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年華》張曼玉演得苦不堪言、梁朝偉想當「壞人」⋯你可能不知道的《花樣年華》幕後故事

電影神搜

花樣年華》是名導王家衛在 2000 年所執導的電影,在他眾多的作品中,《花樣年華》的故事主軸相較之下較為簡單易懂,但其中又暗藏著許多細節上的設定和安排,饒富寓意、韻味深遠,無論觀賞幾遍都有一種全新的感受。

《花樣年華》故事背景設定在 60 年代的香港,互為鄰居的蘇麗珍(張曼玉飾)和周慕雲(梁朝偉飾)意外發現自身伴侶雙雙外遇,兩人出軌的對象竟是彼此的丈夫和妻子。在好奇心驅使之下,蘇麗珍和周慕雲試圖「扮演」著對方的伴侶,藉由一次次的排練過程,他們試圖窺探那份無以名狀的情慾是如何發生。

花樣年華 梁朝偉 張曼玉

然而,兩人掉進情感的漩渦,不知不覺產生情愫,如夢如幻、似真似假。蘇麗珍和周慕雲從單純的「受害者」轉變為「當事人」,但又未在現實生活中跨越逾矩的那條線,而是成了一種屬於他們之間的保守「秘密」的方式。

於是乎,透過不斷重複、重疊的劇情和場景,《花樣年華》不再只是部單純描寫婚外情的愛情電影,更增添了複雜性與曖昧性。

 

《花樣年華》中蘇麗珍的旗袍

花樣年華 張曼玉 旗袍

《花樣年華》裡,張曼玉換了二十幾套旗袍,雅緻瑰麗,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儼然成為電影裡的最大亮點。旗袍的貼身剪裁限制了張曼玉的身型意態,使她整個人被束縛住在這窄小的裙身裡,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緩慢優雅,十分辛苦。

然而,藉由旗袍的「綑綁」,讓我們得以看出六十年代香港女人的自制、對他人、場合尊重的禮儀文化,一如片中鄰居在蘇麗珍背後說著:

「下樓買麵也要穿得這麼漂亮啊。」

然而,旗袍的美不僅醞釀了整部電影的氛圍,還有替代時間的作用,透過同樣場景但每天樣式不同的旗袍,有助於我們辯別日期的變化。另外,人物所吃的食物也代表了時間的週期,食材的季節性可以得知故事發生的月份,像是雲吞麵裡面使用的蔬菜只在特定五、六月份產出,由此可見王家衛在細節上的用心之處。

 

張曼玉演出《花樣年華》時的挫敗

花樣年華 張曼玉 旗袍

在演活優雅美麗的蘇麗珍之前,張曼玉可說是經歷不少挫敗。

拍攝《花樣年華》前期,她發現儘管如何努力揣摩角色,卻怎樣都達不到理想境界,因此,整個人在拍戲時特別容易感到浮躁、緊張。此外,在王家衛的電影裡,演員不曾拿過完整劇本,永遠只有模糊的概念,這種邊拍邊想的工作模式,讓將近十年沒跟他合作的張曼玉難以適應,苦不堪言。她曾在訪談裡說道:

「我花了很久的時間原諒他這種行為。」

梁朝偉曾形容她像個「問題少女」每天在片場不停追問許多問題,所幸,這樣的情形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時間與經驗的層層累積,加上每天四到六小時的事前梳化與旗袍的限制,她開始越來越朝蘇麗珍的神態前進。

不問問題、不做準備,讓真實的自己的一面融入「蘇麗珍」的血與骨,一切變得容易許多,這是張曼玉用時間換來的寶貴經驗。

 

《花樣年華》中周慕雲的陰暗面

花樣年華 梁朝偉

《花樣年華》裡,蘇麗珍與周慕雲彼此互有好感,上演了一段曖昧不明的情感糾葛。然而,這段關係的起頭卻是從周慕雲的「報復」開啟⋯⋯

飾演周慕雲的梁朝偉不停挖掘周這個角色的可能性,拍攝中途與王家衛商議:

「何不讓周慕雲複雜一點,讓我演個壞人?」

因此,在男人圖謀不軌的接近之下,背後藏著欲想讓陳先生感受到被搶人老婆的滋味,試圖操控蘇麗珍,但最後卻不知不覺的愛上她,並對她所做的事感到抱歉。

在角色的拿捏上,梁朝偉盡可能讓周慕雲的呈現不是表面上的大壞人,反而是極度內斂,只能從眼神裡看出端倪,讓他不僅僅只是個悲哀的受害者,更展現出人的一體兩面性,甚至讓電影進一步關照人性的陰暗面。

 

《花樣年華》標誌著 60 年代的終結

花樣年華 梁朝偉 張曼玉

《花樣年華》最想講述的仍舊是王家衛所鍾愛且熟悉的 60 年代,以及那時人們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保守「秘密」。

記憶是潮濕的,也是值得被紀念的,在電影裡,王家衛插入戴高樂總統訪問柬埔寨的片段,藉由小人物的情情愛愛,烘托出一段歷史的結束,亦如一段回不去的時光,一段逝去的「花樣年華」。

《花樣年華》還原了王家衛兒時記憶裡的上海,與此同時,展現了一段美麗又哀傷的繁華燦景。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仿佛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如果他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

 

撰文:戀舊於影| 𝐌𝐲𝐫𝐚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