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德彼特表示自己的演藝生涯即將邁入尾聲:「我認為自己已經在最後一站。這個階段會是什麼,我又該怎麼設計呢?」

Lazybird

最近湯姆克魯斯因《捍衛戰士:獨行俠》而再創演藝生涯高峰,而另一位「好萊塢最後一位電影明星」布萊德彼特近期接受《GQ》專訪表示,他已視自己的職涯為最後一個階段,並且正仔細思考未來發展的方向,及如何妥善地做最後的設計與安排。

《子彈列車》劇照

《子彈列車》劇照

從密蘇里休學的小子到縱橫好萊塢超過 35 年,布萊德彼特的演員紀錄或私人新聞都是寫不完的故事。他今年 58 歲,與安潔莉娜裘莉的世紀離婚將近六年,他減少出現在螢光幕前的頻率,而樣子是越來越沈穩跟自在;在電影作品的選擇上也更加隨心所欲,或許是想要顛覆自己從年輕出道以來的既定印象。

《史密斯任務》劇照

《史密斯任務》劇照

眾所皆知,他很早就把一部分的重心放在製片上。他成立的 Plan B Entertainment 致力於支持優秀創作者,近年來更提拔新進導演及多元故事,也讓許多旗下作品成為獎季的寵兒,《自由之心》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獲得最佳影片就是證明。那麼對於布萊德彼特而言,從成為成功的演員到成功製片,是這樣看待自己接下來的生涯:

「我認為自己已經在最後一站,就像是最後一學期一樣。這個階段會是什麼,我又該怎麼設計呢?」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劇照

作為世界上最知名的國際巨星,於公於私都逃不了眾人目光的他,並不總是維持著完美的樣貌。除了嘗試從挑戰中汲取智慧,現在的他更試著探索自己的過去,

「在加州,有很多關於『做真實的自己』的話題。這曾經很困擾我,什麼叫『真實』?對我而言,就是能夠承認自己身上深深的傷疤。」

身為製片人的崇高理想,作為演員的選擇性越來越高,布萊德彼特很高興自己在時機成熟時,才將他的才能發揮到獨特的作品上,尤其當有個人情感連結時。8 月即將上映的《子彈列車》由大衛雷奇執導,而他們兩個的合作可以追溯到 1999 年的《鬥陣俱樂部》。當時大衛雷奇是這位明星的替身演員,在往後的《特洛伊》和《史密斯任務》都是這樣的夥伴關係。

《鬥陣俱樂部》劇照

《鬥陣俱樂部》劇照

當大衛雷奇接連以《極凍之城》、《死侍2》與《玩命關頭:特別行動》繳出優異的成績單,兩人的電影合作便出現了新的變化,《子彈列車》可說是水到渠成。他們的合作一如既往地自然,而這部電影首要目標就是成為「一部有趣、逃避現實、充滿新鮮和原創性的電影,要能夠讓人們想要回到電影院。

《子彈列車》劇照

在《子彈列車》中,布萊德彼特扮演瓢蟲,是一名從東京到京都的火車上的刺客。在預告中我們看到瓢蟲質疑著自己是否適合這份工作,另一方面又在那班列車上被誤導地執行任務,然後捲入一場更大的陰謀——這個角色是他熟悉的類型,有缺陷、有點怪、又很討人喜歡。他以一種輕鬆的魅力出現在電影裡,似乎比《從前,有個好萊塢》有更上一層樓的幽默感。

《從前,有個好萊塢》

《從前,有個好萊塢》

布萊德彼特無庸置疑地很帥,可以搞笑、陽剛或陰鬱,似乎不會對任何類型的角色卻步;但根據老搭檔昆汀塔倫提諾所述,他真正有才華的地方在於「理解場景的能力」:對於電影故事場景,或許沒辦法精準表達,但在表演的當下有一種本能性的理解。

「坦白說,我不認為你有辦法具體描述這是什麼,因為就像嘗試描述星光一樣。我在拍攝《惡棍特工》時注意到的。當布萊德在畫面裡,我不覺得我是透過攝影機看到他,只感覺自己在看電影。僅僅是他在框框裡的存在,就能創造出這種感覺。」

塔倫提諾說。

「創造」是布萊德彼特的關鍵字,他說自己是透過藝術表達的生物:

「我只想要一直創作,如果沒這麼做的話,某種程度的我就像死去一樣。」

他創造的不只是電影,有雕塑、家具、房屋、還有在疫情中的音樂。或許年屆知命,也已經經過許多大風大浪,為藝術而生的他能夠真正選擇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如果布萊德彼特的演藝生涯真的正在邁向尾聲,那我們可以期待他能夠帶給這世界更多精彩的作品及表演。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