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從惡魔之子變成恐龍專家:細數山姆尼爾的恐怖驚悚片生涯

人狼屋

有一個《侏羅紀世界》的影迷理論認為,主角歐文研究迅猛龍行為的動機、以及他對亞倫葛蘭博士的敬畏,其實源自於 30 年前被葛蘭博士教訓的陰影。

在《侏羅紀公園》中,葛蘭曾對一位出言不遜的孩子解說迅猛龍的危險之處——為了讓他理解恐龍不是「無害的大火雞」,輕聲細語的葛蘭突然臉色一沈,像亮刀一樣掏出迅猛龍的利爪,一邊在對方的肚皮比劃,一邊告訴他恐龍如何在獵物一息尚存時,生吃他的內臟(有趣的是,他在《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跟歐文承認這個理論是錯的)。

侏羅紀公園

無論那位被嚇壞的孩子是否真是歐文,《侏羅紀公園》的確藉由這一幕,在迅猛龍還沒登場前,就讓他與觀眾在腦中勾勒出牠的恐怖,成功地讓迅猛龍穩坐反派寶座,直到《侏羅紀世界》的小藍出現,才讓牠改頭換面。

格蘭、歐文與梅西,傳承三個世代的迅猛龍愛好者

格蘭、歐文與梅西:傳承三個世代的迅猛龍愛好者

此外,紐西蘭演員山姆尼爾也功不可沒。他詮釋的葛蘭博士與其說是對孩子缺乏耐心的學者,倒不如說是極端投入喜愛的事物、絕不原諒任何人污衊踐踏的偏執狂。這與《侏羅紀公園》兼具童趣冒險及黑色幽默的劇本,可說一拍即合。

到了第三集仍然忍不住對幼兒說教的格蘭博士

到了第三集仍然忍不住對幼兒說教的葛蘭博士

山姆尼爾沉默時,有種不知是外冷內熱或面善心惡的特殊氣質,讓他遊刃有餘的在正反角色間自由轉換。這位性格演員的微笑爽朗又意味深長,彷彿他下一秒會做出何種舉動都不令人意外,就像他在《侏羅紀公園》可以捨身保護孩子們,卻也會在橫越高壓電網時,在他們面前表演觸電的惡質笑話。

如此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氣質,讓他在演藝生涯早期常接下情治人員或狂人的角色。而這位硬底子演員,也在不斷累積代表作之餘,成為最搶眼的銀幕黑暗小生。

山姆尼爾看到科學家公布黑洞照片時講了《撕裂地平線》冷笑話:「我已經去過一趟了。」

山姆尼爾看到科學家公布黑洞照片時講了《撕裂地平線》冷笑話:「我已經去過一趟了。」

山姆尼爾的成名作是 1977 年的驚悚片《睡犬》(Sleeping Dogs)。他飾演離群索居的憤世青年史密斯,因為一場爆炸案突然變成獨裁政府的緝捕對象,最後身不由己的投入反抗運動,並背負恐怖份子之名死於槍下。

本片被譽為紐西蘭電影革命的重大轉捩點,其亮麗的口碑及票房,也成功地將尼爾推向國際舞台。

《睡犬》

《睡犬》

四年後,尼爾同時在兩部恐怖片演出極具代表性的要角。他在《天魔(The Omen) 系列第三集死亡衝突》(The Final Conflict,又譯《最後衝突》) 接棒飾演成年的惡魔之子戴米恩。

他看似在與人類朝夕相處下找回了人性,卻又在最後一刻露出猙獰的面貌。尼爾充分的善用亦正亦邪的表演風格,為戴米恩的形象帶入更複雜的情感,也替他覆滅的結局增添強烈的悲劇色彩。

《死亡衝突》

《死亡衝突》

《著魔》(Possession) 則是尼爾挑戰癲狂角色的新嘗試。他在片中飾演的西德間諜,在追查妻子外遇的真相時,卻被捲入怪誕詭異的超自然事件,目睹一隻怪物奪走他的妻子、他的外表與他的人生。這部隱喻東西德分裂的恐怖片可說是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之一。

我們在 1994 年的《戰慄黑洞》(In the Mouth of Darkness) 裡,也能看到尼爾這種從理性過渡到非理性的表演風格。

《著魔》

《著魔》

死亡衝突》及《著魔》讓山姆尼爾受到國際影壇的矚目,他甚至差點成為接替羅傑摩爾的龐德人選。他在這段時期仍不斷與紐澳導演合作,包括菲利普諾斯導演的驚悚片《航越地平線》(Dead Calm)。這次尼爾不再擔任陰邪的角色,而是與在片中貌合神離的妮可基嫚,共同對抗比利贊恩飾演的劫船殺人魔。

此外,尼爾偶而會在好萊塢電影裡飾演綠葉般的反派角色,例如《穿牆隱形人》(Memoirs of an Invisible Man) 的中情局幹員。他在後者與導演約翰卡本特的愉快合作經驗,也讓他贏得了《戰慄黑洞》的保險調查員角色。

《戰慄黑洞》

《戰慄黑洞》

尼爾演出《戰慄黑洞》時,正巧以格蘭博士的角色,成為古生物學界的銀幕偶像,他彷彿是恐龍版的印地安納瓊斯。對不熟悉《死亡衝突》及《著魔》的年輕影迷來說,他在本片的驚人演出著實令人耳目一新。

尼爾追查一位恐怖小說家的失蹤之謎時,發現他的暢銷著作似乎成為邪惡力量入侵的媒介,卻無力阻止接踵而來的毀滅浩劫。而最後神智錯亂的尼爾在戲院觀看小說的電影版,並發出詭異笑聲的鏡頭,堪稱是當年恐怖片裡最駭人的結局畫面。

《戰慄黑洞》是卡本特對小說家洛夫克萊夫特的致敬之作。無獨有偶,尼爾在 1997 年演出的科幻恐怖名片《撕裂地平線》,也是一部將洛氏對「未知恐怖」的描寫搬演至外太空的作品。飾演瘋狂科學家的尼爾並非主角,但觀眾絕對忘不了他的著名台詞「我們要去的地方用不上雙眼」,與他後來慘不忍睹的自殘模樣。

延伸閱讀>>我的血流成河在哪裡?我們為什麼還看不到《撕裂地平線》的超血腥完整版?

《撕裂地平線》

《撕裂地平線》

值得一提的是,尼爾特地要求將制服上的澳洲聯邦旗改成原住民旗,因為他認為在故事背景的 2047 年,澳洲將是更重視種族平等與人權的國家。這個小巧思,也展現他私底下對人道議題的關注。

山姆尼爾

山姆尼爾

尼爾在同年也參與《白雪、魔鏡、黑巫婆》(Snow White: A Tale of Terror) 的演出,在這部恐怖版的《白雪公主》裡飾演主角的父親。

由於飾演繼母的雪歌妮薇佛搶盡全片所有的風采,加上本片看似翻案童話故事,其實只是添增巫術元素的照本宣科,尼爾的角色並沒有太大的發揮空間。

《白雪、魔鏡、黑巫婆》

《白雪、魔鏡、黑巫婆》

在 2000 年後,尼爾的戲路逐漸轉向較溫和的路線,也在驚悚片裡減少激烈動作戲或極端情緒的演出。例如他在與蘇珊莎蘭登合演的《不可抗拒》(Irresistible),以及從科幻角度顛覆吸血鬼傳說的《血世紀裡,都詮釋較為深沉且喜怒不形於色的幕後推手角色。

而在與安德林布洛迪合作的懸疑鬼片《軌憶(Backtrack) 裡,他則以溫文儒雅的學者模樣現身,其令人驚訝的真實身份,也成為主角破解謎團的關鍵之鑰。

《軌憶》

《軌憶》

到目前為止,2015 年的《軌憶》是山姆尼爾的最後一部恐怖片。近年他開始將重心放在紐澳電影上,並積極與塔伊加維迪提等新銳導演合作,偶而才會回到英美電影客串配角(如《疾速救援的警官)。

《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為格蘭博士的故事劃下完美的句點之餘,也宣告尼爾可能會慢慢淡出好萊塢。不過即使換了新方向,就像他接受《衛報》訪問時所說:

「演員最可悲的是,他們唯有一直演下去,才會覺得自己並非一無是處。」

他的演藝生涯仍有條漫長的路要走。

延伸閱讀>>亞倫葛蘭博士睽違 20 年回歸 ! 山姆尼爾談演出《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原因:導演真的熱愛這些角色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