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西亞薇坎德回憶起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時的迷惘:「此時的我正達到事業巔峰,但也是我最悲傷的時候。」

Lazybird

瑞典演員艾莉西亞薇坎德有一張清新脫俗的臉龐,還有好萊塢不多見的古典氣質,讓她從 2012 年的《皇家風流史》與《安娜卡列尼娜》開始就受到矚目。很快地,除了《人造意識》再次備受好評,藉《丹麥女孩》橫掃包含奧斯卡的最佳女配角後,薇坎德的聲勢很快地衝上高峰。

當時成為好萊塢 It Girl 的她,華納兄弟迅速宣布她就是新一代的蘿拉卡芙特,準備開拍新版《古墓奇兵》;幾乎在同一時間內,她也因拍攝《為妳說的謊》而跟麥可法斯賓達陷入愛河與低調完婚。能在 30 歲以前完成那麼多成就,以世俗標準來看簡直是人生勝利組。

 

爆紅卻迷失自我的女孩

《迷離劫》

日前在接受《泰晤士報》的專訪、宣傳 HBO 影集《迷離劫》時,薇坎德第一次公開談論近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在成名之後面臨的身份認同危機,正巧與最新作品呼應。雖然獲得奧斯卡等同於得到許多同業夢寐以求的認可與名氣,然而事實上,這讓她陷入無以名狀的寂寞跟疏離:

「在別人眼裡,此時的我正達到事業巔峰,但也是我最悲傷的時候。我不斷地告訴自己『接受它,這多棒啊』但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有各種頭等艙跟五星級飯店,但我總是獨自一人,非常孤單。」

這段話聽起來像是第一世界的煩惱,但薇坎德想表達的是許多明星面對名氣的矛盾困境——應該珍惜自己持續收到演出邀約跟肯定,卻不知道怎麼消化伴隨而來的巨大壓力,以及於公於私成天被關注的不適。

尤其在這個殘酷的行業,名人背負著娛樂大眾的期待,需要時時展現出正能量;另一方面,年輕演員的名氣往往是最脆弱、最容易曇花一現的。

《古墓奇兵》

表面上光鮮亮麗、內心裡混亂不安,是許多明星需要過的雙面人生。若不小心在鏡頭面前出糗,在這個社群媒體緊迫盯人的時代,後果會不堪設想。薇坎德說這是外界難以想像的事:

「有時候,我自己或其他演員正在經歷某些不好的事情,我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仍能踏上紅毯,好像若無其事一樣,面對源源不絕的人詢問『你好嗎?』、『你過得怎樣?』」

在回憶起在宣傳《古墓奇兵》時,她十分緊張、滿心期待能分享自己拍攝第一部商業大片的心得,但實際上在一次又一次的宣傳行程及首映會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她感歎道:

「我曾經坐在桌上被一群人圍繞著說話,但每個人都在認真討論著我最喜歡的顏色。」

 

現在的蘿拉卡芙特準備好了

《綠騎士》

多年前,薇坎德也是那種會讀自己訪談、看自己作品的人,卻發現她完全認不得報導裡或銀幕上的那張臉——看起來既年幼、又尷尬、又迷惘。當然也有許多不符合事實的八卦故事,「讓我以為自己看到的是另一個人」。由於認知到不管多努力,大眾眼中的她總不是自己百分之百的樣子,讓她漸漸放下這個執念,選擇不接收雜音。

隨著年紀增長,稍微遠離大型的製片環境後,她學會選擇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作品,例如《藍色海灣》、《綠騎士》,也學會調和公開與私下的自己。因為疫情終於能好好享受家庭時光,目前薇坎德與法斯賓達居住在葡萄牙里斯本,並且在去年悄悄迎來第一位孩子。

薇坎德與法斯賓達

即便想稍微喘口氣,但演技實力已被高度認可的她還是有許多機會。在巴黎拍攝《迷離劫》時孩子才三個月大,於是她跟法斯賓達有輪流出外工作的共識,確保至少有一人能待在家照顧寶寶。對於那麼快就能再次拍戲,薇坎德當然感到十分興奮,同時也倍感壓力,幸好現在有家庭的支持:

「有時候他們會來到片場看我,讓他(孩子)能夠看看我的臉。」

至於接下來的作品,最讓人好奇的還是《古墓奇兵》的續集。因為米高梅被亞馬遜收購,整個拍攝計畫遭到擱置,目前只確定由《逃出絕命村》的節目統籌米莎葛林編導。薇坎德自己非常期待,也認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我希望我們能再拍一部。在疫情期間,我們有時間籌備拍攝計畫,只是現在一年半過去了。米莎已經在寫初版劇本,真的超棒的,而且我們幾乎是一樣年紀!我心想,『哇,我在 Zoom 上跟一個非常有才華的女性談話』,如果我們能夠拍這部超巨大的電影,在幕前幕後展現超酷的樣子,那不是棒呆了嗎?」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