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戰士應該多多穿梭人類歷史:從《終極戰士:獸獵者》的一把火鎗,看看那些在歷史戰場上出現的外星獵人

終極戰士,宇宙間最強大的獵人種族,他們身上隨時準備各種高科技殺戮武器,隨時準備獵殺各種獵物。這樣說來,《終極戰士:獸獵者》裡 1719 年的年輕原住民少女娜魯,手上只有弓箭與手斧,似乎少了點勝算……我們在這部電影後半,才看到娜魯獲得了白人移民的火鎗。這把鎗事實上充滿意義,它不只在《終極戰士 2》裡出現過,它還代表著那些我們永遠看不到的《終極戰士》續集──曾經我們可能擁有更多「古代版」的終極戰士。

《終極戰士:獸獵者》。

《終極戰士:獸獵者》。

 

決定《終極戰士:獸獵者》故事走向的,是《終極戰士 2》的火鎗?

當娜魯拿到這把白人擁有的鎗,鎗上印著「拉斐爾阿道里尼,1715」(Raphael Adolini 1715)。對於終極戰士老粉絲而言,他們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把鎗:時間回溯到 1990 年電影《終極戰士 2》,這部電影最後,勇猛的洛城幹探哈利根獲得終極戰士族群的認可,這群獵人們給了哈利根一個紀念品,正是這把拉斐爾的火鎗。有趣的是,這個設定很早就存在於《終極戰士:獸獵者》的劇本裡,甚至可以說,這把鎗定錨了《終極戰士:獸獵者》的故事走向。

《終極戰士:獸獵者》電影中的燧發鎗,其實與《捍衛戰士 2》大有關連。

《終極戰士:獸獵者》燧發鎗。

編導丹雀柏格解釋:

「當我們想要拍一部以美國科曼奇族 (Comanche) 原住民為主角的電影時,《終極戰士 2》的(火鎗)這一幕就突然在我腦中亮了起來,讓我決定了《終極戰士:獸獵者》的時代背景,我們應該由此發展這個故事,在我跟電影公司推銷《終極戰士:獸獵者》點子時,這把鎗就寫在簡報裡了。」

《終極戰士 2》電影中的燧發鎗,影響了將來《終極戰士:獸獵者》的劇情發展。

《終極戰士 2》燧發鎗。

 

透過漫畫,補足《終極戰士 2》火鎗原主拉斐爾與灰背長老的故事

在 1990 年《終極戰士 2》上映後,到了 1996 年,編劇亨利吉洛伊 (Henry Gilroy) 發展了一套新系列漫畫,名為《終極戰士:1718》(Predator: 1718),好好地補述了這把火鎗與它的主人拉斐爾阿道里尼的故事。拉斐爾是一位法國海盜船長,但他在 1718 年與船員分贓時卻出了差錯,他的部下集體叛變,想連船長這一份都吃了。在拉斐爾絕體絕命之時,當時在地球的終極戰士長老「灰背」(Greyback) 加入戰局,拉斐爾被迫與這個外星怪物攜手合作,幹掉了圍攻他們的船員。

漫畫《終極戰士:1718》。

《終極戰士:1718》。

拉斐爾已經決定與灰背進行最終的對決,但他卻遭到其他沒死的船員偷襲。背部中彈的拉斐爾奄奄一息,他決定將自己的燧發鎗──也就是上頭寫著「拉斐爾阿道里尼,1715」的鎗,送給灰背作為助拳謝禮。灰背出自於對敵人的敬重,特地埋葬了拉斐爾。而在經過兩百多年後,《終極戰士 2》裡的哈利根警探,成功地殺死了引發城市戰爭的終極戰士「城市獵人」(City Hunter),而灰背作為長老,他向哈利根表示敬意的方式,就是將地球人送給他的鎗支,送給另外一個地球人。

漫畫《終極戰士:1718》。

《終極戰士:1718》。

 

在 90 年代背景《終極戰士 2》放進 17 世紀火鎗的真正目的與野心

亨利吉洛伊根據《終極戰士 2》的結局,將結尾出現的灰背長老與這把燧發鎗,組合出一個新的 18 世紀終極戰士故事。但事實上,作為《終極戰士》系列電影的編劇吉姆湯瑪斯與約翰湯瑪斯 (Jim and John Thomas),會在故事背景 90 年代的《終極戰士 2》裡,放進一把 17 世紀的燧發鎗,是有更遠大的目標的:他們設計了一個將地球作為狩獵場的外星種族,而終極戰士一族並不是在 1987 年才決定開拔到地球狩獵,他們認為,終極戰士不停地在歷史的每個時間點造訪地球,而且每次都遭遇了非常慘烈的失敗/勝利,這樣他們對科技水準遠遠低於自身水準的地球,才會念念不忘。

《終極戰士:獸獵者》電影劇照。

《終極戰士:獸獵者》。

所以,湯瑪斯兄弟的想法很單純:《終極戰士 2》的燧發鎗只是個小暗示,暗示終極戰士在 18 世紀來過地球。而他們以這個方向,構思了一大堆「《終極戰士》漫遊人類歷史」的點子,作為未來可能的續集計畫。

 

如果人類史上的重大戰爭裡,終極戰士都在──

舉個例子,如果終極戰士如此熱衷於殺戮,那麼,他們怎麼可能不拜訪一下地球大多數人類都參與的巨大戰爭呢?

二戰時使德軍潰敗無法再戰的關鍵戰爭:突出部之役。

突出部之役。

吉姆湯瑪斯表示:

「我們有一個《終極戰士》二次大戰版本,會設定在嚴冬之中的突出部之役,一個德軍步兵連與美軍步兵連與他們各自的大軍走失了,兩個部隊在森林之中激烈交戰,但此時終極戰士出現了。導致美德兩軍必須先攜手合作,對抗共同的敵人……我們覺得,一個雪地版的終極戰士,應該會蠻不一樣的。」

終極戰士。

終極戰士。

我們都知道,終極戰士的設定之一,就是喜愛酷熱潮濕的環境,但是在 1944 年 12 月比利時的亞爾丁地區,這裡正陷入大雪與大霧的極度寒冷氣候之中,盟軍在此經歷了二戰裡最艱難的一場戰役,但是,對終極戰士而言,這裡的環境也是他的敵人之一,而戰鬥欲激發的終極戰士,會在這裡與人類戰士發生什麼樣的戰鬥呢?聽起來就很有趣。

兩集完結的《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漫畫。

兩集完結的《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

嚴格來說,1992 年漫畫《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Predator: The Bloody Sands of Time) 並不是一本非常優秀的漫畫,儘管如此,它有一個有趣的設定:終極戰士曾在一戰戰場上出現過。事實是,《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的一戰支線劇情很有趣,但這套兩集作收的短篇漫畫,卻把大部份篇幅用在了其他地方,而讓灰背長老在一戰戰場上的恐怖表現有點戛然而止。

《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介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終極戰士殘殺人類士兵。

《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終極戰士殘殺士兵。

士兵們正陷在一戰戰場最惡名昭彰的壕溝惡劣環境裡,兩百萬士兵死於子彈、爆炸、寒冷、疾病或傷勢感染,但是更惡劣的疫病神來了:一名隱形的身影在戰場上浮現,無論哪一個軍隊的士兵,發現他們的同僚以截然不同的形式死去──這些屍體的頭部被斬下,胸口被切開,這不是魯格手槍或是柄式手榴彈能造成的傷口。《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不是要營造「人類 vs 終極戰士」強強對決的熱血氣勢,它描述的是已經在戰場上被強大壓力傾軋的人類士兵,被有如鬼魅的終極戰士逼至幾乎心靈崩潰的慘況……喔,我忘了提了,在此的終極戰士還不只一隻呢。

《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漫畫:終極戰士在一戰戰場上開屠殺派對。

《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終極戰士在一戰戰場上開屠殺派對。

《終極戰士:時間之血砂》這條一戰支線,基本上是恐怖故事,連一隻終極戰士都在這麼混亂的戰場上,因誤觸地雷而死。這個支線真正的反派其實並不是終極戰士,而是指揮萬千健兒深入地獄戰場的無能軍官,與人類自己製造的戰爭煉獄。

《終極戰士》。

《終極戰士》。

 

多多穿梭人類歷史,也許是拯救終極戰士的最佳良方

戰爭是人類的特產之一,而終極戰士應該是人類戰爭史的見證者,用更通俗的方式形容,《終極戰士》系列應該仿效電玩遊戲《刺客教條》,以人類歷史的幾次重大社會事件或時代風潮作為背景,讓這些外星來客在這些改變歷史的時刻插上一腳。事實上,湯瑪斯兄弟表示他們有很多這樣的點子。這些歷史事件可以讓終極戰士變得更特別的恐怖生物:他們參與人類歷史、甚至可能改變了歷史走向,而我們人類毫無所知。

《終極戰士:獸獵者》。

《終極戰士:獸獵者》。

終極戰士是可以更入世的角色,《終極戰士:獸獵者》在劇情裡植入了白人掠奪科曼奇族的史實,這比讓終極戰士在一個虛構的空間與人類比誰槍管大有意思多了。儘管 20 世紀福斯影業後來與湯瑪斯兄弟拆夥,現在併購福斯的迪士尼,看來也尚未有和湯瑪斯兄弟繼續合作的意願,但他們仍然可以依照湯瑪斯兄弟的思維,繼續讓終極戰士成為歷史過客──這也許是拯救這個系列的一劑最佳良方。

看更多 >> 終極戰士系列電影、延伸作品相關介紹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