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尋人啟弒》:妳要找的人,究竟是誰?

《海角上的兄妹》導演片山慎三的新作《尋人啟弒》,劇情描述一個父親原田智(佐藤二朗)告訴女兒小楓(伊東蒼)他知道通緝犯山內照巳(清水尋也)的下落,要去告訴警方以領取 300 萬的懸賞金。然而父親出門後卻失蹤了,心急如焚的小楓請求警察幫忙,卻被警察冷處理,她決定自己探訪爸爸的下落,她在爸爸工作的地方找到冒用爸爸名字的年輕人山內照巳,這名年輕人樣貌竟神似公布欄上的連環殺手,小楓生命是否會有危險?而她最後又能否成功找回爸爸?

《尋人啟弒》電影預告:

《尋人啟弒》的片頭,小楓像家長似的代替順手牽羊的爸爸跟警察道歉,叫爸爸吃東西不要發出聲音,看起來似乎爸爸才是小孩子,而後我們知道媽媽已經不在了,父女兩人相當思念她,電影很快就經由兩人的互動,對亡者的懷念,建構出一個雖不完整,但卻相當親密的家庭面貌,但這個父女兩人相依為命的家,隨著爸爸的一去不回,又再度陷入了另一個破口。

《尋人啟弒》劇照。

電影很快代入尋人的主題,警察、修女認為爸爸多半不會回來甚至不在了,唯有小楓不相信上天會對她們家這麼無情,小小的身軀卻裹藏著巨大的力量,縱然遷怒老師、修女有些無禮,但那是太愛父親才會有的踰矩表現,從她碰到另一個也在「尋人」的少年照巳後,電影有了意想不到的轉折。

這段尋人的過程,導演帶我們經歷了一個又一個黑暗的山洞,被困在裡面的,有一心尋死的人們,有以替人加工自殺為樂的少年,有深愛妻子,卻不知如何替她擇定人生終局的丈夫,也有深受漸凍症所苦,一心只想尋死的太太。

《尋人啟弒》劇照。

導演不對角色作心理分析,只是悄悄撥弄時序,緩緩地展開這一幅幅殘酷卻又寫實的人性浮世繪,生命的珍惜與棄絕,沒有對錯,純屬選擇。想死的人瀕死之際才發現生命可貴,但被希望要活下來的人,卻覺得生命是我的,為何是由你們來決定我的死活。

而覺得自己是在幫他人解脫的照巳,並非真以助他人離苦得樂為職志,看似無害的外表卻做著乖戾恐怖的殺戮行為,很多電影會替這個角色作心理分析,他可能是童年創傷,也許受到家暴也許被同學霸凌,總之必須替他找個說法,才讓他的行為,來得「有跡可循」。

《尋人啟弒》劇照。

然而片山慎思不要這些,照巳就是討厭人類,他不需要有跡可循,但是照巳縱然殺人無數,對人無情,然而他卻拯救路上被撞的動物,將牠埋葬起來,對動物有情。這是導演的細膩之處,我們看到一個壞事做盡的人,心裡依然存有一絲悲憫。

那是什麼捻熄了他僅存的一絲燭光,讓他變成這樣?導演沒要呈現,那是心理學家和犯罪學家要做的事,電影導演要做的,就是讓我們看到這個社會的千瘡百孔,人性的詭譎幽深,和人要如何選擇,自己可以遵行的良善。

《尋人啟弒》劇照。

原田智選擇的良善,是贖回自己的正義,藉此洗淨那曾經沾滿雙手的罪愆,小楓選擇的,卻是找回自己真正想找的爸爸,如果找不到,她寧可不要。

對她而言,爸爸偷東西、吃相難看,都不是太嚴重的事,她真正無法原諒和遺忘的,是那些爸爸離家之後所發生的事,那足以摧毀她信任,讓這個家開始傾斜的事,那秘密太晦暗,反作用力太強大,強大到她一個反拍,爸爸就反應不及,讓乒乓球掉地上了。

《尋人啟弒》劇照。

乒乓球的兩次落地,一次是從媽媽手中滑落,一次是從爸爸眼前落地,分別展演了家的兩次變貌,這樣的設計也許工整、刻意,我卻覺得這是一個作者對於創作有高度自覺,深諳如何以物件緊扣角色情感的高明做法。父女兩人的對手戲,一如結尾打乒乓球那般自然,佐藤二朗展現了亦莊亦諧的功力固然讓人驚艷,伊東蒼的表演,更是光芒萬丈,不管是對著想像中上吊母親的身影暗自垂淚,又或最後對父親又哭又笑的沉痛告白,揪心而讓人心碎,直搗觀者淚腺,是本片最不容忽視的大物級演員。

電影資訊

尋人啟弒 Missing

上映日期
2022/06/17
尋人啟弒_Missing_電影海報

導演

片山慎三

劇情

一名女孩四處找尋離家的父親,竟發現一名模樣神似連環殺手的年輕男子頂替了父親之名,她決定從這名男子身上取得父親蹤跡......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尋人啟弒_Missing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