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姜文「北洋三部曲」第 2 部《一步之遙》:在宏大理念下,我到底看了三小

電影神搜

最近網飛上映由姜文在 2010 年導演的作品《讓子彈飛》。由於該片特殊的黑色幽默感,讓金句連發、名場面堆疊,使無數多人奉為經典,甚至是時常覆誦電影台詞做為應用(像我就很常跟別人說:「我從來不做仗勢欺人的事!我喜歡⋯⋯」)。

《讓子彈飛》電影海報。

《讓子彈飛》電影海報。

不過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讓子彈飛》只是姜文導演「北洋三部曲」的第一集,後續還有《一步之遙》以及《邪不壓正》。

沒聽過另外兩部電影的朋友,難道不會覺得奇怪:為何另外兩部調性跟《讓子彈飛》在設定上類似的電影,卻是乏人問津?

事實上,《讓子彈飛》使姜文成為中國聲望最高的導演之一,結果下一部《一步之遙》卻整個評價大翻車,翻車到姜文再次擁有票房毒藥的稱號。

《一步之遙》。

《一步之遙》。

(不少人覺得姜文從《一步之遙》開始翻車,但其實在這之前,姜文就因為很做自己,搞出過翻車作品《太陽照常升起》。

多提幾句,《讓子彈飛》的主題曲〈太陽照常升起〉,其實就是先前《太陽照常升起》的同名主題曲,姜文對這首由久石讓創作的音樂評價是:比莫札特好一點點,可見他對這首曲子的推崇及滿意,但因為《太陽照常升起》的超級大翻車,所以該曲最初是乏人問津,姜文出於喜愛,於是決定在《讓子彈飛》再度使用,結果因為電影大火,該曲也連帶跟著大火,而講這麼多,只是想告訴大家,姜文翻車其實不是一兩次的事了。)

《太陽照常升起》。

《太陽照常升起》。

另外《一步之遙》的翻車,也讓眾多影評及觀眾在第三部曲《邪不壓正》上映,居然怕到第一時間不敢進戲院觀賞,可見「一步之遙」是真的雷成了一種境界。

究竟《一步之遙》是什麼樣的電影?接下來我會很主觀的從:歷史背景、敘事節奏、對姜文的感觸,與《讓子彈飛》作為相互比較,來談談為何它會成為大眾眼中一部失敗的作品。

而為了說個痛快,我將會毫不吝嗇的暴雷,如果是對暴雷相當無法忍受的朋友,建議還是先去看過《一步之遙》與《讓子彈飛》後,那再回來觀賞本文,那麼我們就跨過緩衝線……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尚未觀賞本片的人請斟酌閱讀

那就讓影評說一會兒,開講!

《一步之遙》改編發生於民國 9 年 6 月 9 日的「閻瑞生案」,所以一開始,我有必要先簡介真實歷史與電影改編的情節。

 

《一步之遙》真實歷史(閻瑞生案)

閻瑞生是一位上海灘富二代,因為欠債,於是與兩名同夥搶劫曾經在花國選舉大選中獲得第四名的名妓-王蓮英,並在事後將她殺害,閻瑞生則在日後遭到逮捕並被槍斃。

閻瑞生案的兇手以及被害者。

閻瑞生案的兇手以及被害者。

 

電影改編(《一步之遙》)

主角馬走日,為幫助軍閥武大帥的兒子「武七」,進行洗錢。於是連同好友項飛田警官在上海租界舉辨花國選美大賽,並透過手法操弄,讓馬走日的舊相識「完顏英」,當選花國總統。

但完顏英後來意外身亡,由於她與馬走日在生前有過爭執,導致馬走日被判定為兇手。馬走日一方面躲避追捕,另一方面則透過昔日舊識的武大帥之女-武六,希望獲得軍閥的幫助而逃避刑罰。

武七不願意洗錢之事曝光、項飛田不願意醜事曝光、上海民眾以及武大帥則希望透過「中國人槍斃中國人」向外國列強彰顯執法權威,馬走日就成為各方欲除之後快的焦點⋯⋯

《一步之遙》。

《一步之遙》。

閻瑞生案雖然在當時頗具知名度,畢竟「富二代殺妓女」的題材放到今天,都有眾多元素可以讓媒體大作文章的吸引關注度(以及讀者的錢)。不過,這也就是一件比較吸睛的社會事件,其實本身並沒有多大的可提性。

但看《一步之遙》的電影簡介,應該能明白姜文透過這個歷史事件,加油添醋地搞了不少自己的理念或是個人趣味在裡面。

其實《讓子彈飛》也是如此,它本身的故事就是很單純地「打土豪分家產」,結果硬生生的被姜文演譯的極為奇葩。

那麼姜文到底在《一步之遙》中,加了什麼料呢?

《一步之遙》電影海報。

《一步之遙》電影海報。

 

姜文在《一步之遙》中的私料:歷史梗+電影梗

《一步之遙》一開始,我就覺得超級鬧。

開場的場景是,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對著鏡頭講述自己的經歷。但他並不是對觀眾講話,而是對著與觀眾相同角度的一位權威人士說話。昏黃的光線,可以讓人感受到權威人士有見不得光的隱藏權勢,而當話說到要緊處,西裝男子走到權威人士的耳旁,說出我們觀眾聽不到的悄悄話⋯⋯

有沒有人光從文字就能知道這是什麼場景?答案是——這不正是經典黑幫電影《教父》的開場嗎!

而當鏡頭轉到權威人士,也就是姜文飾演的主角馬走日時,他的妝容及姿勢完全跟《教父》一模一樣,只是人家教父是把玩一隻貓,而姜文他雙手是在玩弄一隻兔子⋯⋯等等,為什麼要玩弄兔子?或是說:為什麼是隻兔子呀!這個致敬真是惡搞味濃厚呀!

左邊是教父的電影劇照,右邊是《一步之遙》中的姜文,這個致敬(惡搞)應該相當明顯了吧。

左邊是教父的電影劇照,右邊是《一步之遙》中的姜文,這個致敬(惡搞)應該相當明顯了吧。

除了開場的致敬,《一步之遙》各處都可以看到經典橋段的引用及惡搞,比如:

要向各界宣布舉辦花國總統選舉時,姜文飾演的馬走日,他的演講分明是借鑑(惡搞)美國總統甘迺迪的〈我們選擇登月〉講稿。

葛優飾演的項飛田,他公布花國總統選舉將在上海法租界舉辦時,引用(惡搞)甘迺迪〈我是柏林人〉的經典名句。

(甘迺迪表示:姜文你這樣白嫖我,簡直就是土匪,土匪都不如!)

又比如:馬走日在花國選舉時,要項飛田對著一個麥克風向全世界發布消息。項飛田在經過一段頗為緊張的醞釀後,緩緩地說出:「喂?」

這看似莫名其妙的場景,卻是引用電話發明者——貝爾,當年全世界第一條電話線完工後,他從紐約播電話到芝加哥做測試,說的第一個字就是「喂」。

《一步之遙》。

而不得不提,在電影中後期極為搶眼的女角「武六」(周韻飾演),她在電影的設定是電影導演,而姜文在旁白中介紹她的願望是「變成中國的盧米埃」。

說起盧米埃兄弟,一般人不一定曉得,但電影人一定感到如雷貫耳,因為他們正是公認的商業電影始祖!他們於 1895 年 12 月 28 日對外播放一系列短片,例如《工廠大門》、《火車進站》,使電影被大眾認識,12 月 28 日也成為後世定義的電影誕生日。

盧米埃兄弟。

盧米埃兄弟。

多提幾句,現在 youtube 上可以找到盧米埃兄弟的導演作品,然後你會發現⋯⋯早期的電影還真是簡單直白呀!

《火車進站》真就是一列火車進站,《工廠大門》就是一群工人從大門口出來下班。顏色黑白、毫無音效,連時長都只有幾十秒,以今日眼光來看,簡直不能太簡陋了。但在百年前,那就是當時讓無數多人感到驚艷的最新科技。

而我個人覺得,姜文之所以要用旁白強調「盧米埃」,其實是他自己作為電影人向過去時代以及電影本身致敬的心思。

其實還有很多梗,我沒那功夫一一細說(特別是作為純文字的載體,我真要全部寫,估計就跟《一步之遙》一樣的勸退觀眾了),不過我覺得應該能夠表示:姜文是真的處處動心思藏彩蛋。

用心是足夠用心,但是⋯⋯

對!這才是重點的那個但是!這一定是好事嗎?

我稍微厚臉皮的說,作為一個稍有歷史專業以及對電影算有興趣的愛好者,面對琳琅滿目的歷史與電影梗,還勉強能當場分辨出一些出處,好稍微理解姜文的用意。

可這對沒有背景知識的觀眾來說,無疑是在提高觀影門檻,而在看不懂的情況下,不僅不會對姜文的心思有認同,大概只會有「到底是三小」的疏離感。

《一步之遙》。

《一步之遙》。

同樣是有歷史背景的《讓子彈飛》,雖然有利用歷史,但其實把歷史元素淡化不少。比如:說是軍閥時期,有讓上過歷史課的觀眾都知道「這是個混亂的時代」,但對軍閥時代的詳情卻並沒有解釋太多。

又或者:販賣煙土(就是鴉片啦)其實是西南地區在民國時期曾有的「盛況」,但影片也沒解釋太多,只是透過煙土的元素讓觀眾感受到黃四郎這土豪是做黑白通吃的非法生意,從而帶出黃四郎掩藏在表面亮麗下的硬實力。

當然,並不是說歷史元素一定要被淡化才能讓觀眾買單,也有很多歷史電影雖然是有觀影門檻,但卻會讓觀影者能夠沉浸在電影世界中。但哪怕是對歷史感興趣的我,面對《一步之遙》,卻會毫不猶豫給出負面評價!而原因就是⋯⋯敘事節奏。

下一頁>>《一步之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