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 紀錄片影集《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充滿愛、熱情、與一點點齟齬的 50 年視覺特效歷史

對這些人而言,電影就代表著特效。他們也許用超 8 攝影機,拍攝自己用黏土做成的假怪獸,或透過錯位拍攝,製造出巨人抓起人類的效果。

這些都是日後成本數千萬美金的視覺特效的起源,人類喜愛這些欺騙他們眼珠的特殊效果,而電影能提供觀眾一個絕佳的被騙機會,為此,難道不應該有人讓這些虛幻騙局更完美、更有說服力一點嗎?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帶來的不只是懷舊,它在描述視覺特效產業的發展過程中,也同時將這些業界先驅篳路藍縷的過程、與遭到外界誤解輕視的經歷呈現給觀眾,但當然,更重要的是呈現了這群年輕人為了夢想而瘋狂的熱血精神。

那與《星際大戰》或《侏羅紀恐龍》無關,只是《星際大戰》與 ILM 給了他們一個機會與空間,好好地發洩他們不被世界理解的熱情,而這種熱情,最終獲得了全世界的認同——所以如果你觀賞《光影與魔法》時會感到渾身激動、胸中升起一股有志者事竟成的壯志豪情,那是完全正常的。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每個創業故事的開始都是美好的,但就像《侏羅紀公園》裡的角色們思考的一樣,有人某天總會面對自己可能被滅絕的真相。《星際大戰》所有的特效一開始都是實物特效,是工作人員透過模型與拍攝技巧製作出來的幻象。但到了《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像詹姆斯卡麥隆這樣對視野有更高要求的導演,不可能接受 T-1000 只透過定格動畫呈現的結果。這連帶讓已經有不少傑出成果的 ILM ,也必須經歷侏羅紀恐龍們經歷過的殘酷時代演進:電腦動畫特效逐漸取代實物特效的時刻來臨了。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定格動畫做不出這種效果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定格動畫做不出這種效果

時代更迭,意味著過去曾經經歷無數失敗的創新成果,在未來都變成過時老舊的老套,而這會讓許多人心碎。很明顯的,迪士尼製作的《光影與魔法》並不想站在純然客觀的角度,去批判 ILM 歷史裡某些人的某些決策是否合理,但至少,《光影與魔法》也不羞於翻開這些 ILM 演變過程裡的齟齬:戴克斯卓最終與盧卡斯意見分歧,身為特效總監的戴克斯卓,甚至完全沒有參加《星際大戰》續集《帝國大反擊》的製作——《星際大爭霸》在這個故事裡也有重要位置。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但是,ILM 50 年特效史,是不可能在《光影與魔法》的六小時內容裡說清楚的,所以《光影與魔法》的步調是很快的——那些隱而不言的公司文化問題、或某人被背叛、彼此的心結、對工作態度的認知不同等等問題,都被輕快的一筆帶過(也許如果《光影與魔法》是網飛製作的,你會看到這些陳年八卦被放大處理)。

《光影與魔法》沒有太多的低潮時刻,因為隨時都能找到下一個 ILM 的光榮時刻,來提振觀眾的心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舉個例子:戴克斯卓被趕出《帝國大反擊》的糟糕過程,只花了 10 分鐘交待,而影集立刻送上了《帝國大反擊》更具挑戰的製作過程,一切又重新充滿希望——比起某個傢伙被趕出劇組,你還是比較希望知道,《帝國大反擊》裡的 AT-AT 到底是怎麼在雪地上動起來的吧?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AT-AT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AT-AT

《光影與魔法》仍然是以愛與熱情為主的紀錄片影集,這樣講好像它只是站在歌功頌德 ILM 的立場⋯⋯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但事實是,作為許多年來視覺特效界創新先鋒的 ILM,確實有太多值得歌功頌德的時刻,觀眾認識的是盧卡斯、卡麥隆或 J.J.亞伯拉罕,卻從來不清楚《星際大戰》或《星際爭霸戰》製作特效時會面臨的現實製作困難——那可不是砸一筆錢就會自動跑出來的自販機商品。

這群 ILM 傢伙必須打造現實不存在的機器、研究影史古早以來的拍攝經驗、設計軟體、還得擔心十歲小孩觀眾會不會看出特效的破綻,而這些辛勞點滴都在《光影與魔法》裡出現。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光影與魔法:電影奇幻之旅》

如果你愛《星際大戰》;如果你喜愛視覺特效;如果你知道 ILM 卻只知道 ILM 這個名字;甚至如果你只是想體驗一段創業維艱、克服時代考驗順利進化前行的企業成長故事,《光影與魔法》都會讓你獲得極大的滿足。

電影當然不只是特效,但電影如果沒有特效,那就像一道缺乏鹽巴的菜餚,難免感覺少了些味道,《光影與魔法》提醒我們這件事,並提示了 ILM 未來進化的新方向——他們仍在挑戰未來,戰鬥仍未結束。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