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就在今夜》:撫平生活粗礪,鐫刻在你我心底的法蘭西生活組曲

由《我的巴黎舅舅》導演米夏埃爾艾斯執導的《就在今夜》,劇情描述 1981 年法國大選,左派首次推翻保守派的長期執政,人們歡欣湧上巴黎街頭慶祝祖國新生。

然而,剛經歷病痛與婚變的伊莉莎白(夏綠蒂甘絲柏 飾),卻面臨了艱困的挑戰,毫無工作經驗的她,必須重回社會,撫養嚮往成為詩人的兒子、滿懷社會理想的女兒,與因緣際會而暫時收留的街頭陌生少女。一個屋簷下,四個截然不同的靈魂在醉人的巴黎努力生存;生活的殘酷與不堪,隨著搖曳且迷幻的樂聲,被塞納河畔的夜色輕輕撫慰。

就在今夜

有幸能在台北電影節搶先看了這部日後片商會引進的電影,看完之後深深覺得,法國人真是很會拍生活的電影!全片沒有很明顯的劇情起伏,你卻能隨著片中的時間遞嬗,一起掉入導演驚心鋪排的敘事魔法,貼近主人翁的悲喜,感受他們的成長與懂得,進而在許多地方默默貢獻了自己的眼淚。

經歷病痛與婚變的單親媽媽,是一個多麼容易被定型的角色,在編劇筆下和導演的攝影機底下,伊莉莎白沒有被形塑成想當然爾的刻板印象,她或許工作受挫,卻不輕易言敗,她可能所遇非人,卻不嗟嘆命運,人生對她並不公平,但她努力去改寫自己或他人可能的不公平。

於是她懂得了主管(艾曼妞琵雅 飾)的失控咆哮是求好心切,同事無心與她發展戀情的「實情」她並非全不知情,她不要求多的,她只默默的承受,生命有太多不計其數的創傷她都經歷過也捱過了,這點傷算不了什麼,life must go on,她心理應是這麼想著。

她與兒女的相處並非全然和睦,但她仍讓這個家,不因老公的缺席而失去了他該有的歡樂貌,失去了家原本該長成的形狀。她甚至帶回了一個新的家人,一個從廣播節目認識,暫且無家可歸的少女,而這個少女,也悄然地讓這個家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就在今夜

少女靈動的大眼,甜美的氣質,讓人好生憐愛,甚至我們都能推想到,編導必然要置放一些什麼,在她和女主角的兒子之間,或是友情或是愛情;然而她的毒癮,卻是那無害外表下必然會生成的「害」,少女明瞭這一點,不想消耗這家人的善意,也不想讓喜歡她的兒子泥足深陷,她毅然離開這個家。

少女離家的隔天,兒子木然地站在天台上,陽光灼熱地是如此刺眼,那光照強大到如此不真實,不真實到彷彿這是一場夢,此時,場景慢慢淡出,時序來到數年後。

我很喜歡導演這個過場的安排,他沒有要兒子嚎哭,沒有要描述這家人怎麼面對女孩的不告而別,而是繼續讓生活前行。他捨去了戲劇化的情節,而是用時間讓生活流動,用時間讓傷痛復原。

時間成了最好的魔法師,他縫合了傷痛,撒下了種子,讓每個人都有新的東西長成,或許是更戮力於追求自己的理想,或許是更勇於表達自己的情感,或許是更懂得自己要的是什麼,能給和不能給的是什麼。

就在今夜

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個更自在的伊莉莎白,一個在工作和情感上都能夠坦然自得的伊莉莎白,我們看到了女兒離家去貼近她的政治理想,我們看到兒子詩人之路雖然漫長,依然不改其志地踽踽前行,他甚至勇敢說愛了,縱然結果不盡如人意。

從結果來看兒子的戀愛路未竟其功,然而少女那句「我懂你愛我」這個「懂」,無疑是全片最讓人感動的時候,這個懂遠勝於謝謝,她不是敷衍並非打槍,而是她真的懂。

就在今夜

她懂得他愛她,她也懂得他要的她給不起,她選擇二次離開,是為了不讓事情變得複雜,為了不讓男孩受到傷害,也可能是這家人的善意已足夠滋養她,讓她長成新的羽翼,可以獨自飛翔。

導演對角色的溫潤打磨,對他們的同情和理解,不誇大善意,不強調愛可拯救一切的節制,他只是平實讓生活的各種難攤開,讓角色去面對,或獨自或相互扶持,去尋求生活可能的答案。他的表演一如台詞是如此地自然而生活化,微醺迷濛的配樂悄然地撫平了生活的粗礪,《就在今夜》會是一部看完會在你心底不斷泛起漣漪的電影,推薦給大家。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