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鮑伊最新紀錄片《Moonage Daydream》匯集 500 萬份未公開資料!回顧「搖滾變色龍」的電影多重宇宙

「有許多問題被提出:他是誰?他是什麼?他從哪裡來?他是外星生物嗎?他是一個討厭鬼嗎?他危險嗎?他聰明、笨?他對父母好嗎?真心?做作?理性?男人?女人?機器人?到底是什麼?」

有個聲音問道。

問題沒有獲得解答,鏡頭跟隨著 Ziggy Stardust ——這位在 1972 年由大衛鮑伊創造出來的雌雄同體外星人舞台角色,步入舞台後方登台,隨後映入眼簾的是被乾冰霧氣籠罩的鮑伊,五官模糊不清,正如提問者捕捉不到精準的答案。聲音再次問:

「你在那嗎?大衛鮑伊先生?」

蒙太奇剪輯閃現大衛鮑伊各色舞台形象:畫著著名閃電妝,殺死 Ziggy Stardust 後誕生的瘋癲少年 Aladdin Sane ; 染上嚴重毒癮,提倡法西斯主義的 Thin White Duke ; 發行最後一張專輯《Blackstar》後隨即逝世,預知了自己死亡的 Blind Prophet。在搖滾變色龍的表皮下,真正的大衛鮑伊到底是誰?

大衛鮑伊

Aladdin Sane

大衛鮑伊本人說道:

「所有的人,無論他們是誰,都希望自己能更加珍惜人生,重要的是你在人生當中做了什麼,而不是你有多少時間,或者你希望自己做什麼。生命是美妙的。」

 

《Moonage Daydream》官方預告

這部於今年第 75 屆坎城影展午夜單元首映的大衛鮑伊紀錄片:《Moonage Daydream》,預告片在短短兩分鐘內,一反傳記電影或紀錄片以短文案下標為傳奇註解的習慣,不去定義這位搖滾巨擎,只上了巨大字卡「身歷其境的電影體驗」,引人好奇。

預告片風格與大衛鮑伊御用唱片封面設計師喬納森邦布魯克 (Jonathan Barnbrook) ,在樂壇變色龍去世後三個月才釋出的 MV 《I Can’t Give Everything Away》一樣,沈靜鋪陳、萬花筒般轉換、絢爛多彩作結。

邦布魯克解釋創作理念:

絢麗的色彩是對大衛的慶祝。儘管我們面對逆境,像是大衛的去世這類困難的事情,人類天生是積極的,他們向前看,從過去汲取美好來幫助現在。」

davidbowie

這和預告片中大衛鮑伊本人畫外音價值觀不謀而合,滿懷著他對於人生的積極探索、開創體驗的精神。然而,《Moonage Daydream》的導演布瑞特摩根 (Brett Morgen) 對於大衛鮑伊有其他的定義嗎?對他而言,大衛鮑伊到底是什麼?

在深入了解導演的想法前,我們先回望大衛鮑伊在電影中留下了哪些足跡,於影像中又是怎樣的存在。

 

大衛鮑伊以突破想像的鮮明風格影響後世時尚、攝影及電影界

鮑伊崛起的 70 年代,英國正歷經第四次中東戰爭導致的石油危機,失業率與通膨急速上升,北方還有愛爾蘭共和軍內亂。在衰敗的同時,新時代思想萌芽了,女性《同工同酬》法案通過以及第一次同志驕傲遊行的舉辦,讓女權與性平權在混亂的時代展現曙光。

延續龐克文化不信任政府的反叛理念,加上性平運動的成長,使得「邊緣」族群有了新的發聲方式,搖滾樂手們受到王爾德《道連葛雷的畫像》小說中追求極致的美、自我放縱和無性別的戀愛啟發,開創了華麗搖滾派別。

1973 年 Ziggy Stardust 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服,靈感源自日本暴走族,由日本人Kansai Yamamoto 所製作。

1973 年 Ziggy Stardust 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服,靈感源自日本暴走族。

「雌雄莫辨」的大衛鮑伊將自己視為「搖滾塑膠客」,大膽形塑自我,變身各式舞台角色,穿著誇張、豔麗,突破想像疆界的造型在潮流中引領風騷。他對時尚設計師影響極大,山本寛齋、Alexander McQueen、Jean Paul Gaultier、Vivienne Westwood 等都受他啟發。

鮑伊也成為攝影師鏡頭下的寵兒,如 Mick Rock 拍攝了系列 Ziggy Stardust 巡迴照;Terry O’Neill 跟 David Bowie 合作超過 30 年,拍攝電影《天外來客》(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幕後花絮照;鋤田正義不僅拍攝《Hero》專輯封面照,還記錄了 David Bowie 在京都的遊玩照片集結成攝影集《時間~TIME BOWIEXKYOTOXSUKITA》。

Terry O’Neill作品

Terry O’Neill 攝影作品

《時間~TIME BOWIEXKYOTOXSUKITA》

鋤田正義攝影集《時間~TIME BOWIEXKYOTOXSUKITA》

大衛鮑伊不僅演過許多大師的經典電影,如大島渚俘虜》、大衛林區雙峰:與火同行》、馬丁史柯西斯基督的最後誘惑》,他讓人過目不忘的形象,更被延伸運用到了其他電影裡。

例如:〈Drive-In Saturday〉歌詞裡的科幻故事、與鮑伊本人曾經出演過的《天外來客》影響了銀翼殺手》;華麗搖滾的浪蕩事蹟成為《絲絨金礦》的靈感;Thin White Duke 蒼白如吸血鬼般的外表、以及他曾參與的千年血后啟發了噬血戀人》,導演更找來與鮑伊長相近似的蒂妲絲雲頓飾演女主角;《守望者》中,奧茲曼迪斯一角造型激似鮑伊在《天外來客》的角色,甚至在電影開頭安排奧茲曼迪斯和「假大衛鮑伊及滾石樂團主唱米克傑格 (Mick Jagger) 」打招呼。

《天外來客》

《天外來客》

〈Heroes〉成為東柏林的地下國歌 以異類形象鼓舞每個人心中的小怪胎

大衛鮑伊的音樂成當然也不容置喙,在華麗搖滾退燒後,他獨具慧眼搶先投入新浪潮、前衛爵士樂、電子樂等類型,甚至在罹癌後仍致力於百老匯音樂劇《Lazarus》的歌曲創作,最後一張專輯《Blackstar》融合前衛爵士與實驗電子樂,橫掃葛萊美獎。

音樂生涯中,大衛鮑伊曾在德國錄製歌曲,最知名的為「柏林三部曲」:〈Low〉、〈Heroes〉和〈Lodger〉,其中〈Heroes〉的歌詞大意為一對戀人為了重聚,即便歷經萬難,仍致力打倒柏林圍牆。

1987 年,大衛鮑伊在德國國會廣場舉辦露天演唱會放著〈Heroes〉,鼓勵著圍牆後的東德民眾打倒極權,這首歌成為了東柏林追求自由民主的民眾的「地下國歌」,也在諷刺希特勒的《兔嘲男孩》以及追求自我的《壁花男孩》中成為了配樂。

其音樂不僅開創曲風先河,無所畏懼在主流中以「異類」形象登台鼓舞無數人心。2016 年大衛鮑伊逝世後,《滾石雜誌》寫了一篇弔念文:

「他是曾經墜入這個世界或任何其他世界最偉大的搖滾明星,最炙手可熱的流浪漢,最狡猾的流浪者,最漂亮的明星,曾經對滿場世界上最孤獨的孩子高喊『你並不孤單!』。他是最有人情味和最異類的搖滾藝術家,他轉身面對陌生人,與每個人心中的怪胎對話。」

在世界中心呼喊救援,尋求遙遠回應的〈Space Oddity〉便是其中最知名的「與怪胎對話」曲,雖然作曲靈感來自於來自經典電影《2001 太空漫遊》,但更常被運用在冒險開始之前,不僅限於太空;而〈Starman〉反倒常被用在星際電影,如《絕地救援》、《巴斯光年》預告。

〈Space Oddity〉出現在魏斯安德森《海海人生》,船員坐在甲板上自彈自唱這首曲子;《白日夢冒險王》登上直升機放膽壯遊的一刻也搭配著這首歌。

下一頁>>這部終於獲得大衛鮑伊家人授權的紀錄片,會是什麼樣子?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