魚的劃世代風格掀起新潮流,引得民眾掌聲雷動,甚至讓殘疾者跳下輪椅飆 breaking,一旦事態讓掌權者感到有些「麻煩」,接下來可就真的麻煩大了。

 

如果失去名字,我會成為誰?

友魚和犬王在各自的舞台刷搖滾、拚歌舞,為冤魂唱出不為人知的過去,也唱出屬於自己的故事。音樂在《犬王》裡佔了很大比例,一首歌寫了多長就在電影中唱多長的概念,不過於我而言,還是推動劇情的地方較深得我心。其中「名字」也是貫穿全劇的精神要點。

日本小說家夢枕貘著作的《陰陽師》系列中,安倍晴明與源博雅有這樣一段對話:

安倍晴明:「你認為世界上最短的咒是怎樣的?」

源博雅:「最短的咒?別讓我想來想去的了,告訴我吧。」

安倍晴明:「世界上最短的咒,就是『名』。」

源博雅:「名?」

安倍晴明:「對。」

源博雅:「就像你是晴明、我是博雅,這類的『名』?」

安倍晴明:「正是。像山、海、樹、草、蟲子等,這樣的名字,也是咒的一種。」

源博雅:「我不明白。」

安倍晴明:「所謂咒,簡而言之,就是束縛。名字,正是束縛事物根本形貌的一種東西。假設世上有無法命名的東西,那它就什麼也不是了。不妨說是不存在吧。」

犬王因外表所致,不被爹娘疼、不被人所愛,甚至連名字都沒有,但他並沒有放棄自己,也沒有放棄猿樂,甚至自起「犬王」這個名字。就算別人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提起「犬王」必定會想到他,這就是一個存在。與其相對,琵琶師有三個名字:父母給予的「友魚」、覺一座給的「友一」,以及最後他為自己改成「友有」,自立「友有座」,這的確像個咒,身為友魚,他得背負報仇的責任;身為友一,他只能依循規定,彈唱被允許的平曲;只有當他是「友有」時,才是心裡所期望的「自己」。

刀都架脖子了,大丈夫能伸也要能屈,先改回「友一」有何不可呢?《犬王》不時重覆一句:

「你改了名字,都找不到你了!」

,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招呼語,正是友魚寧死也要守住「友有」的原因──改了名字,還能找回自己嗎?

 

《犬王》視覺滿分,搖滾夠燃!但是,你重播了!

湯淺政明一出手,視覺效果不用愁!動作誇張是他的標誌,豪華的舞台嘆為觀止,能動能靜,能收能放,劇情走到惆悵悲淒之時,與狂放演唱會強烈對比的場景令人泫然欲泣。人物設定的個性到外形都很鮮明,友魚和犬王時而帥氣時而美豔的造型,女粉絲肯定尖叫連連;劇情不用說,以距今六百年後的場景來個頭尾呼應,在看過兩人的友情與經歷後,結局收得很棒,是喜是悲,我就不點破了。

然而,讓我連連稱讚的《犬王》,其獨特之處卻也成為美中不足的地方。正如前面所說,音樂歌舞是《犬王》的重頭戲,飾演犬王的 AVU chan 身為樂團「女王蜂」的主唱,聲音表情不錯,唱起歌來自然不在話下,而飾演友魚的森山未來,與犬王相對較為沉穩的聲線,演出不用說,唱歌竟然也沒在輸!但就算如此,不間斷地演唱一首又一首完整的歌,即使歌詞都不同,同樣的曲調與不知是否最後成本不足而一次次重覆的畫面,開始確實令人驚豔,段落長了也會走向疲乏。

歌舞設計上,就算平時鮮少聽歌的人也能發現其中對經典歌手的致敬,例如 Queen 樂團的〈We Will Rock You〉、麥可傑克森的招牌舞步,不過連湯淺明自己都提到快速的舞蹈很難畫,和其他場景的作畫表現相比,這部分確實看出不足之處,而為了補足畫面,剛才所提到的重播⋯⋯正因為《犬王》其他面向表現太好,弱在這個點真叫人捶心肝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