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 (十) 東寶的飛天王牌《空之大怪獸拉頓》

唐澄暐

和《哥吉拉》(ゴジラ)那種一舉一動都有社會價值隱喻的劇情相比,《空之大怪獸拉頓》(空の大怪獣ラドン)不論是人或怪獸的表現,都更強調生物層面。接續前篇所提到的《拉頓》電影情節,大難不死的主角一時失憶,但一看見小鳥在巢裡下的蛋,心中封閉的恐懼記憶就打開了:失蹤那時他不知不覺走到了火山底,看見惡夢一樣的異世界──到處都是美加奴隆,但牠們在剛孵出來的拉頓幼體面前,只不過是一口就能啄下去吃掉的小蟲子。

電影累積了近一個小時的幽閉恐怖,但瞬間被更龐大的恐懼凌駕其上,拉頓在銀幕上壓倒性的力道立即產生!據製作人田中友幸回憶,這種強烈的反差塑造,其實是電影巨匠黑澤明在看過腳本之後給出的寶貴建議。

《空之大怪獸拉頓》用了近一小時的壓力鋪陳,迸發拉頓登場的龐然魄力。

*前情提要:【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 (九) 東寶怪獸世界空中霸主「拉頓」的誕生

這就是空之大怪獸拉:拉頓

回到電影,成體的拉頓倏地現身於晴空之下,光是一幕以風壓瞬間掃倒逃離的吉普車,就是水準極高的特攝調度。拉頓飛往高處後,電影立刻就展現出《哥吉拉》完全無法比擬的大場面──飛天怪獸與戰鬥機的空中戰。比起《哥吉拉的逆襲》的空對地戰鬥,拉頓和噴射機的雲端交戰可說更考驗團隊的綜合特攝力,藉著使用實物實拍、微縮模型、等比例大小機艙、拼貼畫面等各種視覺效果,特攝團隊在快而多樣的調度剪接中,創造出高張力的空戰場面。

《拉頓》與吉普車的經典場景。

當戰鬥機將拉頓逼至地面時,牠又得演出《哥吉拉》中前所未見的刺激動作,從半空中落進河中,又在起飛時將九州剛蓋好的巨大拱橋「西海橋」吹斷。當時怪獸演員中島春雄得穿著皮套,用鋼絲吊在空中完成這場戲,沒想到拍攝時鋼絲一度斷裂,讓他從近十公尺的高處落在影棚的假河床上,幸好皮套和水起了一些緩衝作用,才讓他安然無恙。

將西海橋吹斷的拉頓!

等拉頓飛到福岡市內降落,就進入了傳統的地對地戰鬥,不過和《哥吉拉》不同的是,拉頓並沒有白熱光可以吐,但牠以雙翅猛掃所產生的狂風範圍更廣,建物破壞效果作起來更辛苦,必須使用大型強力風扇持續猛吹微縮模型,才能創造出比一棟棟接連起火更困難而暴烈的場景。

拉頓在市區肆虐的場景更加考驗拍攝團隊的功力與創意!

攝影機不要停!

最終人類擊倒拉頓的方式,是以重武器攻擊拉頓一族在阿蘇山底的巢穴並引發火山大噴發。奇妙的是,最後拉頓因生物本能而繞著阿蘇山火柱飛舞直到力竭墜落,電影居然帶來了一種在哥吉拉、安基拉斯等怪獸死去時都沒有的哀憫,彷彿拉頓才是悲劇受害者。

或許這是因為從拉論登場開始,在牠的生物面上都有十分細膩描寫的關係,尤其是最後一幕──據說,原本按劇本安排,最後一幕該是拉頓持續繞行火柱直到畫面結尾,但沒想到在拍攝時,吊掛拉頓模型的鋼絲因為高溫而斷裂,讓原本平穩繞行的拉頓,突然一拉高就掉在熔鐵做的人工岩漿上。照理來說這時應該要喊卡重拍,但「特攝之神」圓谷英二再度發揮了他的臨場智慧──他叫攝影機別停,讓剩下的鋼絲繼續拉著還能動的半邊翅膀,反而拍成了拉頓在岩漿上著火並振翅至死的淒美終幕。

最後拉頓在岩漿噴發中振翅至死,其悲傷感彷彿怪獸才是受害者。

再度復出大螢幕:從好萊塢的手上

《空之大怪獸拉頓》無論是在敘事架構、氣氛營造、拍攝技巧和電影語言上,都是驚人的突飛猛進之作。只可惜拉頓後來加入以哥吉拉主軸的怪獸世界後,就因為缺乏追加故事而逐漸淪為邊緣配角,最初作品的光彩也逐漸被淡忘。幸好,今年好萊塢的《哥吉拉:怪獸之王》預告中,拉頓有著極為搶眼的演出,有幾幕甚至令人懷疑是向元祖的《空之大怪獸拉頓》致敬。

身為這部片的支持者,我誠心希望拉頓這次是真的遇到了伯樂……(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翻譯過《怪獸大師圓谷英二》,寫過怪獸小說《陸上怪獸警報》、《蔣公銅像的復仇》。未來會繼續創作各種幻想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