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獵人》不只讓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獲得影帝,更是如同與大自然對抗的《現代啟示錄》

Lazybird

偉大的電影總是具備強大的感染力,即便裡面的人事時地物都與觀眾相差甚遠,但是絲毫不減劇情的震撼,《神鬼獵人》就是這樣的一部作品。

沒有人在 18 世紀的北美洲生存過,但《神鬼獵人》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能夠將輕易娛樂化的故事搬上銀幕,力求貼近真實再加上絕美的影像,不需要賣弄技巧跟野心,我們就置身在冷冽刺骨的大自然裡。

《神鬼獵人》劇照。

《神鬼獵人》可說是人與人的復仇記,人性的自私與黑暗的確展現在故事中,但更多的是對抗大自然的荒野求生記。英文片名 The Revenant 的意思是「在死後或歷劫的長久之後再度歸來」——在搜尋目標的途中,男主角必須經歷被攻擊、被活埋、口乾受餓及在極凍天氣下徒步翻山越嶺,可謂十分貼切。他是只為復仇的鬼魂,身軀則被不毛之地消磨殆盡。

有人說看《神鬼獵人》像在看 Discovery 頻道,有人說專程在看李奧納多迪卡皮歐跟熊打架(或生吃牛肝、或躲在馬屍裡),不管褒貶與否,都恰巧印證了《神鬼獵人》拍出的是接近原始的生命力。

《神鬼獵人》攝影師艾曼紐爾盧貝茲基擅長捕捉自然光源,特別使用逆光與低角度的方式拍攝自然樣貌,無論是日出、日落或夜晚都美得不可思議。另外利用光線亮度的反差,在特寫人物或實物時更能凸顯細節與層次。

《神鬼獵人》劇照。

但自然光不是他唯一的強項,有看過《人類之子》、《地心引力》或《鳥人》的觀眾就知道,一鏡到底才是盧貝茲基堪稱神乎其技之處,特別是在動作場面的時候。

《神鬼獵人》的開場就是一連串的群體衝突,為電影奠定了殘暴寫實的基調;當然還有遭受熊攻擊的廝殺場面讓人坐立難安,就像是第一線身處現場一樣,緊張到會忘記呼吸。

能夠獨挑大梁且駕馭如此高難度的攝影考驗,的確只有極少數的演員才能辦到。李奧納多飾演的男主角休格拉斯是真實人物,本身的經歷或許比電影更為驚人。

在邊境生存與在原野求生的殘酷不在話下,要跋山涉水、飽受苦難也不畏艱難地完成目標,是來自心中的痛苦跟怒火。這種情緒是演員能大大發揮的空間,但是已經太擅長表演的李奧納多其實不這麼想。

《神鬼獵人》劇照。

他不斷要求刪除自己的對話,並且希望盡可能用肢體動作展現當下發生的事情與反應。他認為多話者無法在不法之地求生,因此實際在超過兩個半小時的片長中,身為男主角的他僅有十幾分鐘的台詞。有趣的是,在觀賞的當下與事後回想起來都不覺得角色很稀薄,這或許就是電影另一個成功的證明。

李奧納多在入圍多次終於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時,某些評論認為這是「最佳努力獎」或「生涯成就獎」,對他而言並不公平。或許《華爾街之狼》或其他作品更為出色,但完全無損於他在《神鬼獵人》的表現。身為素食者而為戲生吃牛肝與活魚是敬業之外,他在每一個鏡頭的表現是難以挑剔的水準。

反過來說吧,李奧納多大可以演出丹尼鮑伊的《史帝夫賈伯斯》(是的,他曾是可能人選之一),但他選擇挑戰過往鮮少參與的類型與角色、用另一種方式表演、自願親身上陣危險的拍攝地點等等,展現出跟以往截然不同的演技層次,就像男主角休格拉斯一樣不畏艱難也要完成目標。這的確是他目前生涯最應該被肯定的作品。

《神鬼獵人》劇照。

你願意克服什麼難關捕捉到一秒的自然光景,或願意違背多少原則只為了逼出藝術成就?擁有當代最重要的導演跟演員之一,為求真實而異地拍攝,幕前幕後的一系列多舛過程,真正史詩規模的荒野求生等等,《神鬼獵人》在很多地方都讓人聯想到《現代啟示錄》。

畢竟,目前為止還沒有第二部電影能稍微跟上,但這部電影值得與之一提。

電影資訊

神鬼獵人 The Revenant

上映日期
2016/01/08
神鬼獵人_The Revenant_電影海報

劇情

★ 2016 奧斯卡 12 項提名,拿下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攝影三項大獎。 改編自美國家喻戶曉傳奇獵人的真實野地求生故事。19 世紀初的美國拓荒年代,在文明邊境遊蕩著一群靠動物皮毛賺錢的獵人,在安德魯隊長(多姆納爾格里森 飾)的率領下,終日與敵對的印第安部落、殘酷的地形氣候、山林猛獸對抗,而一次遭遇野生灰熊攻擊的意外,讓獵人休格拉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飾)身受重傷,礙於種種環境的限制,安德魯隊長迫於無奈,只好派兩名隊員約翰(湯姆哈迪 飾)與吉姆(威爾普爾特 飾)留下來照料休格拉斯。沒想到,恐懼印地安人攻擊的約翰與吉姆,竟拋下垂死的休格拉斯,並搶走他所有的防身武器,匆匆逃亡,還向隊長謊稱休格拉斯已死。奇蹟生還的休格拉斯,靠著求生的欲望與復仇的決心,爬行超過三千英哩,回到文明世界,誓言要找到拋下他的同伴,為自己討回公道。

IMDB
8.0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69%
觀看完整介紹
神鬼獵人_The Revenant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