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如月車站》: 3D 暈注意!第一人稱視角宛如遊戲主人公,前後反差驚笑超娛樂;搭車打盹小心一睡不復返⋯⋯

電影虎蘭花

都市傳說無處不在,不是莫名其妙被神隱進異世界的「受害者」,就是一堆活膩的「挑戰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日本恐怖電影《如月車站》以同名都市傳說為主題,將上述兩者放在一起,受害者與挑戰者之間的應對反差,在認真被嚇到之餘,竟成為此生看過最歡樂的一部恐怖片!

 

源自駭人都市傳說,《如月車站》電影預告

 

日文站名其實也可以寫作「鬼站」……

「如月車站」的都市傳說,內容源自日本匿名討論版 2ch(現更名為 5ch)的一篇實況求助貼文討論串。2004 年,名為「葉純(はすみ)」的網友在夜晚 11 點發文求助,聲稱自己搭的電車平常每 5~8 分鐘就會停靠一站,卻已經 20 幾分鐘都沒停車,車廂內的其餘五人都在睡覺。就在他與網友對話的期間,電車終於在「如月車站(きさらぎ駅)」靠站,但是車站附近沒有店家、沒有人煙,也不見下一個班次的時刻表。重點是,沒有人知道、網路也查不到……世上根本沒有「如月車站」這個地方!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劇照。

葉純更驚慌了。

網友紛紛提出建議和推測,葉純也繼續用文字實況自己的處境,只是怪事一件件發生,遇見形跡可疑的獨腳老人,又聽見像是舉辦慶典的太鼓聲,怎樣都不該在已過午夜的凌晨發生。最後葉純以為遇到好心人,搭上陌生男子的車後卻愈感不對勁……葉純的訊息戛然而止,失去音訊。貼文串再次更新,已是相隔七年後的 2011 年。

 

受害者模式:第一人遊戲視角代入強,特效夠假才是王道

電影《如月車站》以主修民俗學的大學生堤春奈(恒松祐里 飾),為了報告取材前來拜訪名為「葉純」(佐藤江梨子 飾)的女子為劇情開端,重新回溯憑空消失的「七年間」她在如月車站空經歷「一晚」的遭遇。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劇照。

原故事沒有下車的乘客在電影中被拉下水,過程以「第一人稱遊戲視角」(first-person game) 呈現,不需要刻意安排妖魔鬼怪或是音效鋪陳,光利用視線死角就達成各種 jump scare。配合肢體的鏡頭晃動、只看見主角雙手和拿取東西的動作、還有摸擬雙眼的畫面切換,忍不住投進代入感,一個從空中摔落地板的鏡頭,看著地板瞬間逼近「砰!」的一下,很難不皺眉頭想像那會有多痛。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劇照。

至於和他國恐怖片比起來,常常讓現在「J-Horror」日本恐怖片走向尷尬的特效技術,如《少林足球》所說的:「假動作就是假啦!」,《如月車站》貫徹遊戲風格的調性,直接將特效胡鬧等級調到 max(還是真的沒錢?),反而不會有半吊子的違和。另方面如同劇中葉純所說的,採訪的人一堆,但是當真的有幾個?多數人都當都市傳說只是個虛構遊戲,因而冒出一堆好奇心可以殺死 everything 的挑戰者。

 

挑戰者模式:攻略 get 別高興,擅闖異界就請拿命來玩

什麼!同樣的故事要再來一次?

在葉純分享完經歷後馬上開啟新一輪「如月車站」,起初讓我產生在看《涼宮春日的憂鬱》經典輪迴〈漫無止盡的八月〉時的恐懼!不過越看下去,好樣的,《如月車站》懂玩呀~

一樣走遊戲風格,只不過拿掉第一人稱視角,五位乘客 NPC 感十足,我們就像是拿到攻略的 RPG 主人公,此時的「已知」與前段葉純的「未知」對比出強烈又成功的笑果,影廳全場哄堂大笑,堪比周星馳電影。然而隨著劇情推進,我也跟著擔憂如何收尾──不是擔心電影結局,而是都市傳說成真了,玩夠了,然後呢?怎麼逃出去?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劇照。

 

《如月車站》影評心得總結:娛樂性十足的恐怖喜劇,搭捷運不敢再睡了

個人興趣也好,搏版面吸網路流量也好,人們大多抱著玩玩的心態去嘗試都市傳說,卻沒有為任何可能性做準備,《如月車站》就是部宣傳電影,提醒大家:

「如果是真的,你要怎麼辦?」

受害者與挑戰者之間的態度差別,除了製造不少笑點之外,也道出一個故事的兩樣情,我們當遊戲在玩時,或許手上操弄的是其他無辜者獲真價實的生命(竟然讓我悟出了道理)。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劇照。

就算撇開這些若有似無的含意,《如月車站》無疑是部娛樂性十足的恐怖喜劇電影,無論拍攝手法或是劇情編排都有別於過去看過的都市傳說改編電影,不強迫刻意營造傳說本身的毛骨悚然,獨特的切入點新意十足,兩次異世界劇情後再來個結局反轉,加上恐怖電影玩不膩的回馬槍,這陣子自己可不敢在捷運上睡覺了。

日本都市傳說改編的恐怖片《如月車站》電影虎蘭花影評心得評分圖。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