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來抓貓蚤吧!《陪睡大人》高潮迭起卻讓人冷感而歸?

電影虎蘭花

回想那天我與友人拿著電影票等著驗票入場……這股尷尬與害羞感是怎麼回事!不對啊,由飾演《新參者》加賀恭一郎的阿部寬、《拉普拉斯的魔女》豐川悅司、柏林影后寺島忍主演的電影,能有什麼問題?問題在這些人怎麼會出現在標示 18 禁,片名《陪睡大人》的電影裡!?

《陪睡大人》(のみとり侍)改編自小松重男的小說短篇集《除蚤武士》,由阿部寬飾演的藩武士小林寬之進因為惹怒藩主被貶去「抓貓蚤」。藩主之命不可違背,但一身屈辱都不及被女恩客嫌棄床技差勁!意志消沉的武士魂將希望放在第一花花公子清兵衛(豐川悅司 飾)身上,力求精進、捲土重來,通往成為除蚤第一紅牌的真.男人道路!

原作《除蚤武士》封面/電影《陪睡大人》浮世繪風格海報。

原作《除蚤武士》封面/電影《陪睡大人》浮世繪風格海報。

 

《陪睡大人》江戶男子「除貓蚤」,越抓越癢!

說來有跳蚤在身上竄動,自然渾身搔癢難耐,在街頭向這些丈夫鮮少在家的妻子或寡婦招覽生意的男子們,幫貓抓抓跳蚤一不留神就抓到女主子身上也是情有可原……聽我瞎說這麼多,「除貓蚤」是在江戶時代真實存在的行業,女人們不用外出就會自動上門的情郎,說白話就是撫慰寂寞心靈的「賣春男子」。

既然片名直言「陪睡」二字,除貓蚤又是這麼有「性致」的行業,電影不乏翻雲覆雨情節,我從「肉」開始看起也是很合情合理吧,只是不少男男女女回去可能要看著鏡子面壁思過了。阿部寬從《羅馬浴場》到《陪睡大人》,54 歲熟齡大叔卻有精實的健壯漢草,比阿部寬更為成熟的 56 歲豐川悅司竟然也頂著六塊肌到處跑,加上寺島忍婀娜多姿的曼妙身材,一時間真沒感覺這部性趣盎然的電影都是由熟男熟女們擔綱主演!

《陪睡大人》中的「抓貓蚤」,其實便是撫慰女性的男性賣春工作。

在演員們賣力撫摸、咬耳以及翻滾下,一幕幕本該臉紅心跳的轉大人之旅倒像是「你鎖我喉,我給你十字固定」的大亂鬥,輕鬆娛樂的畫面像是日本畫風繪製出的浮世繪春宮圖,以現代人接受度而言只能說有「情」卻稱不上「色」。

正面來說,對我這種清純派系又想一瞧除蚤奧祕的影眾而言,也是福利做足又不用遮眼睛的一種貼心;負面來講,這些演員也不是真要轉行,劇情安排意思意思就好,畢竟可不是露個點就能拍出工口片的!

片中的小林寬之進(阿部寬)與花花公子清兵衛(豐川悅司)。

除蚤武士:小林寬之進,與花花公子:清兵衛。

 

愛情動作片背後的江戶男女

在搞笑愛情動作片的背後,將自身尊嚴看得比性命還重要的江戶武士,與陪笑賣肉的除貓蚤,極端身份與工作除了營造反差樂趣,也反映武士與藩主之間不可違逆的主從關係,只要主子一聲令下就連下海都得去;但若做出有損藩主形象的事,就準備走向切腹的下場。

《陪睡大人》中的將軍大人由松重豐飾演。

而在古時日本,男女之間一直存有重男輕女的印象,這其實並不盡然。以大時代來說固然如此,但女性為了能讓自己生存得更好,精神與能力上都有不輸男性的堅韌,亦柔亦剛便是女性們的特質,在婚姻裡更擁有一定的主權。《陪睡大人》片中透過小林寬之進與女恩客小峯、清兵衛與妻子之間的逆攻互動,跳脫出一般認知的男尊女卑,不只是笑果來源,也是日本的時代演進。

《陪睡大人》劇照。

 

抱著高興致進去,帶著興冷感出來

從藩武士到賣春陪客,《陪睡大人》本質乃以逗趣手法呈現江戶時代的民情文化;階級制度的絕對關係反映市井小民的生活哀淒與人間冷暖;官員之間的爾虞我詐迫使人民面對突如其來的政策更動,就像背著不定時炸彈苟且生存。

但要將原作小說《除蚤武士》其中三部短篇〈除蚤武士〉、〈唐傘一本〉、〈代金百枚〉拉成一條以順序故事軸呈現的電影,從清兵衛初登場時,那冗長、主題飄忽的台詞就感覺事態不對勁,果不其然,《陪睡大人》從劇本到剪接都辜負了原作優秀題材以及獻出水準演技的演員們,鋪陳至收尾的凌亂失焦以及上下不連貫的對話,都讓電影中的幽默只剩乾笑,內涵只剩陪襯,走出電影院的我,只剩一臉呆然。

 

惹毛主子武士成牛郎!《陪睡大人》中文版預告:

【影評】《陪睡大人》評分 電影虎蘭花 - 電影神搜

電影片名:陪睡大人(Flea-picking Samurai)
電影類型:劇情、喜劇
上映日期:2018-09-28
片  長:01 時 50 分
發行公司:CatchPlay
導演:鶴橋康夫
演員:阿部寬寺島忍豐川悅司、 齋藤工、前田敦子、大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