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甲部隊》誰是戰爭贏家?

圓點點

根據Gustav Hasford的短篇小說改編,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執導的戰爭片。電影以男主角「小丑」的視角敘事,分為兩部分,前半段描述1967年美國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基地一群兵,遭遇士官長的苛刻對待與不人道訓練。其中「傻子」因為跟不上殘酷的體能訓練,又害整個部隊連坐受罰,讓同僚心生怨恨,趁夜間霸凌傻子。傻子好不容易跟上訓練,卻因長久以來的精神壓力,導致結訓日夜晚無可避免的悲劇。後半段描述1968年,小丑抵達越南,成為《星條旗》的戰地記者,參與順化市的進攻行動,途中士兵死傷慘重、進退維谷,小丑終於見識到戰場上的血腥殺戮。

不容絲毫差錯

Stanley Kubrick的電影因其獨特風格而能一眼認出,光是士官長的講話語調、不容絲毫差錯與猶豫的態度,一看便知演員經過非常密集的訓練,劇場式的口條、台詞背得滾瓜爛熟不說,簡直是把角色性格深深刻在演員的腦海中,把演員的聲音表情與崩潰眼神都逼出來,如實讓觀眾感受軍隊裡的可怕教育。

Lee Ermey演出的士官長,嚴厲、殘酷,極盡羞辱之本事,把所有士兵貶到最低,士兵的姓名、性格、價值觀、外在條件都被抹平,一律從零開始,他說了算。軍隊裡畢竟有槍有刀,難保哪天不會出錯,士兵們透過每個階段的訓練與考核,逐步成長,可是被壓抑與扭曲的心不見得會隨時間而復原,這種不容犯錯的嚴厲紀律終將讓壓力鍋在緊要關頭一次爆炸。

無助使人崩潰

Stanley Kubrick的電影陽剛味很重,尤其本片的視角完全是個很男性的故事,出現女生的戲份頂多就兩場;沒有情感琢磨、溫情關懷,多的是冷眼旁觀、輕描淡寫。電影看似中立角度的敘事,其實透過小丑一角洩了底,他起先很敢反抗士官長,後來被指派輔導傻子,正直善良的他竟也聯合同僚欺負傻子,讓觀眾不僅同情傻子,也驚訝於小丑的蛻變,更道盡極度壓抑的環境,強者欺負弱者的常態。

士官長的刻薄不是壓垮傻子的最後一根稻草,不願伸出援手、埋怨在心、忘了軍隊可能使人瘋狂的同僚,既是元兇也是共犯。

戰場上的無奈

電影的後半段初始無疑跳脫了緊張氛圍,成為戰地記者的小丑聽從長官指示,寫下美軍參與越戰的豐功偉業,卻只是個在戰場外圍打轉的文兵。然而真正的戰場比起海軍陸戰隊的訓練要殘酷許多,真槍實彈、你死我活,光是多活一秒都不容易,更何況拯救身受重傷的夥伴。

電影到尾聲揭曉把小丑一行人打得落花流水的狙擊手身份,讓人無限唏噓。電影的兩段故事,小丑都是見證殺戮的旁觀者,到了最後他成了參與者。導演特寫每個士兵的鏡頭既寫實,又透露了些許無奈。

戰爭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產物,容易讓人變得不可理喻、無理取鬧。戰爭的贏家到底是誰?也許最後誰也沒贏,只有戰爭這兩個字贏了,它見證時間到了,人類終將週而復始重蹈覆轍、自取滅亡。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