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個門派的全部未來,最後的師父與變質的師徒關係

「師父」一詞,是多麼沈重的呼喚,無論是對於師父本人或徒弟,都是一輩子沈重的情義負荷與道義責任。若說 2015 年必看的華語電影是《聶隱娘》,那麼 2016 必看的華語電影,肯定是《師父》。

徐皓峰的《師父》,英文名稱是 The Final Master,一方面呼應王家衛在2013年的《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另一方面則道出這部電影的主題:時代變遷下,最後一位詠春師父的沒落,以及中國武術的衰亡。

這是個相當壯麗的悲劇,不只是詠春傳人陳識想在天津創立武館以延續師父夢想的結束,不只是「一個門派的全部未來」的結束,更是中國武術時代的沒落。然而,這場悲劇最可悲的地方,就在於這些武術精義與精神的結束,主因並非敗在西方文化的入侵與威脅,而是武家之間的明爭與暗鬥。

情義與道義的本質與變質

「師父」一詞是個相當沈重的稱號,無論是對於師父本人或徒弟,都是一輩子沈重的情義負荷與道義責任。師父,既是「師」也是「父」,不只必須傳道授業解惑,也當包含如父的恩重情深。

對於師父來說,一旦收了徒弟,當有傳遞真本事的道義,照顧徒弟的道意,還有在徒弟危及之時,出手相挺的情義。對於徒弟來說,一旦喚了一聲師父,就應有忠誠以對的道義,承襲傳遞的道義,以及在師父危及之時,出手相挺的情義。兩者之間,既有就事論事的道義,也有肝膽相照之情義,真誠以對,以義為約束,如此,應是造就一個門派的活力與生息的必要條件。

然而,若是維繫在師父與徒弟之間的道義與情義失去了約束力,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在《師父》這個故事裡,徐皓峰即以兩組師徒關係(陳識〔廖凡飾演〕與耿良辰〔宋洋飾演〕,鄭山傲〔金世傑飾演〕與林希文〔黃覺飾演〕),衍繹了圍繞在以「師父」觀念為中心,關於情義與道義的本質與變質。

詠春派的最後傳人陳識,在來到天津之前,已經家道中落且海外流亡多年,輾轉回到廣州之後,雖然已經奪回些許家產,卻仍舊不夠穩固而有再被侵佔的可能。然而,此刻他還是願意冒著家產被奪的風險,北上來到天津踢館開武館。如此的冒險意志,無非就是帶著師父曾經傳遞真武功的感恩之情,還有必需完成師父延續「一個門派未來」的道義責任。

此時,延續門派的道義責任,已經遠遠大於維繫家業的責任。師父的隻字片語即已一言九鼎,對於陳識來說有如聖旨,敬之超越父親,宛若敬神一般。這是陳識這一代武者對於「師父」一詞的臣服與敬重。後來,當陳識的妻子趙國卉(宋佳飾演)向他抱怨徒弟耿良辰的眼光不正心有歹念時,陳識即以「只要繼續練武,將來他會敬我如敬神」回應她的擔憂。顯然,「師父」一詞在陳識的心中有著無比的重量,是種全然的臣服以及無限的敬重。

果然,耿良辰的確是位有情有義的年輕人,雖然出身不佳,但仍善良真心。剛開始來到貧民窟的動機確實是為了接近趙國卉的美色,但是後來對於師父陳識的佩服與敬重,也讓原本的感官意圖,逐漸演變與師娘保持距離的欣賞與尊重。

徒弟對於師父的尊重也連帶對師娘敬重,甚且,後來還讓師娘親自前往市場,查探自己心喜的茶湯女是否是位好姑娘(的確,有雙幹活兒的手,是的)。與其說耿良辰是陳識的徒弟,不如說陳識已經是師父與師娘的義子,三人之間既是師徒關係,也是家人關係。陳識的一日為師,已漸漸與耿產生為父的情感。

電影資訊

師父 The Master

上映日期
2016/06/08
師父_The Master_電影海報

導演

徐浩峰

劇情

★ 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大獎。 ★ 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女主角獎。 ★ 北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 ★ 日本大阪電影節 特別推薦電影獎。 ★ 華語電影傳媒大獎 五項大獎提名。 民國年間,天津是武術之都。初來乍到的師父陳識(廖凡 飾)因緣際會下,在西餐廳與師娘趙國卉(宋佳 飾)一見鍾情,二人喜結連理後卻隱居鄉間。陳識以婚姻作為掩護,逃過了鄒館長(蔣雯麗 飾)等其他武館的追查,暗地在天津開武館授徒。 為完成「詠春北傳」使命,陳識收了當地少年耿良辰(宋洋 飾)為徒,而按照江湖規矩,徒弟必須代替師父踢館。陳識原只想利用耿良辰為他在天津開路,傳授武藝時還埋藏私心。卻不料他竟然勢如破竹,一口氣踢翻了天津八家武館,引發武界人士的恐慌與關注,二人也因此捲入一場江湖巨變。 師徒命運從此緊緊相繫,產生難以割捨的情義。但隨著耿良辰踢翻的武館越來越多,不僅破壞江湖規矩、還讓武館顏面掃地,鄒館長於是率領其他館長採取行動,聯手討伐耿良辰和他的師父陳識。一場血雨腥風的門派之爭即將到來......。

IMDB
7.2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師父_The Master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