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紀錄片《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心魔、逃亡與瘋狂人生》: 你永遠無法了解惡魔的心思,只能跟著惡魔一起同行

如果你是 NASA 太空總署工程師,曾參與大名鼎鼎的阿波羅計畫;如果你是防毒軟體企業老闆,製作的防毒軟體天下聞名;如果你的公司,被 Intel 以天價 70 億美金收購⋯⋯不管你身在以上三個「如果」情節裡的哪一個,你的人生都應該幸福快樂到永遠。

問題是幸福太多是會出問題的:以上三種劇情都是約翰邁克菲的真實人生,他是天才工程師、億萬富翁、偷渡客、與恐嚇暨殺人嫌疑犯,而 Netflix 紀錄片《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心魔、逃亡與瘋狂人生》,簡稱《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讓觀眾親身陪著邁克菲走一趟地獄。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預告:

那麼多的頭銜,也許只有「瘋子」是最適合約翰邁克菲的稱呼,而這個罵人的詞甚至也無法概括形容他的瘋狂:NASA 出身的他,在 1987 年創建了以自身同名的軟體公司邁克菲,這間公司專賣一個產品 VirusScan,名稱簡單無華,因為市面上並沒有太多其他同質產品。

邁克菲是掃毒軟體市場的先鋒之一,每年這家公司可以賺進 5 百萬美元的厚利,當代各大企業都是邁克菲的客戶。當 1992 年電腦病毒界的巨星「米開朗基羅」出現,這個超級病毒造成全球至少 百萬台電腦災情,而邁克菲掃毒軟體正好是它的剋星。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1994 年,邁克菲本人賣出了所有的邁克菲股份,獲得了一億美金。後來在 2000 年前後,他創辦了兩個社群平台,但時代還跟不上他的遠見;他寫了許多性靈成長方面的書,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健康瑜伽大師;他在新墨西哥買下了 65 甲的廣大土地,打造成一間「鬥陣俱樂部」⋯⋯

2008 年的美國經濟危機狠狠地打擊了他,使他的一億資產縮水到僅剩 400 萬美金。而後他移居加勒比海的貝里斯群島,這時他已六十好幾,已經經歷許多人一生難見的大起大落,應該好好享受暮光年華——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怎麼可能,邁克菲去貝里斯是要做大事業的:他在那裡成立了一個醫學研究中心,找來一堆微生物學家研究特殊細菌,作為醫療之用。

2012 年貝里斯警方突襲了這間中心,宣稱他們懷疑邁克菲在祕密製作甲基苯丙胺——更通俗的名稱是「冰毒」。邁克菲反控是貝里斯政府向他索賄 2 百萬美金遭拒,才有這次毫無根據的調查。

更糟的是,就在 2012 年底,邁克菲的鄰居遭到謀殺,鄰居生前宣稱邁克菲曾持槍恐嚇他,這讓邁克菲成為了謀殺案的重點嫌犯⋯⋯然後,邁克菲跑路了。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要開始了:一名為網路媒體 Vice 撰稿的調查記者與攝影師,正逢邁克菲因謀殺案遭到調查之際,在 2012 年底來到貝里斯採訪他。兩人卻莫名其妙地一起跟著恐懼遭到逮捕的邁克菲,坐船偷渡到了鄰近的瓜地馬拉。

邁克菲原本計畫投靠女友在瓜地馬拉的長輩,他是瓜地馬拉的前司法部長。但邁克菲卻因為偷渡而遭到逮捕,之後更不知為何遭到遣返回到美國,留下糊里糊塗的記者與攝影師。他們被 Vice 拋棄,害怕自己會因為偷渡共犯罪名被逮捕,而採訪計畫當然也無疾而終。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如果你想透過《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去了解邁克菲以上荒謬混亂的半生,有點困難。這部紀錄片的前半段,就是記者與攝影師跟著邁克菲偷渡逃亡的過程,看起來像是半部混亂的戰地紀錄片。

因為當事人正在逃亡,記者與攝影師根本沒有太多坐下來好好採訪的餘裕。前半段的內容裡大約有一半,都是記者與攝影師自己的心聲。這樣看來,這部紀錄片似乎有點偏離重點,但另一方面,正如這部紀錄片的原名:「與惡魔一起跑路」⋯⋯即便你聽不到惡魔的心聲,與他一起跑路時,還是能從他的行動裡看見些什麼。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事實是沒人知道邁克菲在想什麼,他不是魔鬼,他是真正與惡魔一路同行的人——他有個膨大扭曲的心魔。

至今沒有一部關於邁克菲的紀錄片,能全面概觀、同時又挖出他隱而不言的真相事實。從這個角度,《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無疑地更加可貴:這是一部真正貼身近拍邁克菲進行犯罪事實的紀錄片,鏡頭對準了邁克菲與隱形的惡魔,他們沒說什麼,但他們的舉動說了一些什麼。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我們可以看到,邁克菲如何說謊成性、性格多疑多變。他在貝里斯時喬裝自己中風,講話含糊不清、表情與肢體扭曲;他不斷堅稱是貝里斯政府的貪腐,才讓自己遇上無妄之災,卻沒有在鏡頭前拿出任何能洗刷清白的貪污物證;而他靠著小女友的親戚關係想尋求庇護、依賴美國記者的採訪賺取聲量,卻在有機會脫身時,徹底放棄了這些他利用或接受過幫助的人們。

這些被留下的人無奈、沮喪,但他們似乎都對邁克菲沒有太多不甘憤憤之情,似乎這些當事人都早就清楚,不能相信青蛙背上的蠍子:這些不忠不義,原本就是邁克菲的天性。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在邁克菲的口中,這個世界無時無刻都想要摧毀他:《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的中段有個小插曲,在邁克菲遣返回美國五年後,一名影子寫手收到邁克菲邀約,請他協助撰寫自傳。

而邁克菲告訴這名年輕人,他駭入了美國政府的所有電腦,使用鍵盤側錄程式竊取所有人的機密,暗示他製作的掃毒軟體,其實正是他個人的專屬祕密後門。他因此得知了中情局、調查局、國安局、蘇聯國安會、白宮、貝里斯政府的祕密——包括了販毒集團。而他們都想讓邁克菲閉嘴,這讓他只能不斷浪跡天涯,因為隨時都有人想陷他入罪⋯⋯甚至讓他消失。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無法提供邁克菲人生的全貌,它曝光的是邁克菲逃亡的祕密生活。這種生活稱之為「祕密」,有點言過其實,因為儘管他在逃亡,邁克菲卻向所有遇見的人慷慨自我介紹,吹噓自己會是他們見過最有名的人,一週後他們會向其他人吹噓自己見過他。

這種矛盾無所不在,就像他雖然聲稱資產僅剩下幾百萬,但他仍然能隨手到銀行領出百萬鉅款,還擁有許多名車豪宅。就如同他號稱「華爾街之狼」賣給他的遊艇名稱:「大奧秘」(The Great Mystery)。邁克菲就是一個巨大的祕密。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但就像被邁克菲在瓜地馬拉拋下的記者與攝影師,他們雖然當時感到沮喪,但這卻像是遇到天災的那種沮喪——有一種望天興歎的無可奈何。

事實上,被拋棄的攝影師在 2019 年,又接到邁克菲邀約,繼續拍攝他的人生。為什麼他們無法拒絕邁克菲?很簡單,假設你忘記邁克菲的罪惡過往,《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裡的他是個令人目眩神迷的傢伙。

他為所欲為、懂得享受人生、菸酒毒鎗取用不盡、無須擔負任何責任、當然也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誰不想成為邁克菲?他心中的惡魔與我們的有何差別?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攝影師(左)與記者

《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攝影師(左)與記者

立場模糊的《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更加接近了真實,某種程度上,針對渾身是謎的邁克菲這種人,你無法期望傳統的紀錄片形式,能夠忠實紀錄這個滿口謊言的瘋子、或是竊取全球祕密的天才。

你需要跟他差不多瘋的傢伙,才有膽能接近惡魔拍下這些混亂的影像(而他們最終還是愛惜生命遠離了他)。邁克菲去年已在獄中自殺,只有惡魔能殺得了牠自己,這讓《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更值得一看。

現在你可以在網飛觀賞《防毒軟體之父邁克菲》。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