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微笑》:被「它」纏身撐不過七天!求助無門瀕臨崩潰,哭著哭著就笑了⋯

電影虎蘭花

說起微笑,《逃出絕命鎮》中女僕(貝蒂加百列飾)露出完美笑容,淚水卻從眨也不眨的雙眼奪眶而出,或是另一伴(你的男女朋友飾)一邊笑者說沒事,卻散發陣陣殺氣彷彿七月半——

不管是悲傷、恐懼,與情緒背道而馳的笑容讓這些感受更為強烈。《微笑》直接把這股違和感拉到 max,用兩側嘴角拉起的完美弧度,指引我們不需再受苦難的「捷徑」⋯⋯笑容不是國際通用的友善語言嗎?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

微笑 影評

 

《微笑》的演員小彩蛋

《微笑》改編該部導演帕克菲恩自己在 2020 年製作的短片《Laura Hasn’t Slept》,雖然千翻萬尋都找不到能一探原作短片的地方,比對一下演員表:短片裡被噩夢纏身的蘿拉、以及《微笑》中向蘿絲求助的病人蘿拉,皆由凱特琳斯塔西飾演,也算是個小彩蛋。

《微笑》故事便是從蘿絲卡特心理師(蘇西貝肯飾)目睹蘿拉的詭異行徑開始。自那天起,蘿拉描述的恐怖經歷在羅絲身上一一驗證,不懷好意的微笑出現在身旁每個人臉上,令人趨近癲狂的可怕力量在逼迫她走上絕路。「微笑」的詛咒從何而來?是否與她曾經逃避的創傷有關?

 

突如其來的折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如何在《微笑》中呈現

微笑 影評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隨著意外來得防不勝防。一般而言,會在事件發生後幾星期內出現症狀,並持續數個月甚至長達數年,這期間,患者會出現惡夢、易怒、警覺以及恐懼⋯⋯基本上就是把蘿絲遇到的可怕事情用科學解釋後的狀況。

《微笑》將經歷創傷後出現包含 PTSD 的心理障礙,以激烈手法和危及性命的緊迫時間壓縮成一種「詛咒」。親眼目睹的衝擊力讓蘿絲內心陰影面積直逼整個美國,身邊每個人都可能瞬間笑得發毛,直逼眼前,置你死地。

這種時時刻刻分不清是真是假、是幻覺還是卡到陰的日子,把蘿絲嚇得魂飛魄散,也把螢幕外的我嚇得不輕!

 

一笑解百憂,再笑求解脫。誰,能聽我說?

微笑 影評

其實「笑」一向不是生活的百憂解,但是日子總得過,只好偽裝自己才能繼續生活。在《微笑》中,「笑」象徵的意思就更加諷刺了。當詛咒纏身,「它」會殘虐你的精神直到瀕臨崩潰,然後在不知何時來臨的下一秒,微笑爬上臉,一切便不再痛苦,只想求個解脫,反面來說就是絕望。

不過就電影套路來說,管它是心魔還是惡魔,只要勇敢正面迎上,就能戰勝恐懼、戰妖除魔、所向無敵不是嗎?

嗯,通常來說那得建立在主角有加開光環 buff 的條件,但對一般人來說,這就是為何對親朋好友都難以訴說,需要尋求心理師的原因。不幸地,蘿絲本身就是心理師,而《微笑》中並沒有安排驅魔師或是華倫夫婦之類的角色,因此當信賴的人對投以質疑眼神和不諒解時,她不得不隻身面對最終大 Boss。

微笑 影評

 

高密度嚇人驚悚十足!原來「微笑」也要看才能

就一部以嚇人為賣點的驚悚片來說,剪輯成近2小時的電影滿有挑戰性,畢竟每一次 jump scare 的效果是會遞減的,不管開始有多成功,一旦疲乏就是場悲劇。

在這一點,《微笑》先讓觀眾進到蘿絲不穩定的情緒裡,畢竟她本身就是顆不定時炸彈,觀眾常被她炸得七上八下,加上驚嚇點的緊湊度就像趕著上班的車流,高速行駛一個接一個,每當以為能趁著蘿絲和其他人對話時稍喘口氣,又會透過各種形式在多重反轉下殺個措手不及,千鈞一髮在失去新意的界限前踩住煞車,留下讚賞的觀影體驗——至少在步入結尾之前是如此。

微笑 影評

《微笑》來到最後的劇情高峰,和前面優秀的驚悚手法比較,這幕的特效畫風驟變,少了微笑的神祕性、登場的 Boss 也長了個大眾臉,什麼恐懼、駭人全都煙消雲散。且各種反轉了整部電影之後,到結局還要再轉一下,這就有點拖戲了。

好笑的是,相互比較每個角色後發現,原來要勾出毛骨悚然的微笑也要看才能的!飾演蘿拉的凱特琳斯塔西太過優秀,就算戲份不多,擔當海報主視覺也是當之無愧,其笑容的侵略性,就連《》的潘尼懷斯也得敬她三分!

總結來說,《微笑》仍是部效果不錯的作品,不只有驚悚,也有兼顧到劇情,不管是身為當事者,還是被求救的一方,每個選擇帶來的影響都值得省思。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