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任務 2》十週年紀念:這不只是另一場阿北同學會,這是致敬 80 年代動作電影直到語無倫次的瘋狂祭典

90 年代,你想讓史特龍阿諾在同一部電影裡稱兄道弟,那可比《烈火悍將》促成狄尼洛帕西諾合作還難,而 2010 年的《浴血任務》辦到了。全球票房 2.6 億美金的成績,讓《浴血任務 2》有機會在 2012 年登場。

《浴血任務 2》在 10 年前的這個 8 月上映,這不止是一部續集,它是這系列三部電影裡最優秀的一部作品,有最多的冷笑話與爆炸等復古元素,如果你是因為緬懷昔日動作電影好時光,而喜歡《浴血任務》這個系列,那麼《浴血任務 2》應該是能滿足你的一集——我們來談談為什麼。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如果你沒看過《浴血任務》,《浴血任務 2》有一個內容飽滿的 15 分鐘開場戲,交待了第一集的人際關係、角色特質,同時,也體現了這個系列的核心精神:「服務觀眾」。史特龍主導了這個系列,他監製、執導並編劇了第一集《浴血任務》,而往後兩集他都參與了劇本撰寫。

但是史特龍的影響力可不只如此,這些動作明星是他湊齊的、電影公司也是看他面子投資的,而他對服務熱愛 80、90 年代動作電影觀眾的熱誠,也在這些電影裡貫徹始終——服務觀眾成為《浴血任務》系列最重要的任務,其他都不太重要。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史特龍與他的兄弟們,開著板金上印著「壞脾氣」與「馬上來」的卡車,衝進賊窟救人。這些過於招搖的卡車,架著明晃晃的布朗寧 M2 機槍,直直地開進敵人基地,似乎深怕壞蛋們不知道他們上門了。

這些動作英雄甚至把人質救援任務的鐵則丟到一旁,他們攻堅的方式不是匿蹤潛行,而是用車頭一根寫著「敲敲門」的鐵條,直接撞破基地大牆,一路撞進目的地。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那是 2012 年,這種天真歡樂的戰術描繪,早在好萊塢電影裡銷聲匿跡。幾個月前的科幻電影《變形金剛 3》、或史塔森自己主演的動作片《極速秒殺》,都還要虛應故事地玩一下有「真實軍事風」的小隊進攻或暗殺橋段。

但是《浴血任務 2》不同,它的範本是一台直昇機就能掃蕩整座越共營的《第一滴血 2》,它毫不臉紅地讓這些上世紀的動作英雄,喧鬧地大開殺戒,因為它了解喜愛《第一滴血 2》的老觀眾們,不會對此多所置喙。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在電影開始時被蒙著頭暴打臉部的阿諾,脫下頭罩後,整張臉找不到傷痕;而他被大鉗爆打臉部與直擊脊椎後,仍然能平心靜氣地與史特龍大噴垃圾幹話。我們能快速地理解他們之間的損友關係:這種偏差的兄弟情描寫,是上世紀動作電影的最愛。

在《浴血任務 2》開場不久,史塔森對著史特龍說了兩次「我要捅死你」的狠話。新生代觀眾也許會把這種重複表現,視為史塔森後段劇情將會反叛的提示,事實上不然,這些幹話對劇情毫無意義,而「我真想捅死你」在男子漢的世界裡,其實可以翻譯成「我愛你」與「我需要你」。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泰瑞克魯斯在第一集掏出的大型霰彈鎗,在這集也派上用場,這是服務看過第一集的觀眾;克魯斯被要求將鎗借給阿諾時,他警告阿諾如果鎗出了什麼事,就會「終結」他,這是在致敬阿諾主演的《魔鬼終結者》系列;史特龍介紹杜夫朗格飾演的岡納時,說他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化工博士輟學生,這是暗指朗格本人的高學歷背景(後半段劇情竟然還繼續利用了這個梗)。

總歸來說,《浴血任務 2》可以說是整個系列裡,最用力、拼命、無所不用其極「致敬」的一部作品。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致敬史特龍與阿諾獨領風騷的 80、90 年代動作電影圈,而《浴血任務 2》一樣尊古,但它作為一部續集電影,它也連帶致敬了前集。這種雙重致敬,讓《浴血任務 2》在這套服務觀眾為重的電影系列裡,地位非凡。

在前集只是出來露臉的阿諾與布魯斯威利,在這部電影裡真正上場開殺。不但單手持槍大殺四方,他們雙方還要互相黜臭:

「I’ll be back!」

「You back enough! I’ll be back!」

看得出這種黜臭,仍然是建立在《魔鬼終結者》之上。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而更匪夷所思的,是動作天皇羅禮士的登場。這個角色宛如遠足一般地路過,然後剛好撞見了被圍攻的史特龍一夥,就毫無廢話地順手(隨身攜帶大量軍火)殲滅了所有敵軍。

羅禮士是個比「天外救星」(deus ex machina) 更加天外救星的角色,他的出現毫無理由、毫無交待,就是路過→殺人→清風颯爽離去,然後他還不只救駕一次,片尾高潮槍戰戲裡,羅禮士竟然又出現了⋯⋯這可比「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還神奇。

《浴血任務 2》羅禮士(右)

《浴血任務 2》羅禮士(右)

可是這對《浴血任務 2》來說並不是問題,因為這部致敬為上的電影,幾乎已經不像是一部電影,而更像是巨星粉絲見面會。

當粉絲見到偶像再度登台載歌載舞,他們眼中看不到偶像走音發福,而是數十年來對偶像的思念、與數十年前偶像的美好形象,凝聚在一起的具現化實體⋯⋯而這已經夠讓粉絲絕頂升天、高潮涕淚。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意外地成為了某種形式的經典,因為儘管它推出僅有十年,但十年後人事已非,而這部電影紀錄了這些巨星最好的一刻。

布魯斯威利在這部電影的第一句台詞是:

「你的記性不太好呢。」

而十年後,威利已經因為病痛而退出影壇,更傳出早前已經在片場有記不住台詞的狀況;羅禮士在《浴血任務2》之前,已經睽違七年沒有電影作品,而這似乎是他最後一部電影;而當時 62 歲的尚克勞德范達美,竟然還連續施展了兩次他的影壇招牌空中迴旋踢⋯⋯范達美還沒退出影壇,但如今我們也很難再看到他的空中美技了。

延伸閱讀>>布魯斯威利宣布正式息影!經家屬證實罹患失語症,結束 40 餘年傳奇演藝生涯

《浴血任務 2》范達美

《浴血任務 2》范達美

復仇是上世紀動作電影最經典的主題,早從西部電影時代就是如此。因為只有復仇,才能解釋英雄為何能比魔鬼更瘋狂,才能給英雄一個大開殺戒的完美理由。《第一滴血 2》是復仇、《終極戰士》是復仇、而《浴血任務 2》也是復仇——連恩漢斯沃飾演的年輕比利,是一個被劇中所有角色「寵愛」的「老么」角色。

這種寵愛描寫近乎不可思議,每個硬漢角色都有一句稱讚他是好孩子的台詞,連看他背鎗跑上山坡,史特龍、史塔森與杜夫朗格等人都要看得兩眼發直。我們姑且不論這其中是否有隱喻些情慾聯想,但當這個好小子橫死異鄉,這群老英雄彷彿全被絕後般地憤怒起來,決心血債血償。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復仇讓《浴血任務 2》增加了第三層致敬意義,這群老英雄的憤怒,其實並不是後繼無人。舊式動作電影裡不太講究所謂的接班問題,年輕角色的出現,不是為了世代交替,事實上是在嘲諷世代鴻溝本身——這些電影往往先讓年輕人們嘲諷老骨頭的力不從心,然後再急著證實「薑是老的辣」這一點。

浴血任務 3》就是如此,這部看來宛如接班的電影,最終結局還是老頭們在衝鋒陷陣。《浴血任務 2》也是,比利的死只是驅動史特龍復仇的契機,但他真正悲傷的,看來是對自身被早早扼殺的天真歲月。

一如他告訴女主角的:

「這就是我們面對死亡的方式⋯⋯我們改變不了(死亡)的事實,只能淡忘它,直到黑暗越來越近,將我們徹底吞噬。」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這是 80 年代男性動作英雄以及所有熱愛這些電影的男性觀眾的共通價值觀。我們承受傷痛、忍受傷痛、封閉傷痛、然後日子一樣地過,直到精神崩潰為止。

然後像《浴血任務 2》這樣的電影告訴我們,這種沉默硬漢還是會有人願意倒貼——電影裡飾演女主角的余男,毫無理由地對史特龍一往情深⋯⋯她看著義裔的史特龍說道「我喜歡吃義大利菜」,這真是最令人尷尬的調情台詞。

《浴血任務 2》

《浴血任務 2》

當然,這種電影不合時宜,但這種調調對許多觀眾而言意義非凡,他們成長階段都是看著這樣的電影長大的,而政治正確風潮不過是將近十年前開始的事——所以,十年前的《浴血任務 2》,就像是舊時代的 last call,它費心地塞滿了所有舊時代價值觀、引經據典舊時代的電影內容,做出反潮流的最後一絲努力。

《浴血任務 2》是致敬過往直到語無倫次的瘋狂祭典,就這點來說,它值得任何沒經歷過美好動作電影年代的新世代觀眾們,好好見習參考一下。

延伸閱讀>>人前厚伊細、人後好兄弟?阿諾 vs 史特龍 (上):30 年的冤仇、黜臭與真愛,始於金球獎那個晚上

電影資訊

浴血任務2 The Expendables 2

上映日期
2012/08/17
浴血任務2_The Expendables 2_電影海報

劇情

繼《浴血任務》全球狂賣2.7億美元,席維斯史特龍再度力邀動作巨星群共襄盛舉,這次史特龍卸下導演身份,將導演筒交給《空中監獄》導演賽門魏斯特執導。 驍勇善戰的傭兵團長巴尼羅斯再次接獲CIA幹員教堂先生的委託,率領聖誕、陰陽等沙場老將,加上比利、瑪姬兩位新成員聯手出擊,受命解救一名香港的科學家。然而,看似簡單的任務竟出現致命錯誤,他們不但慘敗更痛失夥伴。悲傷與怒火的情緒交雜,在新成員的幫助下,這群敢死英雄將以終極手段,毀滅握有核武的恐怖份子,替死去的弟兄復仇...... 除了上一集的堅強陣容,本集中《終極警探》布魯斯威利與《魔鬼終結者》阿諾史瓦辛格再度拾起槍桿子來幹爆敵人。李連杰本來不打算接演續集,但席維斯史特龍展現冀盼他續留的誠意,專程到香港取景,終於讓李連杰點頭。好萊塢新星連恩漢斯沃、動作巨星尚克勞范達美也加入戰局。

IMDB
6.6
Rotten Tomatoes
67%
觀看完整介紹
浴血任務2_The Expendables 2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