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個門派的全部未來,最後的師父與變質的師徒關係

師徒關係徹底質變  落入悲劇

相對於陳識弘揚武功的傳道義氣,鄭山傲就顯得沒那麼令人敬重。陳識在意的是整個門派的未來,鄭山傲在乎的僅是一世英名。他不齒低頭向陳識拜師學武,不是基於想要弘揚武功拳法的未來,而是自私地只想在與耿良辰對打時能夠輕易取勝。

這位自私的師父也是時代的悲劇,他目睹武功即將沒落的未來,卻已經欲振乏力,頂多只能自求多福。他明明知道武術要能延續下去,必須打破真傳兩人的魔咒,不過,誰敢打破這項如神一般的聖旨。他自己不敢,陳識也不敢,而那位沒有被要求真傳兩人的耿良辰,則是活活被打死。別說詠春派已經無法傳承,連整個武術傳統都傳承無望。

然而,鄭山傲最大的悲劇並不是沒有真心傳遞武術,真心教導功夫,而是以佔便宜的心態養出個無情無義的徒弟,林希文。這位轉入軍界的功夫叛徒,利用師父喜愛洋妞與愛上洋館子的惡習,將師父一步步引入設局,讓懷有一身真本事的師父在攝影機前對打失敗,更在眾人面前失去顏面。已經無心弘揚武術只想留得英明的鄭山傲,最後偏偏只留一敗塗地(徒弟)。

鄭與林師徒之間,毫無任何情意與道義可言,彼此之間都是利用與算計。此刻我佔你便宜,下刻我算計你。因為師徒關係徹底質變,你來我往之際,最後只剩落得雙雙悲劇。

《師父》描述的是舊時代與新時代的轉捩時刻(1930s),當西方勢力進入,軍閥興起,戰爭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之際,許多維繫舊社會的穩固秩序,都漸漸崩壞脫節。那些原本支持人倫的精神、道義、與情義,也都處於分崩離析的邊緣。

無論是堅持情意堅守道義的人,或是隨機應變見風轉舵的人,都無法輕易地存活在時代巨輪之下,而成為時代轉變的犧牲者,犧牲的不只是生命,還是一代的精神與幾世傳承的武功。在風雨飄搖的時代,即使精於算計與設計,終究逃不過局勢的劇變,最後依舊沒有贏家(鄒榕為例)。

只是,陳識對於徒弟與妻子的算計,需要被責備嗎?套句趙國卉抽著時髦香煙時的那句話,凡人都有惡習。這可能就是身為人的既定命運,凡人都有個跨不過的弱點,而那個弱點可能就是會帶來一輩子悲劇的起點。

最後,為什麼電影的開頭,會以耿良辰與鄒榕及一武者在咖啡館的對話及武打開始。通常故事的開頭,一定具有某種隱含的目的,那麼這個開頭的目的會是什麼呢?

除了表示耿的武功好,表示鄒的欣賞之外,我覺得最大的暗示就是,道規隨時都能被背叛。就算道上已經說好,正式比武已經有審判觀看,結果已定之後,就不能再私刑報復。然而,咖啡館這個開場顯然是在說:不是的,報復隨時都會發生,私刑也一定通融,只要主子開心。於是,接下來在後面故事的鋪陳,無論「道上規矩」如何又如何,那個隨時會被打破的張力,都會因為這個開場而顯得不可靠而充滿變數壓力。

鄒榕的先生走了,鄒家的武功斷了根。鄭師父到巴西種可可,失去英名也丟了武功。陳師父則是為了真情真義,再也沒有機會留在天津,無法開館揚名。此外,鄒榕也誓言追殺,如果膽敢在廣州開館。於是,無論是天津或廣州,那些民初偉大的功夫高手,既沒有留下真傳功夫,也都一一殞落。難怪,英文片名會是 The Final Master。

電影資訊

師父 The Master

上映日期
2016/06/08
師父_The Master_電影海報

導演

徐浩峰

劇情

★ 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大獎。 ★ 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女主角獎。 ★ 北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 ★ 日本大阪電影節 特別推薦電影獎。 ★ 華語電影傳媒大獎 五項大獎提名。 民國年間,天津是武術之都。初來乍到的師父陳識(廖凡 飾)因緣際會下,在西餐廳與師娘趙國卉(宋佳 飾)一見鍾情,二人喜結連理後卻隱居鄉間。陳識以婚姻作為掩護,逃過了鄒館長(蔣雯麗 飾)等其他武館的追查,暗地在天津開武館授徒。 為完成「詠春北傳」使命,陳識收了當地少年耿良辰(宋洋 飾)為徒,而按照江湖規矩,徒弟必須代替師父踢館。陳識原只想利用耿良辰為他在天津開路,傳授武藝時還埋藏私心。卻不料他竟然勢如破竹,一口氣踢翻了天津八家武館,引發武界人士的恐慌與關注,二人也因此捲入一場江湖巨變。 師徒命運從此緊緊相繫,產生難以割捨的情義。但隨著耿良辰踢翻的武館越來越多,不僅破壞江湖規矩、還讓武館顏面掃地,鄒館長於是率領其他館長採取行動,聯手討伐耿良辰和他的師父陳識。一場血雨腥風的門派之爭即將到來......。

IMDB
7.2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師父_The Master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