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養鬼吃人》影評:傳道士不賣血肉與蕃茄醬,他們現在改賣黑暗了

1987 年恐怖電影《養鬼吃人》很經典,即便不是恐怖迷可能也聽過其大名。但如果告訴大家,《養鬼吃人》系列至今已經拍了十部電影,相信很多人會大吃一驚……連許多恐怖迷可能都沒全部看過這十部《養鬼吃人》。這個系列許多續集都沒上過大銀幕,評價也都慘烈。這樣說來,這部現在上架 Hulu 的《養鬼吃人》責任重大,它需要重振這套經典血腥凌虐恐怖電影系列的雄風……問題是,它成功了嗎?

神秘富豪羅蘭擁有一個神秘的機關盒,打開這個盒子,詭異的事情就會發生……萊莉意外獲得了這個盒子,而她的哥哥更因為這個盒子而人間蒸發。萊莉必須與她的朋友一起找尋這個盒子的真相,但在過程中有更多人因它而死……或者說體驗到「更極致的昇華」。當盒子開啟,來自地獄的傳道士就會降臨現世,牠們的首領是滿頭針刺的「地獄牧師」(Hell Priest),牧師可以實現你的任何願望,只是牠們實現願望的方式,不一定如你所願。而萊莉真的能從傳道士手中救出哥哥嗎?

《養鬼吃人》萊莉

這部《養鬼吃人》是如何誕生的?它是如何登上大牌串流 Hulu 的?這些籌備過程比傳道士的血肉酷刑還要殘忍,因為《養鬼吃人》算是一套非常重口味的恐怖電影系列,在 2000 年代《奪魂鋸》或《恐怖旅社》吹起「肉體虐刑」類型風潮之前,1987 年的《養鬼吃人》就已經玩起切割肉體與 SM 美學等等元素的瘋狂混搭。它的天生體質,註定了這不是適合所有觀眾欣賞的作品,自然膽敢投資的電影公司也少了。而儘管每幾年都有熱情的電影人試圖復活這個系列,但這些《養鬼吃人》續集的質素與評價都差強人意。

1987 年《養鬼吃人》

無論如何,我們終於能在 Hulu 上看到《養鬼吃人》,而且導演還是執導 2020 年《夜舍》(The Night House) 的年輕電影人大衛布克納 (David Bruckner)。布克納在 2017 年推出的《林祭》(The Ritual) 大獲好評,而《夜舍》同樣也有不錯的評價,還入圍了當屆的土星獎最佳恐怖電影。而我們可以先談談《夜舍》:這部電影解釋了布克納的《養鬼吃人》,為什麼會拍得與其他《養鬼吃人》作品截然不同。

導演大衛布克納

《夜舍》描述一名最近喪夫的妻子,獨自住在丈夫打造的湖邊美屋,她卻發現身邊陸續出現無法解釋的怪事,似乎有個看不見的實體在這美麗的房子裡來來去去。而當妻子終於發現了丈夫的黑暗祕密,她才了解丈夫之死、屋子裡的異象、與數十年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原來全部都串連在一起。

《夜舍》

如果你還記得《林祭》在演什麼,你可以試圖描述《林祭》的劇情……然後發現,這些劇情描述裡一定有很多「似乎」、「終於」、與「原來」。布克納似乎已經在這些電影裡,建立起了個人風格。觀眾不會在布克納作品裡看到明晃晃的怪物與惡靈,主角們必須進入一段搜尋真相的過程,在諸多幽微曖昧的線索裡穿梭。然後電影在悄悄堆疊不安感達到一個階段後,布克納才會突然給你一個翻轉,讓觀眾感受到顛覆的驚嚇/驚喜感。正如《林祭》其實不是一般的邪教片,《夜之屋》也不是一般的鬼屋片,而《養鬼吃人》也沒有急著端上血肉大餐,不會讓觀眾從電影第一秒就被蕃茄醬糊了滿臉。

所以,《養鬼吃人》事實上花了很多時間,在打造萊莉這個人類角色。她遇見邪惡的機關盒之前,還有一段描述兄妹關係與他們為何要侵入民宅偷竊(然後因此發現了機關盒)的前述。對於《養鬼吃人》系列的忠實觀眾而言,他們得要等上一陣子,才能看到他們心心念念的新版傳道士登場。萊莉第一次開始組合盒子時,電影已經開始將近 25 分鐘。這段時間其實並不算長,但觀眾必須先看過萊莉與哥哥吵架、萊莉向哥哥解釋自己已經戒毒成功、萊莉需要錢所以鋌而走險當小偷種種「前情提要」,這可能會讓部份觀眾感到不耐。

《養鬼吃人》

當然,就像《林祭》與《夜舍》,這些看來無關緊要的角色設定,都會影響角色在結局的選擇——觀眾得到後頭的逆轉劇情部份,才能理解布克納這樣安排劇情的理由。但在那之前,《養鬼吃人》的恐怖氣氛一直都很幽微,你會聽到鎖鏈移動的咖拉聲不斷響起、你會看到模糊的身影與奇異的光輝,這些都暗示著傳道士就在角色身邊,但《養鬼吃人》不會那麼快就放鬼出閘,它需要觀眾多一點耐心。

《養鬼吃人》

所以這一次的《養鬼吃人》,比起前幾部系列作品更像是部鬼片,它的氣氛做足,在傳道士出場前,觀眾會看到佈景開始如魔術方塊一般旋轉分解或開啟,現實場景逐漸轉化為不真實的幻境。這些原作就有的設定,在現代更高水準的電腦動畫技術下更顯得完美。而肌膚滿是穿刺、吊環、開放傷口與鮮紅肌理的傳道士,才會不急不徐地翩翩來到。這種不急不徐,同樣地體現在酷刑橋段裡,當傳道士悠哉地將長針刺入受害者身體時,這種緩慢變成了完美的視覺虐刑。

《養鬼吃人》

《養鬼吃人》系列也從 90 年代的重金屬風,在這部新電影裡轉為悠長靜謐的弦樂長調;過去的血海滔天景象,現在也轉變成緩慢的剝皮過程。如果你是第一次接觸《養鬼吃人》系列的新觀眾,這部電影是一個不錯的起點,它有很多不安之處,而且不使用跳嚇來唬人;新修道士的造型很不錯,重點放在了皮層各式各樣的撕裂或繃緊造型;更重要的是,《養鬼吃人》確實闡釋了這套系列的中心主旨:人類的慾望是無止盡的,但我們能承受的慾望份量比想像中還少,傳道士會協助你突破自己的界線(與皮囊的極限),讓你能體驗至高無上的愉(ㄊㄨㄥˋ)悅(ㄎㄨˇ)。

《養鬼吃人》

不過對於系列粉絲而言,這種由濃轉淡的轉變,不一定能滿足每位粉絲的期待。重金屬、龐克風或是 SM 文化,已經不再是現代流行文化注目的類型——甚至連性愛都不是了。2022 年的《養鬼吃人》把這些系列招牌風格都移除了(連性愛也是)、也移除了那些實物特效(1987 年的屍體復活特效至今仍然亮眼),轉而放進了更多黑暗抑鬱……這種與時俱進的轉變是否正確?不管是否正確,至少《養鬼吃人》嘗試過了,它至少交出了一部有品質的新作品。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